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华投资李恒:当前素质教育的投资机会以及慕华的投资策略

POWER4EDU2018-02-12 14:551598

近日,在映魅咨询和北京教育+咖啡馆联合主办的TAB x 儿童素质教育专场沙龙上,慕华投资的合伙人李恒,他就当前中国素质教育的创业投资驱动因素以及慕华投资在挖掘背后的推动因素基础上的投资策略进行了深入分享。


以下是李恒的分享内容概要:


一是我们面对的儿童群体是什么样的群体?二是素质教育究竟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今天市场上有非常多种类适合低龄的孩子接受各种各样的素质教育,表现出的是低龄化和素质教育高度多元化的两个趋势。


首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慕华投资的李恒,我们GP是慕华金信,目前管着慕华系的VC基金,主要专注中早期的教育科技案子。这只基金是2016年5月完成募集的,同时也是清控体系发起设立的第一只教育科技基金。我们从基金设立至今已经投了十几个项目,覆盖了语培、职教、教育信息化、第三方测评以及少儿编程等多个细分领域,比如说少儿编程的编程猫,语培的朗播网,职教的壹医考,教育信息化的爱学堂以及第三方测评的慕华尚测等等,未来主要针对整个教育科技的全产业链做投资。在整个投资过程中积累了一些对教育科技行业的理解,之前也看了很多儿童类产品,也有不少跟素质教育相关的,从布局少儿编程来看,是我们通过一线拜访和深度行业研究之后的其中一个选择。今天我们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和大家做一些分享,可能有些观点不一定对,但我们非常坚持去做行业研究和逻辑思考,希望做一个有深度的赋能型投资基金,请大家多拍砖也多交流。


回顾2013年到2017年的中国素质教育行业的投资,2015年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分水岭,并在2017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13年到2017年,中国素质教育的投融资金额看,也反映了这个趋势,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了189%。另外,在素质教育投融资融资阶段占比中,天使轮和A轮的项目占到了89%。


引用这三组数据,目的是希望和大家一起思考数据背后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自己对数据背后的驱动因素做了一些简单的整理和思考。



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图。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我们主要从市场的供给与需求两个因素来分析。


第一个因素是家长结构的变化,现在越来越多的80后和90后成家立业,也相应地进入了生育年龄,从左边的图看,80后已经成为家长群体中的中流砥柱,同时90后中有很多也成为家长。我们可以看到,家长结构的年轻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相比我们的父辈60、70后来说,我们80后和90后更加注重小朋友或者儿童的综合素质的培养。从现在我们看到的那么多各种各样的素质教育课程可以发现,家长结构的年轻化为儿童教育注入了更多的可能性,而且我们相信这种可能性,随着第二次婴儿潮和二娃政策,会越来越成熟和丰富。


第二个因素,从供给的角度,我们把政策看做是一个影响因素,政策的推动尤其是近期新高考政策的推出,对素质教育出口端底层刚性需求的产生和加强,非常重要。第一条政策,是新高考政策的纲领性文件,里面关于素质教育最重要的一点是,把综合素质评价明确定义为对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参考,说明素质教育和各个层次的升学密切相关。这点改变了我们传统认知中“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往下我们还列举了浙江省和山东省响应国家政策的具体操作文件,把综合素质评价与高校的招生录取做了明确的挂钩。再从高校层面具体来看,我们发现清华大学的招生文件里面,也具体明确了综合素质评价本身的重要地位以及具体操作办法。所有刚才说的这些政策相关的东西,都表达了一个观点,新高考对非应试类的核心素养在考察比重上有显著的提升。



第三个因素,我描述成双轮驱动而且层级清晰的指挥棒。所谓双轮驱动,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新高考政策和最近刚出台的普通高中新课程标准,这两个政策体系虽然一前一后,但彼此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支撑关系。我们理解,在这种支撑关系的基础上,素质教育这个主题打通了原有的从高校招生选拔一直到小学招生选拔的层级通道,其中指向性非常连贯而且一致,我们说这是一个层级清晰的指挥棒。更重要的是,这根指挥棒当前的核心指向之一的就是低龄段的儿童素质教育,我们认为,这个领域当前的核心特征是出口效应刚性、层级节点清晰而且具有相当长的生命周期。



