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函|“新变化 新力量”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练习生》火了,演艺职能培训机构和它是一回事吗?

芥末堆2018-03-07 18:101.1万

singer-540771_960_720.jpg

(图片来源:pixabay)


《偶像练习生》是近日年轻人们热议的话题,它是一档由爱奇艺打造的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在节目中,节目组直接选择了各个经纪公司派来的已有练习生,以及经纪公司打算在其出道前试图凭借综艺节目进行预热、试水的“准艺人”进行展示、比赛。据了解,该节目上线一小时内播放量便已过亿。


1518586726955232.png


(《偶像练习生》节目,图片截取自网络公开视频资料)


练习生制度起源于韩流音乐文化,不同于中国的传统艺考进入艺校再进入演艺圈的道路,它是韩国娱乐业流水线式造星作业中的重要一环,相当于经纪公司替代了传统艺术类高校,对未出道的普通人进行演艺职能培训机构。


而在教育行业,目前也有一种与练习生制度接近的艺术类培训形式——偶像素养培训或者说演艺职能培训。这类型培训机构在课程上区别于普通的艺术培训机构,开展了演艺技能、个人气质提升等方面的偶像素养培训业务,针对的年龄范围也与练习生制度一样,往下涵盖童星年龄层(2岁-12岁),往上接收青少年(12-20岁左右)学员。不过从准入门槛、培训内容及输出方向上看,演艺职能培训机构作为练习生制度衍生出的教育商机,二者仍然存在许多不同之处。


入口:练习生选拔考察多元VS演艺职能培训零门槛


面试者:我准备好了,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考官:不好意思,已经结束了。


练习生制度的选拔竞争激烈,各经纪公司标准不一。经纪公司选择练习生的标准看似严格(每场初试面试者能进入复试的的概率几乎为几十分之一),但是根据网络中各种选秀(练习生选拔)贴中参加过选拔试镜者的讨论来看,目前还没人能够完全摸清经纪公司面试官具体的偏好和标准。


有网友表示,初试其实是比较主观的,或者试镜者的长相符合这个公司打造艺人的风格,比如韩国有公司认为最初面试时颜值即一切,也有公司几乎不将颜值作为标准,只看唱跳实力。网友娜娜曾参加过一家已培养多个知名偶像团体的韩国经纪公司SH的选拔赛,她透露,“也许你没有多么出众的专业技能,但恰巧你的一段表演很讨喜,或者复试镜头记录下的你的正脸、侧颜很符合标准,这都说明你身上可能具有商业价值,都有被看中的可能。”


根据参加过韩国经纪公司SH比赛多位试镜者的描述,经纪公司通常会每场初试安排约十人进入面试场地,试镜者逐一展示才艺,面试官习惯性地先一览每人的整体形象,之后为每个人提供半分钟的展示时间,想唱歌的同学很可能被要求直接副歌,想跳舞的同学根据一段不定风格的音乐,即兴自由发挥。娜娜调侃道,“这半分钟如果你过于紧张或准备不够,结果很可能便是‘可以开始了吗?已经结束了……’”所以面试者大多认为,参加练习生选拔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短时间内充分展现自己的优势,吸引面试官的注意。


图片 1.png


(某女团两名成员出道前参加练习生选拔)


不过但凡是大型选拔,报名参加的青少年很多,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根据此前公开报道,韩国某媒体曾做过一项相关调研,结果显示至少70%的青少年希望进入演艺行业,在一些练习生选拔现场的采访视频中也能发现很多对于这一行业来讲年龄偏大(20岁以上)、已经参加过很多面试但还未入选的年轻人仍在报名参加选拔。


即便竞争激烈,依然有很多青少年对演艺道路充满憧憬,试图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接近、实现梦想,为了在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练习生,不少人选择进入演艺职能培训机构,学习演艺方面的技能。


不同于经纪公司练习生制度的是,演艺职能培训机构不会对报名的孩子进行选拔。“机构对于孩子的各项素质没有太多要求,只要报名都可以进行学习、体验。机构教育的目的也是为了提高孩子艺能方面的整体素养。”一位中韩青少年演艺职能培训机构创始人张惠妍告诉芥末堆。而另一家位于深圳的童星培训机构则会在招生时给家长打好预防针:“如果完全没有天赋,我们会给家长暗示,做纯粹的兴趣培养,我们会收。”


艺能培训内容类似VS经纪公司不收费


试镜者通过选拔成为正式练习生之后要经历的训练,《偶像练习生》已经展现了一些片段,例如练习生们的考核前练习、然后进行考核评级,采用录制视频的方法保存、回放供评审参考。考核通常具有固定周期,因此练习生平常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训练室反复进行声乐、舞蹈、形体、口才、镜头、演技等方面的综合训练。


