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朴教育洪波:创业是“除去心中的魔”

《创业邦》杂志2018-02-28 19:271753

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凭什么获得了中国素质教育领域最大一笔投资?


真朴教育洪波:创业是“除去心中的魔”


“我们从来不教小朋友下围棋,我们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让他爱上下围棋这件事情本身。”真朴教育和聂卫平围棋教室创始人洪波说。他大笑的时候,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儿。采访在一间教室进行,小桌子、小凳子,棋盘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上面是粉色和蓝色的盒子,装着黑白棋子。


“棋盘一定要放在这四个框之内。”桌上贴着四个红色小标示,正好对应着棋盘的四个角。真朴教育倡导格物致知,希望员工从点滴细微的行动中领悟到做人的道理,达到身心合一。


在创办真朴教育之前,洪波在很多不同的领域创业,是个标准的连续创业者,但他从没有把某一件事真正做大,直到开始创建真朴教育。从2006年成立至今,真朴教育扩张速度很快,在北京、上海、广东、山东等地开设了七八十家门店。全国有学生两万多人、老师六七百人,2013年收入过亿,比2012年翻番还多。2014年3月,真朴教育拿到银泰资本千万美元级别的A轮投资。


“我的教育理论和管理理论一以贯之,是我自己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一切。”洪波说。


不教


教育真正的到达就是让学生爱上学习这件事情本身。热爱是因为兴趣,而兴趣背后作为支撑的,是信心,是相信自己做得到。


中国有句俗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所谓领进门,就是东方教育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开见地。老师要让学生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最美的,让他们爱上这件事。至于怎样朝着这个最好、最美的目标前进,那就要靠学生自己了。


在创办聂卫平围棋教室之前,洪波曾做过一轮全国性的市场调查,他发现,中国90%学围棋的孩子,不到一年就放弃了。因为老师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学生身上,课程统一,教学时间一样,甚至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让孩子对学习失去兴趣和信心。


洪波就强调一点:“不教”。不教就是没有标准。


聂卫平围棋教室开发了从低到高不同难度系数的教育产品,让程度不同的孩子都可以找到相应的难易程度来学习。


比如两个程度不同的孩子一起学棋,每个孩子都可以赢棋。每个孩子的对局数都有电脑记录,每两盘要升降一次档次。如果一个孩子连输两盘,就要被降一档。这时赢棋的孩子要多让子,一般黑棋先走,要让白棋七八目,因为先下的人会有优势。但是如果黑棋输了,下一盘就平下。再输了呢?白棋让黑棋八目,再输,让十六目,黑棋总会赢的。


输棋的孩子这时候有信心了,他明白自己跟对方只有十六目的差距,会努力一点点缩小这个差距。


学校有专门讲名局的课程给孩子开见地,让孩子看这个世界上下的最好的围棋是怎么下出来的。


上课都是游戏,目标就是让孩子多下棋,下棋有得分,下赢一盘得两分,下输一盘得一分。输了也有得分,就是鼓励小朋友多下棋。积累到一定的分数,就可以拿到教室外面去换各种礼物。


“对我们学校而言,最大的失败就是小朋友不喜欢下围棋。”洪波相信,只要小朋友爱下棋,他一定会成长。“棋就是下出来的。”


真朴教育的天使投资人李祝捷也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学棋,“他跑来和我聊了聊,就把孩子送来了。我都没给他打折。”洪波大笑。


“下棋和打坐挺像的,而且从某个角度看比打坐更容易入定。”洪波自小爱围棋,创业路上痛苦、挣扎的时候,他的解决办法经常就是对着电脑下一盘棋。


因为热爱,2000年洪波还在东北的时候,他的心底就冒出过这样一个念头:聂卫平老师的围棋品牌那么好,为什么没有人把它做起来呢?当然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2006年,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洪波来到北京,做这件“心里想做的事”。他恰好有一位老乡,是位围棋职业选手,那时候在聂卫平的学校里面当老师,她介绍两人相识。


当时聂卫平已经有了围棋道场。道场面向的是已经接近国家队水平的小朋友,是培养职业棋手的学校。双方商谈的结果是,洪波注册了“聂卫平围棋教室”的品牌,做启蒙围棋和素质教育,以区别于道场的定位。


“也许只有像围棋这样特别小众的项目才能找到这么大的品牌。这也是福报吧。”洪波说。


承担


2005年,洪波30岁。他在天台山散步,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很舒服。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仿佛有个声音在问:如果现在死了,你遗憾吗?