我们认为,素质教育的发展当前面临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机遇。从当前已经呈现出来的投融资数据和高度多元化的细分赛道,看出来,素质教育领域的资金供给趋势愈加充足,细分赛道百花齐放,而且早期项目居多,对创业者和对投资人来说,这都是非常好的机会。



我们来看一下在素质教育整体结构下各条赛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从蓝象资本的数据看,科创教育融资数量和融资金额远超于其他赛道。我们具体说说为什么科创教育现在脱颖而出而且最受资本的吹捧。


首先,从赛道阶段来看,产业链整体仍然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目前除了上市公司的新业务单元外,大量的创客教育企业还处于天使、A轮的阶段,仅有少部分领先者进入到了B、C轮次。从这个结果来说,创客教育还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阶段,还没有出现非常大的行业巨头,对于VC来说,现在投资布局这一领域的时机非常好。


第二个驱动因素还是政策。从2015年教育部的十三五规划中提出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模式,到2016年教育部强调教育装备层面对创客教育发展的硬件支撑。再到近期,小学新课标、高中新课标的发布纷纷把编程、人工智能等创客教育理念纳入课程标准中。我们认为,从2015年提出概念到2018年更加明确的落地方法,创客教育整个主线越发聚焦而且清晰。从政策上,我们判断这个时间节点的创客领域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


第三个驱动因素,我们认为具有权威的赛事举办对发展创客教育极为重要。我们走访过很多公立校和地方教育局,当谈到创客教育的时候,他们都很关心像NOC、NOIP、WER等等这些创客领域的相关竞赛。他们关心的原因也比较统一,这样的比赛获奖,对学生来说,有机会在小升初、中考获得优惠鼓励的政策,也可以作为高校自主招生评审的重要参考指标。对于老师而言,还可以作为教师评职称的依据。总结来说,权威机构主办的创客类比赛于升学升职称强关联,驱动了创客教育的发展。


第四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技术的突破。更加具体来说是Scratch的诞生。Scratch是一种由MIT设计研发的儿童编程语言,与传统编程需要熟悉大量代码不同,Sractch编程只需要从积木框中拖拽出你需要的积木,拼接起来,就可以实现一个简单的小程序,最后只需要点击一下,就可以执行程序的相关内容。属于所见即所得,鼓励小朋友自己去修改去探索。这样的过程从任意一台电脑上面编写出一个能实际运作的程序只需要不到30秒,而如果一个毫无编程经验的人用python来编写出第一个能运作的程序,花费30分钟甚至一天都是可能的。回到我们的主题,Scratch极大地降低了编程的门槛,让编程学习不再从代码开始,甚至不再需要键盘,用鼠标就可以编写属于自己的程序。



在Scratch诞生以前,创客教育领域面临着这样的教学困境。在这张图的左端,是结构、机械这些模块,比较易于掌握,儿童在3岁就可以开始相关的学习,7~8岁基本就能掌握大部分内容。右边则是python、信奥这样的高阶教育内容,对应至少12岁以上的少儿,但绝大多数少儿难以掌握相关的内容。这就导致创客教育领域出现了一个内容上的断层,意味着在8~12岁阶段,缺少适合进行教学的工具。大量的机器人培训机构只能把内容局限于结构、机械,使得学生的生命周期不够长,课程也很难卖上价格,营收和盈利压力很大。而少儿编程市场就仅能局限于非常小众的代码编程和信奥培训市场。但Scratch诞生改变了这一情况。一方面,门槛的降低使得编程内容适合几乎全部创客教育受众。另一方面,图形化编程的核心语句、逻辑与代码式编程是相同的,教学上可以延伸到后续的代码式编程学习中,连接了原本断裂的创客教育内容线,并且延长了学员的学习周期。


总的来说,技术革新填补了创客教育内容的断层,政策和权威赛事帮助创客教育蓬勃发展。同时创客教育整体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留给创业公司的市场机会非常多,共同促进了创客教育领域的火热。



