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花样多,在中国还没到天花板吗?

事业线2017-10-02 09:15300

“共享女友”刚刚冒头便下架了。


“共享女友”的运营公司“他趣”对外发布声明称,将暂停“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并下线他趣App内的相关入口。对于已经完成预定并交纳押金的用户,他们将全数退回押金和费用,并赔偿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



对于了解“共享经济”概念的人来说,“共享女友”听起来十分骇人,谁会有闲置的女友资源与人共享?谁会用女友来谋利?但懂得中国共享经济套路的人一下子就会反应过来,“一定是充气娃娃分时租赁吧!”


嗯!没错!“他趣”是一款号称“东半球逼格最高的情趣体验社”的APP,APP内主要有以避孕套为主打品类的情趣商城,以及两性交流社区。9月14日,“他趣”宣布推出“共享女友”服务——即共享充气娃娃,预定服务需支付8000元押金,一天的使用租金为298元,三天为698元,一周则为1298元。业务上线的当日,该公司在北京举行了地推活动,对上线的五款充气娃娃进行了展示,并让用户现场体验。但不幸的是,北京三里屯派出所以“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他趣”进行了处罚,同时要求地推人员写了检查和保证书,勒令其将充气娃娃带离北京。就这样,“共享女友”还没来得及真正为北京人民提供服务就被驱逐了。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从共享雨伞到共享KTV、从共享篮球到这个被叫停的共享充气娃娃,我甚至在知乎上还看到了一篇共享墓地的策划案,打出了“死活都要在一起”的标语……仿佛没有什么不能共享,按需分配的理念意味着任何边缘的、冷门的长尾需求都可能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市场。


在这共享经济大行其道、各种共享项目层出不穷的时代,我们来浅谈一下共享经济在中国的机遇与发展空间。


一 、共享经济是互联网+的又一出路


什么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就是将闲置的资源共享给别人使用,提高资源利用率,并从中获得回报。共享式经济的核心在于“共享”,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按需分配,通过合理调配资源,实现资源与需求者的匹配。



最原始的共享经济是以物易物、各取所需;但为了进一步将资源的使用权从所有权中解放出来,“租赁”成为共享经济的模式之一;为了再进一步提高使用率、降低闲置成本,小型租赁中介出现了,帮助人们将闲置资源聚集、归类、再分配;互联网时代,为了更广泛地接触需求方,网络共享经济平台成为大型中介;而移动互联网客户端的出现,则又将共享经济体现模式助推到了更为便捷的阶段、实现了资源的高效分配和触达。


显然,共享经济从来就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只不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强大为原始的共享经济插上了羽翼,使之以一个全新的面貌重新回归了我们的生活中。


共享经济不但解决了行业中普遍存在的产能过剩或个人手中资源过剩的问题,而且用超乎想象的速度影响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我们习惯了网上约车、拼车,我们习惯了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押金,然后取共享单车代步,我们习惯了许多只有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才能享受到的生活方式。


总之,“共享经济”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趋势,是互联网+的又一出路,一大批创业者在这条路上探索跋涉,有的已经获得成功,比如Airbnb、Uber、滴滴、摩拜,而有的还在体验着创新的快乐,比如很多创业者正在努力寻找“共享经济”的蓝海市场,寄望在其他项目上做文章。


二、分时租赁是共享经济的中式改版


共享经济强调“使用权”、弱化“拥有权”。因为私有化而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或技能,如今共享经济使之得到了更广阔的利用,发掘出更多价值。



近年来共享经济的流行,其实更多是源于反消费主义。有些人消费到腻了,有些人则是穷到没办法消费,共享经济在这样普遍的心理驱动下有了市场基础。另外,互联网时代出生的消费者,习惯于随想随要、不做计划,习惯于用完就走、不去拥有,原有的线下体验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而共享经济将互联网的体验规则搬到了线下,于是,在当下中国移动互联网环境的打磨下,共享经济呈现出了最适配的形态:分时租赁。OfO和摩拜就是分时租赁的代表。


有人说,因为租赁显得太low,很难卖出一个好价钱,所以市面上那么多款共享单车都在炒“共享经济”的概念。披上了共享经济的“外衣”,光鲜亮丽,不但媒体愿意写,消费者愿意赶时髦,还符合政策、容易推广、容易吸引投资人。还有人说,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不符合真正的共享经济的概念,因为公司购买的大量单车并不是“闲置资源”,不但不能解决资源有效利用的问题,还经常造成资源冗余(单车大量堆在路边)。