“居然一点都不遗憾。因为工作十几年,我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尽力的。这与成败无关。”


在那一刻,洪波笃定地认识、看清了自己。这一刻,他全身透彻轻松,所有的一切压力、困扰全部放下。三十而立,终于看见自我,终于看见那个一直努力的人站在这里。


洪波将30岁的这一刻,称为他人生的第一个到达:一个人真正需要承担的原来是自己。


浙江民间借贷的故事,5年一个轮回,也在洪波的家里上演了一次。20世纪90年代初期,他父亲那时候有三四十万存款,算是比较有钱的。有人向他借钱,两分的利息,很高。他不但借出了自己的钱,还把一个朋友的钱一起借了出去。结果借钱的人带着钱消失不见。洪波的家里一下子变得挺困难。


洪波高三读了半年就辍学,开始自己当老板。“我年轻的时候比一般人简单,没有多余的想法。就是想赚钱。”


一开始做的是培训,这是无本生意。学员是大街上贴海报招来的,每个人收10块钱报名费、500块钱培训费;培训场地是从一家酒店借的,回报条件是可以先挑培训好的服务员;另外,还有多家酒店签了合同愿意接受培训好的学员。


小巷深处的办公室是一个同学的舅舅的,是“借”,因为开始付不起房租。办公桌是从家里搬来的写字台,电话是从同学的舅舅家拉过来的电话线。就这样,洪波培训了好几百个服务员。


一两个月以后,洪波交够了一年的房租,还自己装了一台3600块钱的电话。


除了酒店服务员,他还培训过酒吧调酒师、卡拉OK厅的服务生;还与工商局合作,培训过工商局的干部。都是现学现卖,先买书自学,再教给学员。


“我非常懂怎么甩桌布、怎么甩床单,整个圆桌上主位在什么位置,应该怎么摆台……”他指点着自己的手掌,“端托盘的时候,这个位置是承重点,这个位置是控制平衡的。”训练服务员端托盘,要先用砖头,然后用灌满水的啤酒瓶。


“所有的机会都是碰到的,我也从来没遇见过谁,真的给过我什么很大的机会。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他说。


他目睹了很多企业和行业由萌芽、兴盛到衰落的过程。绿源电动车的老板叫倪捷,洪波做他的代理商的时候,他刚刚租了人家一个小厂房,自己和太太一起组装各种车轮。


洪波也是第一波做电视购物的,那时候帝威斯刚刚开始,橡果国际都是好几年以后的事了。洪波在1998~1999年只做了一年的电视购物,结束时他给出的理由是:“除非相信自己只想赚钱,可以没有任何良知,才会一直干下去。”


他还在东北做过中国联通的代理商,做IP电话,和中国联通一起合作做它的数据固定通信业务。包括一些大学里面的骨干网业务。


他成过也败过。在2000年之前,民间还没什么钱。一套房子卖十几二十万元。洪波那时候一个月的销售额就有一百多万元。在家乡浙江台州的主要大街上,曾有一栋临街的楼要拍卖,1500万元,没人要。洪波的朋友还找他说,能不能我们把它拍下来。“那时候我有钱干这事。”他说。