为了更好地理解各家的业务,我们简单绘制了创客教育领域的产业链分类。首先创客教育领域整体分为工具、内容、培训、赛事运营四层。工具层为创客教育提供教学的工具,比如机器人硬件、编程语言。内容层为教学内容的生产制作。培训层是指实际上将教学内容传授给学员。最后一个比较独立的环节是赛事运营,权威的赛事链接了公立校、家长与培训层。根据我们走访的企业,内容层目前还难以独立存在,往往与上层工具层或下层的培训层进行绑定,比如机器人硬件厂商在进入公立校时往往把硬件、课程内容甚至师资培训服务打包销售,或者大型连锁机器人和编程培训机构自研内容。


有了清晰的产业链划分,我们可以测算各个赛道的细分市场。根据中国机器人教育联盟提供的数据,中国目前有超过7600家机器人培训点,按照每家机构每年容纳250名学生,客单价4000元计算。我国当前机器人培训市场规模约为76亿元。参考韩国地区3.3%的渗透率,以2亿K12学生为基数,机器人教育参与学生规模将达到660万,并假设平均客单价2020年提升到5000元,匡算2020年培训市场规模约为330亿元,CAGR约为34.1%。机器人硬件市场玩家相对集中,匡算当前销售规模约15亿元。假设硬件教具与培训市场规模比例关系保持不变,预估2020年市场规模可达60亿元。


少儿编程市场属于新兴市场,当前市场规模约为5亿元,参考台湾地区6%的渗透率,我们认为2020年中国大陆地区实现一半的渗透率是有希望的。基于6300万的城市适龄儿童,取3%作为少儿编程渗透率及4000元平均客单价,匡算整体市场规模约为11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87%。


从我们的投资策略来看,第一,会非常注重技术驱动;第二,注重底层驱动因素的刚需程度;第三,是不是非常大而且生命周期很长的赛道。儿童教育的生命周期很长,往下可以延续到小学、幼小衔接,这是我们关注这个赛道的一个原因。


在巨大的市场规模下,我们认为,存在两个投资机会。第一个投资机会是创客领域的“水媒电”,也就是标准型的公司。举一个创客教育公司的龙头企业,乐高为例,乐高本身是机器人硬件巨头,其产品EV3被广泛地运用在机器人培训及赛事中。在调研过程里我们发现,乐高活动中心单点的收入和利润都显著高于其他单点机器人培训机构。我们访谈家长为什么愿意来更远更贵的乐高活动中心,家长的回答是学乐高当然要来乐高学,只有他们才能教得好乐高。可见,工具层的品牌与标准是可以撬动培训层的巨大市场,获取丰富商业价值的。


对于内容层来看,乐高虽然有自己的硬件,但是官方没有完整成熟的课程体系。对于很多培训机构来说,要花很大的精力研发课程体系,所以内容非常缺乏。我们看好标准工具层和优质课程内容的桥梁层,我们认为有很好的机会。


第二个机会存在于之前提到的“小众市场”-信息学竞赛中。2003年,学而思最早的优势科目是奥数,通过优质师资和优质教研获取优异的竞赛成绩,树立品牌和口碑,从而在培优和应试培训市场产生竞争优势。我们推断在信奥上也会借助这个方式,少儿编程市场也可能会出现类似的竞赛模式树立口碑,从而撬动兴趣编程市场巨大商业价值的发展路径。


关于编程猫,我们看好团队在编程语言方面的自主研发能力。未来教育的主要特征是互联网化、智能化、社群化,所有教育的核心都是为了让知识生动活泼起来。编程猫顺应了在线教育的潮流,期待今后,他们为少儿编程教育提供更智能化的工具,用社区化的运营方式吸引更多的少儿成为编程学员,同时用游戏化教学方式给予学员更愉悦的学习体验。慕华尚测是在第三方教育测评领域的一家非常优质的公司,团队积累了多年的学业测评和素质能力测评的内容研发实力,在我们投资之前就获得了不少顶级客户的认可,内容深度和覆盖广度都非常强,符合我们对水煤电投资逻辑的定义。最重要的是,在素质教育领域,团队搭建了关于基础认知能力、通用能力以及高阶认知能力的综合素质测评体系,可以为招生以及过程跟踪评价提供针对性教学的科学依据和增值服务。

来源:POWER4EDU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