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讲一个故事:私建幼儿园……

故事会2017-12-07 18:42706


教育局新来了位葛局长,他刚一上任,就接到了群众举报,说靠山村未经审批,擅自使用小学校舍私建了一所幼儿园


靠山村背靠大山,位置偏远,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村里原有一所小学,后来县教育局实行改革,学校的几十名学生被并入了邻村小学,之前的校舍就空了。像这样的村小学,整个县有几十所,教育局还没来得及处理这批空置的校舍,就出了这档子事。为了调查清楚,葛局长决定借调研之名,亲自去一趟靠山村。


接待葛局长的是村支书老张。吃中饭时,葛局长先试探着问起了村里孩子上小学的事,老张都很配合地回答,可说起3至6岁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老张却都绕开了。


下午,老张带着葛局长到村里转转,路过村小学时,葛局长想进去看看,老张只好讪笑着打开了锁。


这所空置的村小,其实就只有一个小院子,五六间平房,人数最多的时候也不到一百人,只有五六个民办教师,因此被合并到了邻村小学。


葛局长假装不经意地问:“小学被合并后,这校舍没人用吧?”


老张忙不迭地答:“没人用、没人用,我们收到过文件,擅用空置校舍是违法的,我们知道……”


前后转了一圈,葛局长心中有了数,看来,靠山村确实使用了空置校舍,办了一所幼儿园。为啥?虽然村小看起来空空荡荡,但葛局长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钢制篮球架的四角被包上了旧轮胎做的防撞角;教室墙壁上有涂鸦的痕迹,笔法幼稚;校舍后面还堆着一堆新煤,明显是做饭用的……不过葛局长看破却没说破,他心中还有疑问,这种私建的“山寨”幼儿园能盈利吗?他们是怎么维持下去的呢?


晚上,葛局长让老张找几户有3至6岁孩子的家庭,他要去走访。他们先去了小芳家,小芳今年5岁,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简单介绍后,葛局长问:“小芳上幼儿园了没?”小芳爷爷说因为乡里的幼儿园太远,住校一次得住一个星期,担心孩子吃不好,就还没去上。小芳爷爷顿了顿,试探地问:“现在村小空置了,要不场地让我们用用,让孩子们在里面玩?当时建村小,也征用了我家几分地呢……”


葛局长听出了话外之音,赶忙解释,现在的幼儿园可不比以前了,国家对学生的平均用地面积和活动面积都是有要求的,而且消防、食品安全啥的都要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许可才行,以靠山村的实力,根本建不起一所合格的幼儿园,就算建成了,也是赔钱的。


“叔叔,我们少用一点面积可以吗?”一旁的小芳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葛局长很惊讶,小芳只有5岁,家里人说话都有浓厚的方言口音,可小芳说的,却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这让小芳爷爷和老张都有些尴尬,赶紧岔开了话题。葛局长虽有疑惑,但也没有追问。


接下来的几天,葛局长又去了几户村民家走访,大伙儿都反映靠山村急需一所幼儿园,公立的、私立的都行,可葛局长心里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为这三四十个入幼儿童建一所公立幼儿园,成本太高;私立幼儿园不赚钱又不会有人干……


时间一晃就过了一周,葛局长要走了,靠山村私建幼儿园的事,他也通过另一种方式查清楚了。


两三天前的晚上,葛局长请老张喝酒,本想套老张的话,可老张直到喝醉了趴在桌子上,都没说出啥。不过等老张趴下,葛局长发现他桌上的手机一直在闪,拿过来一看,是微信群聊,群名叫“众筹幼儿园”。葛局长知道有戏,见老张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就偷偷用老张的微信把自己拉进了群,然后删了对话框,之后他又仿照群里大伙儿的名字,给自己改了个群昵称。葛局长就在这一百多人的微信群里“潜水”,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葛局长走了没?上次幼儿园老师教的歌,俺家孩子又快忘了。”

“快了吧,他人不坏,可听他的意思,公立幼儿园遥遥无期,孩子一天天长大等不起啊!”

“没事,咱现在不是有幼儿园嘛,就先这样吧,耽误啥也不能耽误孩子的教育啊!”

“保育组,多做点鸡蛋,有孩子反映吃不饱。”这条是老张发的。

“好的,老张,放心吧。”一个名为“保育组组长”的人回复道,“鸡蛋不够我挨家去收,只要是孩子们的事,大家都很支持。”


这下,葛局长明白了,原来靠山村是“众筹”了一所幼儿园!除了老师是从县里请的,其他工作人员都由留守的老人志愿组成,大家积极性很高,五六十岁的农村老人也学会了微信,在群里领任务……


他们的保安组由爷爷们组成,负责在幼儿园门口巡逻站岗,保证安全;保育组则由奶奶们组成,负责给孩子们做饭;蔬菜是专门的“种菜组”种的;鸡蛋是“养殖组”养的鸡生的,都是特供幼儿园;而孩子们的玩具,都是一个干过木工的爷爷做的……这些都是免费的。至于保障安全所需的灭火器、应急灯啥的,都是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凑钱买的。葛局长了解到这些时,眼眶都湿了。现在办什么事都讲程序,特别是建幼儿园这样的大事,短则半年,长则一两年,可留守儿童们却等不起,于是靠山村就想出了这样一个方法,试图解决孩子们上学的问题。


葛局长临走那天,众筹群里大伙儿在讨论给孩子们买套益智类玩具,一番沟通后,大家很快达成共识,纷纷在群里发起了红包。这些红包不分大小,都击中了葛局长的心,他终于不潜水了: “支持!孩子的教育最重要!”说着,他连发了5个200元的红包,然后退了群。


过了两个月,靠山村等来了真正的“大红包”,县教育局研究决定,在幼教稀缺的农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特事特办,加快建设或扶持一批幼儿园,而靠山村“众筹”的幼儿园,进入了第一批重点扶持转正的名单……

来源:故事会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 ...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21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