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1-23日 中国国际学前教育及装备展览会

硅谷大佬为什么开始热衷于教育科技?

第一教育2018-02-16 12:071493

Facebook、苹果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开始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移到教育产业,希望为现有的教育产业体系带来类似Airbnb的革新。


这类企业的领导者都已经投入了数万美元,希望用技术革新学生的学习方式。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他儿科医生妻子普莉希拉·陈正在开发可以让每个孩子开展定制化教育的学习软件。Netflix的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正在将公司的计算程序用于开发数学学习游戏——这一计算程序已经在预测观众最值得观看的电视节目方面获得了成功。


还有更多的例子。一些机构预测,到2020年,投资于教育科技(EdTech)的资金将达到2520亿美元。



这个领域的快速增长和私营企业对这一领域的浓厚兴趣也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主要表现为:硅谷形式的创新可以为公共教育做什么?需要多少成本?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的一位校友和两位克里教育学院的专家对此提出了他们的看法。


拉里·伦哈特(Larry Lenhart)是达顿商学院1990届校友,他也是HotChalk的CEO——Hotchalk是一家与非盈利学院和大学合作,提供终身在线学习项目的软件服务公司。


巴特·爱泼斯坦(Bart Epstein)是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1999届校友,他是杰弗逊教育创业加速基地(Jefferson Education Accelerator)创始CEO、杰弗逊教育基金(Jefferson Education Fund)董事总经理,也是克里教育学院的研究副教授。


罗伯特·皮安塔(Robert Pianta)是克里教育学院院长和杰弗逊教育创业加速基地的创始发起人、董事会主席。他也是Teachstone Training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这家公司利用教育科技帮助提升课堂上教师与学生的互动。


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让获得新知变得前所未有地容易,孩子和成人都可以轻易地接触应用软件和教育平台。教育本身也打破了行业界限,在大量领域发挥影响力。


“教育市场可以影响很多其他市场,”伦哈特说,“例如,它可以大幅度影响我们如何教育健康医疗工作者,带来新的医疗解决方案。在教育市场,我们可以成为积极的影响因素,并不仅仅影响教育本身,而是整个国家和世界。”


爱泼斯坦认为,大量教育科技创业公司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在课堂中使用新技术需要通过多层的行政审批。


“他们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教育领域进行销售是非常复杂的,”他说,“学校领导有超过6000种不同的产品可以选择,但通常他们并没有相应的指导和支持。”


杰弗逊教育创业加速基地主要关注处于增长阶段的公司——那些已经度过初创阶段的公司,同时培养教育从业者和管理者,以选择最有效的技术用于课堂教学,这也是爱泼斯坦认为最需要实现的。


“我们需要一起做很多工作帮助教育工作者找到最合适课堂教学的产品,”他说,“现在,我们的工作还是很低效。”


扎克伯格最近制定的了目标,希望把个性化的学习方式带给至少10亿学生。他对可以帮助学生开展自主学习和定制化课程的软件尤其感兴趣——有了这样的软件,教师更多时候扮演的是导师的角色,在学生遇到困难时提供帮助。


皮安塔说,个性化的学习可以帮助缩小学生之间的差距,但他并不相信这种学习方式应该或可以完全代替课堂教学。


“如果你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授课,就需要对孩子的个人学习需求进行分析判断,对于不同学生来说,这将有助于发挥每个学生的潜能,尤其是那些暂时落后的学生。”他说,“我认为这对教师来说是很有用的工具。”



皮安塔也提醒,企业如果介入教育领域,就必须受到某些约束条件的限制。“公众有理由担心企业参与教育事业可能发展成某种私利,” 皮安塔说, 我们需要考虑如何清楚而透明地展示企业的利益和公众的担忧。


他希望在类似扎克伯格的计划在实施前,我们可以制定合理的管理结构和防护措施。爱泼斯坦也表示,私有化是一大顾虑。


“就像在其他行业,处理大量数据会带来风险,”他说,“我们需要让那些接受过正统培训、考虑问题周到的管理者处理数据,并对学生的数据隐私施加有力的保护。”



尽管存在隐私方面的顾虑,大数据还将发挥重要作用。达顿商学院校友伦哈特提到,数据分析是他们公司最主要的服务之一,他们利用数据分析为学生和雇主提供定制化服务。


“我们可以使用数据科学帮助学生提高升学和毕业率,更好地满足雇主企业的需求并更好地培养雇员,”他说。


当然,教育科技只有在有效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成功。


“如果这些工具并不能带来预想的结果,他们就很难发挥积极作用,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带来害处。”


大学可以提供研究数据以衡量技术对课堂教学的影响。今年春天的时候,在准备杰弗逊教育创业加速基地的研讨会时,克里教育学院的研究者开展了一年的团体研究,他们查看了研究论文,并开展了自己的研究,最终提出了他们的建议。


“高等教育机构在整合不同工具和引导这些工具发展革新的过程中有着独一无二的作用。” 皮安塔说。



因为很多教育决策是美国地方政府制定的,一些根深蒂固的系统依然在运行,所以变革会来地比较缓慢。


“但教育科技确实可以在大量课堂中提升教学质量,” 皮安塔说,“我们需要更好地帮助教师掌握这些有效的工具,并淘汰那些最终没有作用的工具。”


伦哈特强调,企业家和投资者需要有长远眼光,并意识到快速和广泛的变革是不太现实的。


“这并不只是用来赚钱的商业活动”,伦哈特说,“你需要热爱教育和学习,以长远的眼光看待期待的变革。”


然而,就像爱泼斯坦所说的,这个行业充满了潜力。


“和航天、医疗、财务和其他很多行业不同,教育是为数不多的未曾被科技改变的行业之一,”他说,“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对教育科技充满期待。”


来源:第一教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