教育正在从手工走向智能,变的是技术不变的是人文精神

中国网教育频道2017-04-20 08:10615

“其实中国教育的真正觉醒就在于,意识到教育的真正价值不再是简单知识的传承,而是人的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培养。”——山东教育厅副厅长 张志勇



人类教育正在从手工教育走向智能教育


自教育出现后的几千年,它与技术几乎是同步发展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在今天的日常教学中,教育还是在靠一本书,一块黑板、一只粉笔。这样的教学生态,其实还是最常见的。我认为这样的教育形态可以归结为手工的教育时代。技术和教育还没有实现嫁接、整合,我们所期望的未来学校还没有真正出现。


但是大家可以看到,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兼执行主克劳斯·施瓦布在他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本书里指出:第四次工业革命以新技术的涌现为特点。这一轮技术革命将不断地融合物理世界、生物世界和数字世界,对世界上所有的学科、经济体产生重大的影响,甚至撼动人类对自我的认知。


第一次工业革命利用水蒸气的力量实现了生产的机械化,第二次工业革命用电力实现了生产的规模化,第三次的工业革命电子化技术实现了生产的自动化。而以互联网、物联网的形式出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通过上世纪兴起数字革命奠定基础,正在深刻地影响着当代社会。


这样的一场技术的革命将席卷全球,教育领域同样不能幸免。如果说我们过去长期以来处于人手工教育的教育形态,那么第四次工业革命向教育领域的技术转移,正在改变教育的形态。


这样的改变使我们做出一个判断:人类教育正在从手工教育走向智能教育。


什么是智能教育?有人说智能制造不是简单的给机器装上大脑,是要看谁能更加充分地发挥人类的智慧,通过人与自动化设备的有机协作,从而实现资源占用最小化、效率最大化。其实这样一个说法,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教育的每一个操作环节,都需要用人类的智能技术去优化。如果有了这样的战略思维,其实那么未来教育就变成了如何使教育与人与智能化技术相结合、实现智能形态的问题。


智能教育不是给教师的大脑装上机器这么简单,也不是用教学机器人来取代教师,而是把基于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教育技术嵌入教育教学过程中,最大限度地解放教育的生产力,更好地促进人类发展。


第五次信息技术革命,正深刻地影响教育


人类教育的每一次进步都是技术在推动。到现在人类社会经历了五次信息技术革命。最早文字的产生,使人们进入了信息雕刻时代。第二次信息技术革命,也就是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使人类进入印刷时代。由此,人类知识的传承摆脱了口耳相传的形式,拥有了传播的新介质。第三次信息技术革命,是以电话、录音机、摄像机、电视机为传播介质的电子信息革命。这些传播介质出现之后,知识的传播载体发生了新的变化。我们计算机时代成为第四次技术革命时代。而现在,我们将迎来第五次信息革技术命。


在这五次革命中,信息设备和人的空间距离在不断地缩短,今天我们口袋里就装着信息化互联网终端——手机,我们手上就带着智能设备——手环。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计算机辅助教学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真正改变学校的教育。我们一直在强调计算机与教学的整合问题。但是,只有当技术把人与信息设备的空间距离压缩到几乎为零,当智能设备不断地打破物理空间、数字空间和生物世界之间的界限时,智能技术和教育的融合时代才能真正地到来。这就是为什么说第五次信息革命会极大地影响未来学校形态的建构。


智能教育,以智能教学为核心


对智能教育,我认为应该从五个方面说起:以智慧校园为基础。以智慧课程为支撑、智能教学和智能评价为核心、智能管理来保障。


这五个环节都需要嵌入智能技术,用以重组和重构我们的教育教学活动。只有我们用技术去改变教育,我们才能找到现实发展的路径。


什么是智慧校园?智慧校园不是校园网、城域网。过去,我们一直想以校园网和城域网为基础来建设智慧校园。但这是行不通的,必须推倒重来。智慧校园不是传统的校园网或城域网的改造升级,而是在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支撑下,基于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建设的智能化校园。


建设智慧校园,第一需要云计算、大数据技术。为什么以此作为支撑点?其实它们就像水和电一样,为用户提供服务,提供低成本的计算机资源。所以我向很多的学校提议,不要再单独地建设信息化平台了。现在不需要每个学校独自建立服务器了,而是需要大规模的集成化云计算服务,从而为智慧校园的系统运行供给资源。


第二需要“网”。“网”不仅是原有的互联网,还要拓展到物联网领域。然而很多学校还试图通过互联网上网拨号,来实现一个信息化时代的教育,这怎么能行呢?还有学校希望通过卫星接收设备,来实现信息化时代的教育,这怎么可性呢?


