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90后要上天!从甜点师到御用摄像,死亡线上抓拍极限人生

脑洞大开职业学堂2017-01-09 19:393357

当我们耽于日常生活的舒适和安逸时


世界上某个角落,总有人在追寻


超越自己的快乐



大家心里都有个“想走就走”的旅游梦,但遗憾总是困于工作,一年到头能出门的日子也没几天。


偏偏有个90后CEO,他的员工每年有250天都在"旅行",每天见到的风景是这样的。



上天下地,没有什么人间美景是他们没见过的。



不用朝九晚五挤地铁上班,不用每天8小时对着电脑当键盘侠,分分钟开启豪华版“洗眼”模式。



但同时,这也是全世界最危险工作之一,全球从业者不超过1万人,每年有10-20人在工作中意外死亡。



是的,今天要说的,不是极限运动员,而是他们背后的人——极限运动摄影师。



下面两位正在拍摄的摄影师,就来自中国唯一的极限运动摄影团队——Oxstudio公牛体育影视。


虽然成立才一年,但他们的作品就已经入围班夫山地电影节(全球最著名的户外运动电影节),受邀拍摄国内外重大体育赛事,甚至还与美国国家地理一起合作拍过纪录片。



团队成员都很年轻,清一色的小鲜肉,平均年龄才26岁。而他们的创始人兼CEO刘江,也不过是个90后。



很多人觉得做极限摄影师,一定得专业出身,不管是运动还是摄影,都得玩得溜。


而刘江却有点不一样。


从小他的梦想就是当厨师,所以高中毕业后就去学法式甜点,一干就是3年多。他在厨房整整钻研学习了三年,凭着聪明才智,成为了酒店里年龄最小的副厨师长。


虽然厨师事业干得如日中天,可刘江却越来越恐惧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


别人上班他下班,别人休息他工作,几乎和外界没有任何交集。从小热爱“折腾”的他,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能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呢?”



于是,刘江开始每天下班后在厨房后门练习跑酷。


几年前,他无意中把自己制作的跑酷视频放到了网上,没想到却成了改变了他的一生。



非常偶然,红牛的一位总监,看到了刘江剪辑的跑酷视频后,开始邀请刘江专门为他们拍摄,于是刘江从甜点师摇身一变成了极限运动导演。



跟运动员一起,跋山涉水,翻滚、腾挪,刘江觉得终于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这特么才是我要的生活啊!”


在决定了要把“极限运动摄影”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后,刘江毅然辞掉了从小梦想着的厨师长工作,召集起身边的小伙伴开始专职为别人拍起片子。



由于并非科班出身,刘江为了恶补专业知识,每天一睁眼,就要看十部短片。


三年多时间,他看了一万部纪录片。


“每天都有一种危机感,睡个懒觉就感觉比别人慢了,每天都有学不完的知识在等着我。”刘江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刘江成立了公牛体育影视。中国第一家极限运动摄影团队。



然而,选择了这份工作,就选择了与危险长伴,不仅要面临各种严酷的自然环境,还要背着沉重的行李,和运动员做同样危险的动作。


极限体育运动涵盖海陆空,海上有皮划艇、冲浪等,陆上有自行车、摩托车、滑板等,空中有翼装飞行、特技飞行等。


相比于极限运动的危险系数,拍摄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单拿跑酷说,为了拍摄运动者从两栋相隔几米宽的高楼之间跳过去的精彩镜头,拍摄者需要背着几十公斤重的拍摄设备,与运动者一同越过。


“极限运动摄影师在全世界不超过一万,其中每年都有十几人在拍摄过程中意外死亡。”



2014年,刘江带领团队,在云南昭通拍摄“亚洲技术最好的翼装飞行员”张树鹏的低空峡谷飞行,摄影师不得不攀在悬崖上进行录制。



为了捕捉运动员最精彩的瞬间,他们需要背着沉重的设备,不断地变换角度,一不小心就有坠落的危险。



但是最后,凭着专业和用心,刘江团队还是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他们摄制的视频在优酷上获得超过13万的点击量。



2016年,为了拍摄一个中国人徒步北极的纪录片。刘江带领自己的团队第一次进入北极。




零下40度,深入北极圈1000公里,他们需要徒步行走110公里。



尽管只是短短13天的徒步时间,但刘江和他的团队不仅要抵御恶劣的气候环境,还要随机应变出色地完成拍摄。



趴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刘江穿了7双袜子,依然觉得很冷。



很多队员的手都被冻伤。



除了严寒,在北极圈里,他们还要随时警惕北极熊的攻击。



专心工作时,很难顾及到周遭的环境。


刘江在拍摄时就曾经因为太过专注,没有留心脚下踩到了冰面,一倾斜,雪橇哇啦一下就拖着他悬崖边划去,万幸的是最后被巨大行李拖住,雪橇在最后时刻停在了悬崖的边上,往下望一眼,是万丈深渊。


而这样的事情,在刘江的“极限摄影师”生涯里比比皆是。



上过冰川,刘江也带领团队下过火焰山。



在吐鲁番盆地的火焰山拍摄时,地表温度高达70度,刘江被烤得满脸蜕皮。



拍摄结束,成员们都热得近乎虚脱。褪去极限运动的光彩,他们此刻只是疲惫的旅人。



刘江的团队很年轻,但他们大都是极限运动员出身,有极其丰富的极限运动经验。


因为除了热爱和耐力,一名极限摄影师必须要了解运动的轨迹、张力和运动员的心理。懂得拍什么和不拍什么。



刘江本人也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除了翼装飞行和特技飞机,他几乎把所有的极限运动都玩遍了,当中还包括疯狂的“飞楼”。


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从要在两个十几层高的楼中间跳过去,一不小心就挂了。


有恐高症的刘江犹豫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没敢跳。最后犹豫已经变成了愤怒,终于跳了过去,跳完后他形容那种感觉既兴奋又刺激,从此也彻底克服了恐高。



做自己喜欢的事会上瘾。


尽管又危险又累,刘江和他的队友们,从来没想过放弃。相反,他们拍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


山地摩托


高山滑雪


峡谷漂流


每一个震撼人心的壮丽场景,都是刘江和他的队友,冒着生命危险拍摄,才得以呈现在世人眼前的。


如果你问刘江,做极限运动影像工作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他应该会告诉你:极限运动摄影应该是在顺境时不浮躁,困境时不放弃。对自然充满爱与敬畏之心,用于向前并懂得适时停留。



刘江说,极限运动改变了他的生活,他相信他的未来,还有更多可能。

来源:脑洞大开职业学堂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 ...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21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