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三点半难题”?福建省给提供课后服务的老师发放劳务费

中国教育报2018-04-17 15:501272

孩子三点半放学,父母却五六点下班,孩子谁去接?放学后怎么安置?这可是许多家长眼里的老大难问题。


说到“放学后怎么安置”,很多家长最愿意的当然还是让孩子留在学校,由学校提供一些托管服务,尤其是希望请老师照看。其实,很多地方在推出课后托管服务的过程中,确实需要老师的参与。不过,这样一来,老师们无疑要付出更多辛苦和劳动。


这怎么办?这不,最近福建省就印发了相关文件,其中就说了,为提供课后服务的老师们发放补助!


学校提供课后服务,家长的难题得到了解决,老师付出劳动也得到相应的补贴,这办法是不是值得点赞?


福建:给提供课后服务的老师发补助!



福建省:课后服务发放劳务费,不纳入绩效工资


福建省下发的《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相关部门应对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所需经费予以补助支持,以保证课后服务工作长期有序开展。


在人员经费上,原则上按每30名学生配1名教师,每90名学生加配1名教辅人员(教师)标准进行补助,在不影响本职工作情况下,对完成规定教学和管理任务后额外承担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教职工发放劳务费(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量),上午放学起至下午上学前午托服务按2课时计算,下午放学至18:00时前按实际服务课时计算,但不超过2课时。


简单来说,就是午休时间和晚放学时间两个时段都有一定的补贴,而这个补贴,是不计入原工资内的,完完全全的额外福利!


从福建省的做法,能看出哪些信息?


江苏省镇江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唐守伦在《中国教育报》上对福建省的举措谈了自己的看法。


为什么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这么受欢迎?


随着各地各校对解决“三点半难题”越来越重视,人们欣喜地看到,“三点半难题”跟过去相比,已经有了较大改善。


大部分家长希望解决的不仅仅是“三点半”之后有人接孩子的问题,既要孩子“有人管”,又要孩子“有人教”,让孩子在学校写作业、预习复习或进行课外阅读。


在此背景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出的“弹性离校”等措施,可以满足学生和家长的课后服务需求,不仅能够让家长放心、省心,还能丰富小学生的课余生活,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课后服务要持续,必须建立常态化机制


学生原本三点半放学离校后,老师可以松弛一下紧张的神经,安心地备课、批改作业,充电学习,处理一些学生在校处理不了的问题。学生托管到下午五六点钟,会显著增加老师的工作量,也给学校的管理带来沉重的压力。


同时,解决“三点半难题”一味地靠志愿者、靠组织、靠老师的自觉性来做,这项工作就缺乏可持续、常态化机制。这些都需要国家教育及相关部门出台相应的政策规定做保障,方能使学校教师宽心,心甘情愿做好课后服务工作。


福建的做法不仅让学校解决服务师资、计算老师工作量时有章可循,而且对志愿服务给予一定的奖励补偿,是对老师劳动成果的尊重,更有利于调动老师的积极性,让志愿工作常态化。


各地需根据实际想自己的办法


当然,福建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做法,需要师资力量与经费保障,并非每个地方都能够做到。


因为各地财政状况不同,一些财力并不充盈的地区还应当发挥老人和志愿者的余热,建立常态化的校园社工(义工)服务和社区托管免费服务,或者建立校企联合的托管免费服务等,解决学校师资与经费不足的问题,着眼于健康成长、全面发展和个性培养,给孩子们以品德、文艺、科学、劳动等多方面的熏陶。


如何在课后托管同时为老师减负?这些地方有高招!



托管运行新模式,减轻教师负担


课后托管服务可能带来的问题之一是教师负担增加。要如何减轻教师负担,让他们更好服务于学生,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浙江温州鹿城区的课后托管服务就采取与自愿参与的学生家长协调费用,用于教师补贴和学生保险费的办法,办学场地由学校无偿提供,教学设施维修、折旧费及水电费等先由学校在财政拨付款的公用经费中支出,由政府埋单。


这一由政府主导搭台、教育部门主管推进、瑞安城市学院主办协调、托管服务中心统筹管理、各中小学校工作站实践推进、家长参与助力、社会监督补充的托管运行新模式,将使得课后托管发展成为学生道德素养提升、文化素养提升、能力素养提升的重要手段,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延伸和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


退休教师返聘,不给在职老师增负担


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三年级班管班老师在照顾延时离校学生


江苏省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采取了返聘退休教师的措施。副校长朱勇曾提到,学校从“2014年起返聘了5名退休老师,每小时给予80元的补贴,一年从办公经费中支出近20万元。”


这些返聘教师将到了5点还在等待家长的孩子分成两组:没有完成作业的继续完成作业,已经完成的可以在隔壁教室有序观看儿童剧,另一些拿着对讲机与门卫对接,核对家长已到的孩子名单。


对于返聘教师而言,自己多了一份收入,也依然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工作;对于在职教师而言,自己不必在花费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在课后服务上,只要全力做好课堂教学既可。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关于课后托管,这些专家有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把课后托管作为半公共性质的服务产品


“小学生课后托管问题是社会很关注的问题,三点钟以后到哪儿去,是家长接回家,还是托管到其他的社会机构?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很多。”周洪宇认为要通过多种途径、多种方式,在让公立小学承担课后托管责任的同时,还要鼓励和支持街道社区、青少年宫、社会专业教育机构等承担此事。


周洪宇表示,要明确小学生课后托管的性质,把它作为一种半公共性质的服务产品,家长要自觉自愿提供一些费用。“但是这不意味着学校要拿钱,而是应该由政府来补贴,同时也可以收取部分有条件同学的经费。”


全国人大代表韩宝生:对家长和学校不增负,又能确保课后服务工作的需求和实效


“建议国家财政给予资金支持,使经费得以保障,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在实施课后服务各项工作内容时才能真正担起责任,解决实际困难,既对家长和学校不增负,又能确保课后服务工作的需求和实效。”韩宝生说。


四川省教育学会秘书长纪大海:学校要做好“必修课”和“选修课”


他认为,课后服务需要学校、家庭、社会等各方资源的有效整合,需要更具体化的操作办法和政策支持。学校除了法定正常教育教学时段的“必修课”,现在又面临非法定时间的“选修课”,对于提供课外服务的老师,应给予一定劳动补偿,这种补偿必须合法,否则难以持续。


广州市第一一三中学陶育实验学校校长白云龙:政府可以购买机构服务


“可以以政府购买的形式,找有资质的、有证照的托管机构,专业承担孩子的课后托管。”他还表示,学校如果有一定经费,学校也愿意利用校内资源进行课后托管。


“在人手方面,可以选择不影响工作前提下的、本人也愿意加入的老师参与托管,在费用上给予一定的补贴。”

来源:中国教育报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