他败得最惨的时候,债主拿着长砍刀追到父母家,堵在家门口骂娘。


面对


真朴教育现在在全国有七八十间围棋教室,但总部并没有制订标准化的门店管理手册,各个门店的管理手册各不相同。比如今天某个门店发生退费,这个门店就把它加进手册,下面会说明为什么这个孩子退费。洪波说,这不是找借口逃避困难,而是反思犯了什么错,应该怎么样做才能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大多数人遇到困难和挫折,态度是对抗、逃避,想办法把它绕过去。“面对”是洪波的管理哲学。“我现在强调的是我们能在每一个困难里面,找到另外一扇门,那就是机会。”


2003年、2004年的时候,洪波当时做一个餐饮行业的投资,大败。


餐饮业是一个正现金流行业,先收钱再让客人吃饭,而原料费用一般押三四个月才付,很多地方的房租也可以拖半年。洪波收了不少钱,开始扩张。


在扩张的过程中,洪波将前面收到的钱拿到新开的店来用。新店的房租是固定的,每天要准备的原材料也基本固定,也就是成本和费用没有相应降低,如果新开的门店经营状况不好,到了要付前面的钱的时候,资金链就会很紧张。


其实当时把店关掉一些,还是可以赚钱的,但洪波不肯认输。他开始找合作伙伴。合作伙伴进来以后,发现情况不如想得那么好,虽然已经签了合同、投了钱,但几个合作伙伴却开始和洪波打官司,要求退股、要求赔偿损失。


洪波甚至被弄进拘留所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还做了一个上午夹衣服的木头夹子。


“这次投资就是一件挺莫名其妙的事情,有很多贪心,有很多的不愿意面对现实,有很多的逃避和绕开。”但他当时并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还有个类似的故事。


洪波在东北工作的时候,公司有一辆丰田佳美,就是现在叫凯美瑞的车。他没有驾照,但经常自己开。有一次洪波的妹妹和妹夫从老家过来,他开车去机场接他们。回来的时候,撞倒了一位骑自行车的老大爷。“就是轻轻碰了他一下,他就倒在地上了。”


“我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高手’。”多年以后洪波嘲讽地这样评价自己。他扶老大爷上了自己的车,送他去医院。还把自己的行驶证交给他。老大爷很放心,把行驶证放在裤子口袋里。


到了医院,洪波背起老大爷往急诊室走,在路上他对妹夫讲了一句像外语一样的家乡话:“把行驶证拿回来。”


到急诊室门口,洪波又说了一句:把车开到门口等我。


他轻易地摆脱了老大爷,只留给他一两百块钱。


故事没有结束。过了两天,洪波又开车从沈阳出发去本溪见一个客户。离开高速公路收费站7公里,速度开到160公里的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撞了,从车头到驾驶座前面的玻璃变成了一块铁饼。虽然没系安全带,可他并没有受伤。“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车转得非常慢,转了三圈停下来……”洪波找了个朋友来顶包,除了损失点钱,他依然没受任何处罚。


一直到2005年以后,洪波有一天打坐,忽然看见这两幕连在一起出现在面前,他惊出一身冷汗:我看到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工作、生意甚至生活,都是这个模式,能绕就绕、能逃就逃、能钻营就钻营。


“如果我老老实实去面对老大爷这件事,就不会遇到那起车祸。‘聪明人’一定会想办法逃避,想办法绕过去,可是他总有绕不过去的东西。”他把这几个故事,在公司里反复讲过多次。


洪波写过一段话:我们每个人都曾经遇到过很大的不认同、很大的困难。我们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对抗、谴责,找理由、怪别人。这样我们一定会进入一个轮回,我们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另一种是我们接受,反省哪里做得不够好,改变。


自从洪波领悟到这一点以后,就有了很大不同。“我们学校再也不怕发生问题。” 曾经有门店被消防查封,也许就是那哥们儿想拿点钱。但是洪波觉得根本原因还在于自己做得不够好,有隐患,所以老老实实修整。“我们现在是消防最规范的门店。”


无我


更大的困难来了。


2009年,洪波创办聂卫平围棋教室的第4年,当时学校还有加盟的系统,单单做加盟已经有一两千万元的收入,直营店也在不断成长。那时候,洪波遇见了一位投资人。这位投资人是好多上市公司的隐形第一大股东。