网络的承载能力不断地提高,所以它才能不断得到增值。但问题是,宽带的建设必须作为公共设施。因而,现在的云服务体系是国家重大公共服务体系支撑点。宽带进校园是信息化道路建设的关键,没有这样一个道路建设,我们难以真正推进中国教育互联网技术时代的现代化。


第三需要“端”。这个“端”不仅仅是个人电脑、移动设备、可穿戴设备等终端。“端”是数据的来源,也是提供服务的界面。放到教育上来说,就是每个学校使用的技术平台和工具。没有这样的信息平台和技术工具,是不可能实现教育智能化的改造。


我们希望通过“云、网、端”三方面的建设,实现智慧校园的创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智慧校园的建设保障体系,我认为我们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学校教学形态的改变是没有技术依托的。


在智慧环境下、互联网环境下、信息技术环境下,学校里的课程到底应该是什么形态?知识的传授还还是不是依靠过去的学科课程、教材体系?


今天,我们要在智能教育下看课程是什么。


在智能教育环境下,教育的主要核心目标不再是知识体系的传承。这并非意味着知识教育不再重要,它是基础,但不是核心。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今天教育需要培养的是电脑机器人无法取代的能力和素养。自去年以来,中国开始讲核心素养、深度学习。很多人不以为然。其实中国教育的真正觉醒就在于意识到,教育的真正价值不再是简单知识的传承,而是人的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培养。


因而,智慧课程应该从简单的书本知识学习,推进到一个以知识教育为手段进行思维学习和情感体验的过程。


什么是智能教学?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正在建构一个新的学习环境,这个环境不止局限于传统意义的课堂,包括网络课堂、移动课堂等等,并且还在不断地衍生。


什么叫智能评价?在技术嵌入教学过程之后,评价可以伴随着整个教学的始终。现如今,评价内容的及时反馈已经成为可能,思维过程的可视化已经成为可能,以大数据为基础的评价已经实现。


同时,技术已经可以支撑教学的大数据采集,也可以支撑大数据的分析评价模型。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数字化教学管理,已经成为现实。


用互联网+平台工具来重构教育


比尔盖茨曾经预言:21世纪最大的改变,可能是信息技术对学校形态的彻底改变。这个形态怎么来改变?其实智能教育的建构过程就是催生一个人类新教育形态的过程。怎么走向智能教育?智能教育就是用互联网+平台工具来重构教育。那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技术路径推动智能教育的诞生?我认为技术越简单、越便捷越有生命力。其实从教研到备课到学生的预习到课堂教学到批改作业,每一个教学环节如今已经有了技术工具去改造重构。


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践行一对一的个性化学习模式。智能工具被嵌入进整个教学环境。学生通过闯关检测学习成果,如果闯关失败,程序会推送相关的学习资料,学生可以重新学习。在此技术下支持,学生可以自主掌握90%的新知识。


肥城市制作了一些学习软件,在手机终端就可以直接安装,从而完全实现作业布置和批改的自动化。


泰安市的老师们利用组卷系统,可以进行当堂评价和单元评价。


历下区开始实施教学的智能化重构。其主要的关键点在于教学环节中嵌入一个智能系统,从而利用大数据对教学的计划实施、反馈、评价、改进进行诊断。


以上讨论的是有关教学环节的重构。而到了教育管理形态这里,我认为,教育管理重构的关键是管理方式的改变。我们需要从经验式管理,走向利用大数据的集约式管理。我们的乡镇,已经实现利用手机终端进行移动审批、邮件管理、办公管理、移动考勤、移动签到等等。装上这些技术工具软件,完全可以实现教育管理的制度化、智能化。


