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已经孤独到要连麦写作业了

温血动物2018-03-13 13:411269

最近我发现,在贴吧里,许多中学生们打着“提高写作业效率”的名号寻找一起连麦写作业的对象。


1.webp.jpg


我很好奇,毕竟每个人的作业都不一样,连麦的意义何在呢?于是我伪装成了一名高二学生,与二十多名初高中生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连麦写作业”。在这个过程中,我陆续遇到了聊天半小时就发来腿照的高二少女,五天前曾想到自杀的衡水高中生,躲在被子里补作业到凌晨的初三男孩,还有“连麦睡觉上瘾”的小姑娘。


他们的故事很有意思,我想跟大家讲一讲。


1.高二的“萝莉音”在连麦半小时后,给我发来了腿照


2.webp.jpg


“大哥哥,你再陪我聊聊天啊”,自称“萝莉音”的高二小女孩,语气中带着央求,因为独自在家,她把屋里所有能亮的灯都打开了。我说,你有什么不会,可以问我。“其实我都有答案”,萝莉笑得很得意,“我只是想找个声音好听的小哥哥,陪我一起写作业”。


3.webp.jpg


过了一会儿,少女决定让我加她的大号,“小号是用来浪的”,她解释。我点开她大号的QQ空间,最近的一条状态是:“去你妈的多多指教,余生我自己瞎JB过吧”。


第二次和我连麦时,女孩已经叫我“欧尼酱”了。


她告诉我她父母从小离异,哥哥跟爸爸,自己跟妈妈。但因为没有能力抚养,一年后她被送到了爷爷身边,生活了十三年。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兽医,“小鸡小鸭不管得了什么病,他都能治好”。女孩视父亲为偶像,想像父亲一样当一名医生,高考的目标是同济大学的医科硕博连读。


但她觉得没什么希望,我问她哪一科比较薄弱,她想了想说,除了语文之外都挺薄弱的。聊了半小时,少女主动提出爆照,我把自己因工作胖30斤之前的照片发给她,她立马发来两张照片。一张是侧脸照,像素不高,刘海很长,用的修图软件大概不太好,脸旁的窗户边框有点变形。第二张是裸露的大腿照,发来三秒后,她又把照片撤回了。


在连麦过程中,爷爷三次进入房间,送了一次饭,端了一回茶,还有一次爷爷听到孙女在房间又唱又笑的,推门进来质疑道“在跟哪个聊天哦?”“同学!说了你也不认识,你就别管了好吧,我还要写作业”。说完她将爷爷赶出了房间,并将门反锁。


小萝莉问我知不知道李清照,我说知道,她就当场背诵了《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买的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路痕。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叫郎比并看!”


出乎意料的是,她其实有对象,对此她并没有隐瞒我的意思,对方在N城上大学,平时也是靠连麦维持,但不考虑奔现,因为对方“不够暖”。我说,你这是早恋啊。她有点反感,说没有什么早恋不早恋的,我们英语老师说,当一个人知道“恋”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


晚上,女孩再次主动QQ和我连麦。


4.webp.jpg


她一下午已经抄完了大半的作业。她只需要负责语文,然后和别的同学交换答案即可,大家都用QQ,直接将做完的试卷拍照发到群里,分工合作,一两天就能完成所有的寒假作业。


其实互联网发展到今天,00后们已经不用到同学家偷偷摸摸互换作业了,也不用到新华书店偷看教辅答案了,只要搜索加回车,就能得到全部的答案。甚至连谈恋爱,都不需要在学校后山的情人坡上和教导主任打游击战了。


女孩入戏很快,多次表示“大哥哥,要抱抱”,并询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他都不陪我”,萝莉很委屈。 我问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她说“想在陆家嘴的摩天大厦里, 站在落地窗前,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俯瞰众生......”。


在短短三个小时里,我几乎没怎么开口,少女一直喋喋不休地向我倾诉她的烦恼,她的单亲家庭,对她漠不关心的父亲,她自己亲手做的手工品,还有她向往的“小时代”梦。但最让我心疼的,还是她作为一个少女,对陌生人为什么没有一点防备。


虎扑上有句话或许会适合她:别人稍一注意你,你就敞开心扉,你觉得这是坦率,其实这是孤独。


2.贵族私立学校的班草:「我爸妈还鼓励我找女朋友呢,但我觉得要有所“保留”」


眼下和我连麦的这位,我们姑且叫他“班草”,他发来合照,用红线把自己圈出来,边上歪歪扭扭写上“班草”二字,一米八大高个,长得有点像朱亚文。


班草是沈阳人,十岁那年,全家搬迁到郑州,在私立学校念国际班,目标是斯坦福大学。平时课业紧张,六点起床,十一点睡觉。后天就要开学,作业还有一堆,没法静下心来写作业,因为一摸到手机,他就想和妹子聊天。他在贴吧看到了我连麦写作业的帖子,决定找个人监督他学习。