但我认为,这种看法太肤浅,没有看到现象后面的本质。公司大量购入的单车虽然所有权在公司手里,但被投放在街边也是闲置资源,如果存在足量的需求者,就可以通过合理的组织调配来衔接供需、提高社会效率。


共享单车的模式可以这样理解:以押金盈利的模式收取购车费用,用户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对单车的购买并进行了共享,而共享单车公司通过收取单车成本之外的管理费来盈利。而对于用户来说,不但降低了单车购买成本,也免去了被盗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看,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在中国的改版模式,而聪明的单车经营者们则是把共享经济演绎成了既相对容易整合资源、又没有脱离概念的一种方式。



但是,这其中又有两个问题值得探讨。


其一,如果将用户视为购买者,那么单车就是他们手中的闲置资源。共享经济中,资源提供者可以通过租赁行为来盈利,但是单车用户只是降低了成本,并没有盈利。


其二,单车公司作为单边盈利者,“押金盈利”的模式已经属于金融手段,远超单纯共享经济带来的收益。所以有人惊呼:“你以为共享单车是租赁行业?其实人家是做金融的。这一语道出了问题的本质,当押金成为共享单车一种普遍的商业模式时, 是不是需要有一些类似金融监管的措施来保障消费者权益呢?


“押金盈利模式”对于消费者或是社会而言都是一种高风险模式,而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品牌都存在“押金难退”的问题。早前OFO的押金难退问题被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已解决,现在如果通过OFO充值后,想退押金的话,可以几近秒退,但随之而来的是其它共享单车品牌陆续出现押金难退问题,甚至出现账户上的押金消失不见的投诉。目前,对共享单车押金的监管制度还没有形成,平台公司一般将押金用于投资或理财以获取风险收益,或是用于公司临时资金周转。但一旦出现资金断链、卷钱跑路等情况,押金便可能退还无望了。


看来,分时租赁的单车模式虽然是中国经济环境下的创新产物,但还是没有从本质上脱离类似P2P快速敛财的中国式短视。


三、真正有价值的共享空间依然存在


从Uber和Airbnb开始,共享经济不觉间已经走过了十年时间,而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这一领域被探索得更加极致。


过去两三年,中国出现了一大波对共享经济的探索,但这一批创业者大多数都因为想得太过简单而失败了,比如共享外卖平台、共享充电宝等。



但毋庸置疑,共享经济依然存在机会,对于共享经济的未来趋势,我有如下判断:


1. 共享出行


虽然已经经历了滴滴、快的、Uber、易到和神州的一系列大战与合并,看似尘埃落定,但行业格局并没有稳定,依然存在机会。有人预测,在未来,共享出行将面临业务形态的变革,高端商务出行和公共交通出行将主导行业,因此这个领域仍然存在创业和投资机会。


由于一线城市人均道路资源紧缺,导致产生于美国的“一个司机+一个乘客”的共享出行方式无法满足刚需,但线上约车的用户习惯已经形成并深入人心,因此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大城市的主流出行方式,一定是指向网约公共交通出行。


一线城市人口政策将限制能够提供服务的司机的数量,从而影响产品形态,所以高准入门槛将有可能将业务形态局限在高端商务出行上。再加上网约车行业是准公共服务性质,行业被高度监管,导致只有高定价才能保证利润,所以高端商务出行有望成为新形态。


2. 网红经济的资源共享


如果将网红的颜值、才艺和知识等资源也视作个人的闲置资源的话,那么网红经济也是共享经济的一种特殊模式,并且比通常意义上的分时租赁更具有优越性:直播可以达成“无限量同时租赁”,并实现单点带领突破供应链的可能性。


网红经济、共享经济和社群经济被誉为互联网经济发展新阶段的三驾马车,在三个赛道上奋力奔跑,拉动着“互联网+经济”向更高的层次发展,但实际上这三种经济模式都有共通之处,并在未来都大有前景。



3. 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的硬伤是门槛过低,所以竞争者众多,导致同类供给过剩、利润无限逼近于零。


因此,共享单车将面临“大一统”的局面,最后的王者将是品牌策略、产品策略胜出者,资金更为雄厚者,品牌生态和产品生态更优者,向生活方式或衍生产品的延伸更具有想象力空间者。对此,很多人看好摩拜。


4. 分时租赁


分时租赁形式的共享具有市场需求,更多项目还会涌现,其中不乏伪命题、泡沫,但一定还会有具有商业价值的新的平台出现。


在分时租赁方向创业和投资,需要考虑两个问题:不上规模希望不大;你是否有大数据驱动的多边平台。除了真正的技术和创新,其他可能都是伪命题。

来源:事业线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