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美团拿下摩拜后 共享单车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创业邦2018-04-09 17:101814

当交易尘埃落定时,如果再去回味谈判桌上刚过法定票数的无奈,创始团队的悲情,多少显得有些“矫情”,更何况,局内人都已决定要“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选择了创业,就没有任性的权利。更何况,3年的时间,从无到有的共享单车真的已经得到了太多。


它不仅成为代表“新四大发明”之一的 “中国名片”,提升了用户的出行便利,也让投资链条上的玩家们名利双收。


它将年轻的创始人胡玮炜推向台前,人们一边焦虑地计算,这位80后创业者卖掉股份后,到底能赚多少个亿,又在羡慕之余,从心里佩服她的勇气、清醒和执行力。


在理想与商业之间,在初心与选择面前,共享单车再度讲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商业故事。


那一夜,悲喜交加


摩拜最终还是选择了美团,37亿美元的总价,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


数字背后,是谈判现场的紧张气氛和当局者复杂的心理活动。据悉,整个投票过程长达两个小时,摩拜部分创始团队不同意出局,过程激烈焦灼,同意美团收购议案的票数勉强通过法定票数。


悲壮,是大多数有机会独立却最终选择卖身的公司,在最后时刻的无奈旋律。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摩拜CEO王晓峰在投票最后发言称,“好多股东也纠结问我的意见,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办法……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看到媒体用“出局”评价摩拜的创始团队,摩拜总裁胡玮炜直接发了一条朋友圈回应:“大家都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


但一切又能怎么样呢?刚刚超过规定的股东票数、创始人王晓峰“希望大家不后悔”的言论,在资本面前,没有傲娇的权利。


悲多于喜的还有蔚来汽车创始人、摩拜原董事长李斌。李斌在其朋友圈发布了几张图片,并配文:“继续爱mobike”。据悉,他已经从摩拜“完全退出”。李斌的妻子,前中央电视台CCTV News著名主持人王屹芝也在朋友圈感慨,过去几周李斌的唏嘘每天都在增长,昨晚股东会开完李斌给她的电话里也是悲多于喜。


然而,字还是签了,手还是握了。资本的车轮继续滚滚向前。而最能代表摩拜式情怀的总裁胡玮炜,据媒体报道,在最后时刻,投了赞成票。


留给温情和遗憾的情绪最多只有一夜。4日下午,美团和摩拜联合发出了一份“热情洋溢”的声明。


声明强调,摩拜在未来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美团创始人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


“机会永远属于敢冒险和能坚持的人。让我们一起,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


相比美团“热烈欢迎新同学”的喜悦,摩拜的内部信更像一种自我暗示。“生活就像骑单车,为了保持平衡,我们必须不断前进。”


得与失


让A、B轮股东获得了堪比上市的超额回报,带领团队开辟了列入“新四大发明”的创新型产品,甚至把单车风刮向海外;获得了总理接见的机会,亲身参与到了一群聪明人的游戏之中,用户的出行效率也的确提升。这都是胡玮炜的“得”。


失去的,或许只是“带领公司独立上市”的原本设定,和创业前的那段日子中,关于梦想的定义和曾经的天真。


胡玮炜曾在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表示,“资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我们肯定是被资本助推了,但没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和团队,其实它也没有办法助推。我自己的观点是,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成功的原因,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用吴晓波的话说,胡玮炜是难得的还保有“一丝天真”的创业者。但这句话背后的现实恰恰正是,对于创业者而言,天真,只能是奢侈品。


美团得到了什么呢?当然是一个更完整的生态故事。


摩拜加入后,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美团创始人王兴早以个人身份参与了摩拜C+轮投资,说明其个人对于摩拜的品牌和价值早已认可。再加上美团最近正在高调切入打车市场,控制摩拜之后,直接完善了其出行生态三公里内的布局。


对摩拜单车来说,得到的同样大于失去。


卖还是不卖?按照惯例,摩拜和ofo早晚要合并。虽然这一方案被双方创始团队强烈抵触,但并不意味他们就真的自由。从摩拜的现实运营情况来看,它能跟资本方任性的底气也没那么足。根据蓝鲸的报道,摩拜内部财务报表显示,截至当前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另外,摩拜每月运营支出超过4亿元,2017年12月单月营收为1.1亿元人民币,每车每天仅周转1次。这样的财务数据不仅没法给投资人交待,也难以支撑后续激烈的市场竞争。


胡玮炜个人对王兴的管理风格一直比较认同。极客公园分析称,胡玮炜从当年做记者到创业,和王兴其实都保持着非常通畅的交流。况且,亟须在出行领域大展拳脚的美团能够给摩拜充分的独立性,因为两者的业务很互补。而如果选择坊间流传的另一家出价公司滴滴,不仅需要重新平衡跟ofo、小蓝单车以及滴滴自身孵化的青桔单车的关系,也难以保持团队的整体独立,内部的斗争在所难免。


共享单车的战争停止了吗?


美团拿下摩拜后,共享单车的战争就停止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他们背后站着的资本,又该怎样衡量得与失?


先看美团和摩拜的背后站着的股东腾讯(T)。早在几年前,马化腾便通过开放,扶持一个基于微信的大生态。微信入口的巨大流量和微信支付的打通,让这个生态的商业逻辑形成了完美的闭环。这个生态里衣食住行都孕育出了独角兽。无论是财务角度,还是战略角度,对于腾讯,都是利好的。但近年来线上流量吃紧,驱使巨头纷纷瞄准线下流量。通过促使美团收购摩拜,腾讯再一次控制了线下最为重要的场景——“吃和远方”,还不必纠结在无休止的烧钱中,也让投资人落袋为安,这是腾讯的得。


对于目前唯一能够跟腾讯抗衡的资本阿里巴巴(A)而言,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升级的战场。此前,阿里巴巴已经投资了ofo,蚂蚁金服投资了哈罗单车,并在支付宝上给多家单车品牌开通了骑行入口。显然,共享单车背后的用户数据,以及阿里巴巴已经建立起的用户信用体系是金矿。这已经不是共享单车领域的PK,而是阿里系与腾讯系的生态之争。阿里巴巴该怎么做?像收购饿了么一样继续全资买下ofo?还是笃定资金没那么宽裕的美团不会选择盲目在单车上烧钱,反而放手一搏让ofo独立发展,用时间换空间?


此前跟ofo关系交恶、扶持小蓝单车的滴滴,或许也将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布局。因为对于出行起家的滴滴来说,未收购摩拜之前的美团或许只是搅动市场的鲶鱼,未来打车+单车都要做的美团,将给滴滴造成很大的压力。滴滴会跟ofo重修旧好吗,双方联手形成“反美团联盟”,还是同样隔岸观火,让时间给出答案?


一切都可能是未知数。但随着摩拜归属的尘埃落定,经历了快速扩张、高额补贴、小玩家出局、盈利遥遥无期、资本不甘等待的共享单车行业的竞争已经从资本战变成了运营战。谁能更精细地运营?谁能获得用户的认可?谁能控制好成本和收益?谁才可能成为笑到最后的人。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ofo的戴威还是摩拜单车的胡玮炜,都还得继续奋力向前。

来源:创业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