刷刷写了一会儿作业,忽然语音里传来小姑娘的笑声。我一看,这哥们陆陆续续拉了五六个女生进了我创建的“连麦作业群”。 没一会儿大家就聊开了,班草极其善谈,幽默风趣,从辛亥革命说到气功大师,于是群里发自拍的,唱歌的,画画的,聊星座的,一派欢乐的景象。


女生A,衡水中学,介绍自己的时候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有人问,你们学校是不是窗户都装了防跳楼的围栏?啧啧啧。女生A冷不丁说:“可是我们每年清华北大两百多个啊。”大家陷入了沉默。


班草说,我看过报道,衡水考清华的那些人,真正成功的也没几个。女生B说,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班草说,我嫉妒什么,我又不考清北,我出国读大学。


我不禁感慨,00后的勾心斗角水平竟已至此了。他用“不急”和“不愁”来形容自己目前的感情状态,“我爸妈还鼓励我找女朋友呢,但我觉得要有所 '保留' ”。我说「那你帮我介绍一个啊」,这哥们立马拍胸膛说,“兄弟,我帮你介绍,要多少有多少”。


班草执行力极强,马上又拉了几个女生进群。 而且全都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分别患有“羽毛恐惧症”“抑郁症”“心脏发凉症”“自闭症”。直到拉到一个杭外的高一女学霸,她透露自己“托福才考98”的时候,滔滔不绝的班草突然哑火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说了一句“我觉得我被电子产品阻碍了”,然后再也没有在群里说话。


3. 职高女生:连麦写作业是一件会上瘾的事


被班草拉进群的人里面,有一个曾经是女篮队员。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就长到了一米六六,然后稀里糊涂被送去了篮球队。不喜欢篮球,不喜欢一早被强迫搞训练,凭什么长得高就要打篮球?她觉得自己一直被误解了。


“我爸总骂我偷懒,不想搞训练,我不是不想,我是真的不爱运动,天生的,我也没办法,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理解这一点呢”?中考的时候本来有机会进省队,她故意在赛前扭伤了自己的脚踝,请了两个月假,最后“错失”了进去省篮球队的机会。她感觉终于得到了解脱,啊,哈哈,终于不用打篮球了,她庆幸自己及时从一条不属于自己人生轨迹中爬了出来。现在身高177,还好早早的没打篮球了, 不然铁定要长到一米八。妈呀,一米八怎么嫁的出去?


女孩目前在职高读高二,专业是园林设计。以前学习底子不好,读的又是职高,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前途一片黑暗,就“无所事事的混混日子呗”。我问她园林设计学的是什么?她说“种花种草?别问我啊!我就是一个学渣,我的理想就是以后开一个花店,养条狗过日子”。


聊到这里已经是凌晨一点,我问“你这么晚不睡,你爸妈不管你吗?”。


“上次割过腕之后,他们就不敢管我了”。


原来因为父母闹离婚,她曾经试图用自杀来阻止他们,现在觉得无所谓了,父母又不离了。但是从那以后,都对她很“客气”。她要手机,就给她买了新手机,放学之后她都宅在家里玩QQ,在贴吧找人连麦聊天。


“其实,连麦写作业很扯!我纯粹是觉得搞笑的,但是连了之后发现这玩意上瘾啊,现在不连麦,根本没法静下来写作业。”


她总结,有人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会让自己心里感到很踏实。即便不说话,各做各的事情,看见屏幕上显示着“正在电话”,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凌晨两点,我已经支撑不住,意识模糊了,耳机里还传来对方翻书、咳嗽、吸鼻涕的声音。


5.webp.jpg


不过别误会,这不是因为他们太努力,而是因为明天要开学了,再不补作业就来不及了,而在精力充沛的白天,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在聊天。


6.webp.jpg7.webp.jpg


在五天的连麦以后,我发现,没几个人是真来写作业的。


对于这些00后中学生们,写作业只是一个用来在父母面前打掩护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就像我们学生时代总会以学英语之名让爸妈买一个好记星,然后把课本立起来偷偷打贪吃蛇一样。


而他们想掩护的是什么呢?或许是那颗渴望陪伴,一行“正在电话”就能满足的心吧。

来源:温血动物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