兼职模特豆豆曾经是某一女子偶像团体预备出道的成员之一,她表示,唱跳仍然是考核的重点部分,最后虽然不要求每名高级练习生的声乐和舞蹈水准都能做到全团最优、全能的程度,但必须要刻苦练习并且全部学会。


图片 13.png


(韩国练习生练舞照片资料)


根据一部韩国练习生纪录片中的场景,除了日常训练,经纪公司还会安排专门的健身教练帮助学生管理形象,出于偶像未来重点面向亚洲市场方面的考虑,经纪公司也为练习生安排语言课程,以学习日本语、汉语为主。此外,豆豆透露,经纪公司对练习生是不会收取任何费用的,因为公司看中练习生的是其潜在的商业价值,才会花费数年时间进行全方位培养。


而对于演艺职能培训机构而言,培训内容则主要为声乐、舞蹈、形体、口才、镜头、演技等方面,这点与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培训内容类似,同时,在这些有关偶像素养的训练内容中,也伴随大量关于青少年性格习惯的培养,更偏重教育属性,尊重儿童身体发育,竞争元素减弱。


多数人将演艺职能作为爱好培养VS练习生出道压力大


“我做练习生时,上课的导师要求我们每天至少练习6小时,练习生到偶像的距离有多远,没有人知道。“


韩国偶像团体出道的艺人张艺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到,对于练习生来说,成为练习生并不意味着出道的概率有多高。练习生依然面临着高淘汰率,对于很多练习七年以上的练习生来讲,无论是由于公司战略还是个人原因没能出道,花掉大半青春做练习生最后没能成为偶像无疑是件遗憾的事情。在机制方面,豆豆提到,如果在经纪公司练习期间一旦出现考核成绩持续下降,将会面临淘汰离开这一行业,然后新人出现,激烈角逐填补空缺,因此出道是作为一名练习生的唯一出路。


但是作为教育机构的演艺职能培训机构则将旗下课程作为一项服务,在可以照顾到每个学员同时,机构会尽量满足学员想要体验的服务,但会从中收费。


张惠妍直言:“演艺职能培训机构并不等于偶像培训、练习生制度。”据她透露,在她的机构中,最终学员有10%选择艺考,单纯作为爱好培养的占75%,而最后签约经纪公司的学员占15%。培训机构在人才的出路方面,也不同于艺考类培训机构那般针对考试对某一类目进行教学,而是会聚焦于媒体、剧组、时尚界等资源输出。


根据张惠妍的描述,演艺职能培训机构还会为其提供包装等增值服务,将一些IP活动作为输出方式,比如参加韩国练习生交流团、儿童类时装周、影视通告、广告杂志等,如果活动中涉及内容定制,机构会找相应的企业进行合作。


006PL8IWgy1fng244pz2aj30k00zkq6b_meitu_1.jpg


(周漾玥饰演林黛玉登上《天天向上》,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来看,类似进行这种演艺职能培训出道成功的国内案例之一就是在2017年红极一时的《小戏骨》系列电视剧里的小演员周漾玥了。在《小戏骨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周漾玥在2岁半就在一家名为深圳星概念文化学校的机构进行学习。随着《小戏骨 红楼梦》播出,周漾玥的微博粉丝从2000多涨至21万。


不一样的模式,为利也要为教育


究其根本,演艺职能培训机构更依从市场需求——不少人渴望成名或渴望孩子成名,收入主要来自学员学费;而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制度更多的是依托粉丝经济——偶像崇拜需求,收入来自更大的粉丝市场。从这一根本属性来说,演艺职能培训与练习生模式存在本质区别。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人们对于视频,音频,社交软件类信息的习惯性获取,越来越多人能被关注到,进而获得展示机会,甚至从中获利。因此,也有更多青少年倾向于选择“网红”、偶像、艺人等职业道路。不得不说,基于这样的时代现状,演艺职能培训机构或将越来越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出了市场的变迁——随着“成名,从艺”的需求量增大,或许在未来的艺培市场上,除却练习生制度这类出口导向的模式,以及艺考培训模式外,还将衍生出更多的业务模式。


但是无论如何,产品供应商们在思考资源出口的同时也应当去思考长效的教育属性,毕竟,只有经过科学化课程体系培养出来的学员,在培训中才能健康地发展身心,未来的演艺道路、人生道路才会越走越宽。

来源:芥末堆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邀请函|“新变化 新力量”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2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