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人文学科、普及伊顿式教育、十年内取代教师:AI在教育领域的进展有多快?

英国教育思维2017-10-23 09:341080

关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如今有一种比较激进的说法是:“世上有几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死亡、征税、人类的工作最终会被机器人所取代。”


这其中有些职业当然会比其它工种更快被取代,例如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会计师和快递员。也有很多人相信最精密的程式算法也无法捕捉到同情、常识和情商等因素,因此类似医生和教师这样的职业不会受到机器人冲击,但未来真的是这样吗?



AI踏足教学:大势所趋


惠灵顿公学(Wellington College)前校长、现白金汉大学(Buckingham University) 副校长塞尔顿爵士(Sir Anthony Seldon)此前表示,教师是有理由担心这一点的。他相信在未来的十年间,“非常鼓舞人心”的机器人将开始逐渐取代教师的工作。


“这将可能为所有人提供相当于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或惠灵顿公学水平的精英教育。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最好的老师,获得个性化教学并贯穿整个教育阶段。”


他认为教师工会应该对此产生“警觉”,而它所带来的影响会“超出工业革命或任何新技术中所带来的改变”。


当然他不认为教师会被机器人完全取代,而是会共同合作——教师的角色将更倾向指导性,而不再专注于传授信息、测试和评分等重复性任务。


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教授拉克林(Rose Luckin)也不认为人工智能会完全取代老师。但他同时警告,“如果我们不为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革命做好准备,那么就将面临着由于师资短缺,因经济因素而被迫使用人工智能系统代替老师的困境。我不认为那是件好事。”



人形人工智能教师是已经开发成功的技术之一,常被应用于幼儿教学中。


由日本软银公司开发的两款人形机器人Pepper和Nao去年在新加坡的两个学前学校进行了试点,并取得了鼓舞人心的结果。Pepper可以让孩子们就他们刚听到的故事提问,并在屏幕上给出多个答案让他们选择。


但拉克林认为,英国学校未来采用的AI技术将更类似于一个聊天机器人,或是像亚马逊Alexa这样的虚拟助理,利用语音识别技术与人对话。


这种技术在教育界已经得到了应用。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re of Technology)的戈尔(Ashok Goel)教授曾让名为“沃森”的机器人自动回复学生询问作业的邮件,成功瞒过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他们常常无法分辨回信是来自机器人还是真正的教学助理——唯一引起怀疑的是其过于高效的回复速度。



机器人能否教授人文学科?


目前可以确信的是,AI擅长教授至少是学校水平的STEM课程,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教学。这些科目往往有一个明确的正确答案,而不像英语等科目,同样的问题可以有不同的解答。


然而机器人并非不能参与文学的教学,拉克林认为其“可以提供一定的支持”。


“AI能捕捉到大量关于人与技术互动的数据,同时人类活动在世界范围内是流动的,因此社交媒体、身体状况和大脑功能的数据也能被收集。”


“AI通过处理这些数据,能够获得更多个体情感、健康、甚至是认知状况的信息。这些都可以用于主观学习领域,让更多学生参与进来。”


塞尔顿则认为AI的潜力远远不止基本的数学和科学教学。他表示AI会为STEM课程带来重大改变。在科学方面,它将超越人类现在所具备的能力,将年轻人“解放”并让他们参与到实验中。


“但我认为AI进入社会科学要五到十年,艺术和人文则需要十到十五年,文科的某些知识也可以通过相关算法学习。”


“年轻人将能够从三维角度来观看 《麦克白》的一个场景, 在教室中看到演员表演的全息影像。机器人则可以通过语音识别等技术,向学生提问,考察他们是否掌握了相关知识。”



未来每个人都会得到精英教育?


然而在AI机器人如此昂贵的情况下,它真的能填平最好的和最差的学校,或者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间的巨大鸿沟吗?


塞尔顿即将出版的《第四次教育革命》一书探讨了学习与人工智能的崛起,他表示“一开始(公校和私校间)的确会有差距,但最终都会消失”。


“新技术是非常昂贵的,因为你需要为研发和不确定性付出代价,但是我认为成本会很快下降。”


“你在一所顶级文法学校或一所顶级私立学校使用的软件将与威尔士乡村、西北海岸等最贫困地区的软件是一样的,而后者目前可能很难找到最好的数学和物理老师。”


他补充道,“教师的角色会变得更加像教学组织者、解释者和进展的最终评估者——更像是教学总指导。许多繁重的教学工作将转而在个人与机器间一对一的教学基础上进行。”


“完成这个(一对一)工作需要目前教师的三倍数量,当下英国教师极其缺乏时间来完成这项工作,更多的是在应付。因此如果我们有电脑来完成大量的重复性教学,那就意味着老师能把工作做得更好。”


他表示根据正在研发这类科技的美国的经验,利用AI在计算机上学习基础教材占据了一个学生一天中的约30%,“这留下了70%的时间给教师来组织讨论、活动、与学生一对一对话、集会和文化课等。”



伦理风险与潜藏的问题


拉克林认为,人工智能也能有助于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这也是学校日益担忧的问题之一——最近英国政府资助的一项研究发现,有四分之一的少女在14岁时就患上了抑郁症。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系统,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同时根据信号关注心理健康状况,并在情况变得糟糕前提醒可以帮助他们的人。”


拉克林也表示,收集该敏感数据,特别是关于儿童的数据存在着巨大的伦理风险。“我认为这有很大的潜力,同时也存在巨大风险,可能这些实验甚在开始之前就被禁止,毕竟人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


Samaritans三年前开发的推特应用Samaritans Radar就引起了巨大争议,该程序会在公开的推特中寻找一些诸如“厌倦独自一人”和“讨厌自己”的词汇,通过用户的帖子来寻找他们的抑郁征兆 。


但批评人士说,这款应用设计得很糟糕,而且推特用户可能会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受到监控,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在他们关注的人发出令人担心的帖子时收到电子邮件提醒。不久这个应用就被下架了。


塞尔顿形容学校中围绕着AI的隐私问题的担心“十分多”。“想想谁最知道你。现在想象一下这个软件将会了解你,不仅是认识你,还了解你的情感变化,知道在生活中最了解你的人……我认为我们必须非常非常小心。”


与此同时,类似的疑问还有很多:转变到通过机器学习会伤害到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人际联系吗?老师会随着孩子的成功或失败而快乐或失落,从中得到动力帮助他们在学术上进步。机器人能有同样的效果吗?


塞尔顿认为,“虽然机器能最大程度地模仿人的情感,使人信服,但真正的情感和同理心仍在与老师的关系之中”。


拉克林则总结说,“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项目,但在正确完成它的过程中,也有着巨大的风险,潜藏着许多问题。”

来源:英国教育思维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