其次再说说教育体系中的人。


技术同样也会重构家庭与学校间的关系。有很多免费的平台可以实现家庭与学校的合作,例如微信、群组等等。


对于教师来说,互联网教育将改变教师的职业生态。有一个教师曾经说过,传统学校的教师像上帝,而在互联网教育天地中,学生才是绝对的上帝。


尽管技术的冲击会重构教师的职业生活。但教师最关键的还是要回到教师本身。教师的信息化素质怎么来培养呢?这里有个很好的例子。陶西平先生到瑞士考察的时候,曾经询问瑞士教育技术投资的情况,瑞士朋友说:“硬件投入占25%,软件投入占25%,剩下的50%则全部要投入到教师的培养中去。”反观我们,我们现在的教师信息化素质培养太不够了。


课程的供给者将来是一个重大变化,教师、学生都可能成为课程的供给者,教学共同体可以成为课程的供给者,专业机构也可以成为课程的供给者。但是不必因此担忧教师的未来,互联网将成为更多的优秀教师展示的舞台。大家可能想不到,在我的老家,已经有两个老师合作研发了一门课程,叫流行歌曲学语文。这样协作教育的模式,现在在一些地方已经流行起来。很多人在一起组织跨领域、跨学校的课程资源开发,这在过去是不可能。但是在未来,集会教育、协作教育包括分享教育,肯定是要出现的。教育的跨界与协同,会成为一个必然。


互联网时代,教育变的是技术,不变的是人文精神


我有一个观点讲了好多年:人类的教育,变的永远是技术,不变的永远是人文精神。在教育领域,国际上有两个著名的教育之问。一个问题是乔布斯问的,为什么人类信息技术几乎改变了所有的领域,唯独对教育的改变小得令人吃惊。第二问题是扎克伯格问的,在个性化学习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教师这个职业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其实前一个问题,可以这样来回答:教育是为了培养人类的智慧,它不是工厂的加工设备,也不是商业物流的快递员。教育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培养人的能力和情感体系,而这些是无法通过技术、工具完全实现的。


我们需要教育技术更发达,但同时我们又要呼唤教育的人文精神。顾明远先生曾经讲过(注:顾明远,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教育的信息化关键在三个字,第一个字是“气”,也就是工具,第二个字是“技”,也就是说需要掌握技术。事实上,信息技术不应该是为了技术而技术,为了信息而信息,二应该赋予它们一定的人文精神。学习不是个人独立的事情,而是需要在集体中进行。这意味着,教育不能完全依靠技术、资源的个别化供给来实现。教育是个社会化过程,社会化生活。为什么学校不会消亡,为什么教师职业不会消亡。集体的生活恐怕是其存在的唯一理由。


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雷得曼讲了一句话,在数字时代,数字鸿沟很快就会消失。也就是说人们获得知识的机会成本会越来越小,资源的获得会越来越公平。但是更大的鸿沟其实是积极性鸿沟,人们的学习积极性的差距。这个问题的解决恐怕很难依靠技术来解决。


在信息化时代,教育面临的三大挑战:学习的碎片化,让学习者的专注度下降;教育的育能功能弱化,在互联网时代,师生之间更多是知识和信息层的交流;在海量的信息知识学习面前,学习能力和批评性思维面临的挑战。这三个挑战,无法单纯地依靠技术本身来应对,它需要教师专业性的情感投入、智慧投入。


所以,我们需要走出信息化的陷阱。


但是,目前依然有很多在线教育企业还是在利用互联网技术把应试教育做到极致。中国和美国在互联网教育时代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差异。国内的K12教育正在忙着研究,如何利用互联网技术帮学生解题、提高分数、背单词,而国外已经将风向瞄准了重新设计学校,重新建构教育。中国的教育价值观的转型,在教育现代化的过程当中,仍然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最后,我用马云的几句话来回答“我们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这场革命”这个问题。马云说:“对待新鲜事物,我们常常输在这四点。第一看不见,对现代的智能技术视而不见。第二看不起,无所谓。第三看不懂,不愿意学习。第四来不及。”


我希望教育技术的革命永远在路上,永远来得及。但关键是要用成熟的技术去改变每一个可以改变的环节。中国未来的智能教育路就在这里。

来源:中国网教育频道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 ...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21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