这位投资人想投3000万元人民币,占真朴教育60%的股份。洪波答应了。觉得这样的资本进来后能帮助公司做得更好,是很好的事。


“他是真正的高手。”洪波说,他在投一家企业之前,会对这家企业的全部员工做访谈。他当然对真朴教育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


谈完以后他对洪波说:“你的同事都要离开你了,这样的企业我不能投。”他不但没投钱,学校一个最厉害的门店主任也追随他而去。


学校军心涣散。


洪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3天没有出门。“我从零到一很牛,但总是无法从一做到十。每到公司做得不错,开始赚钱的时候,就要出事。”


洪波在自己35岁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对同事原来一点都没有担当。


“我一直觉得我是好老板,可我只看到自己,我想的都是自己的进步、自己的成长、自己的企业会怎么样,但我从来没有看到我的同事,他们有没有梦想,有没有成长的方向。”洪波把那位投资人称为自己的“贵人”,“因为我开始懂得去关心同事”。


从那以后,公司开始有一些很不同的政策。比如,在门店创建了合伙人体系。门店的负责人有资格选合伙人。当他的门店学生达到200人的时候,可以有2个合伙人,加上他是3个人。这3个人可以分享门店最高40%的利润。如果有300个学生,门店负责人就可以有3个合伙人,这样就有4个人来分享。依此类推,门店规模做得越大,合伙人的机会就越多。


真朴教育最厉害的一个门店负责人,一个月单单分红就能拿到四五万元。


以前,公司的宿舍系统是能省就省。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北京哪怕房租再贵,他都是老老实实租房子,并且保证每个房间一定要有空调,每个宿舍有专门的管理人员,管理宿舍的卫生和安全。


更重要的是在制度上,开始强调怎么关心同事,真朴教育创建了一套帮助同事成长的训练系统。


洪波相信一句话:一个人的无我,是一定要有自我的。他认为,当领导和当员工是两个阶段,员工的阶段是一个从完全的无我到慢慢有自我的过程;而领导则是一个自我很强大的人,开始学习放下,开始关心身边的人,变成一个无我的人。


对员工,洪波用“认同”来培养他们的自我。真朴教育设计了一套搭档管理系统。新同事入职第一天开始,就有一位总部的领导跟他做搭档,总部领导每天和他在微信上沟通一次,询问学习和培训的情况,一直会保持一个月。


另外,每个门店的主任每个月一定要对自己所有的同事做一次访谈,每次必须在30分钟以上。访谈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个叫复盘,让同事讲讲这一个月的工作情况;第二个叫职业规划,让同事谈谈他的未来和梦想;第三个叫主任的认同,主任一定要对员工说,你这个月什么地方做得很好,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最后主任要给他小结一下,为他这一个月打一个分数,这个分数是他的档案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成长分数。


对领导,洪波则是培养他们从过于自我走向无我。“从眼里只有自己的人要变成眼里有别人的人,这只有一件事情能帮到他,就是痛苦、磨难。只有痛苦和磨难能让这个人被敲醒,能看到他的门店有那么多问题,才能敞开怀抱去拥抱他的同事。”洪波说。



洪波讲了一个门店负责人的故事。他是自我太强的领导,得罪了好多同事,同事不愿意在他负责的门店工作,要辞职,要离开这个门店到别的门店去工作。但他最后放下了自己,明白了要没有条件地支持别人。最后他成为北京非常优秀的门店负责人。


真朴教育拿到银泰资本的投资后,洪波有很多打算:要培养更多的老师,要开发更好的线上、线下产品,要更注重宣传……马上要启动的,是古琴的项目。洪波自己也爱琴,每天晚上不弹会儿琴就睡不着觉。“琴有两个状态和棋一模一样,第一个叫易学,第二个叫难精。入门很容易,但要有所成就,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来源:《创业邦》杂志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