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系少年到战斗青年,美图CEO吴欣鸿回顾创业路

iFeng科技 贺树龙 花子健2018-04-20 14:401723

2017胡润80后富豪榜上,吴欣鸿排名第12位,身家65亿元。


如果你初次见到吴欣鸿,你很难想像——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创业17年、帮助美图系产品赢得4亿多月活用户,带领美图公司成功登陆港交所,获得近400亿港元市值。


吴欣鸿喜欢穿休闲装、运动鞋,戴黑框眼镜、留潮流发型。他还长着一张娃娃脸、皮肤白白净净,乍一看绝对像个90后。


1981年出生,2001年开始创业,吴欣鸿可谓久经沙场、见证并参与了互联网从萌芽到兴盛的整个历程。不过,与他丰富的阅历形成强烈反差的不只是外表,如果和吴欣鸿交谈,你会发现他丝毫没有CEO的派头,从不回避任何问题,直来直去,坦诚得令人意外。


吴欣鸿是福建泉州人,目前定居在福建厦门。与北上杭深相比,厦门的互联网公司不多,美图是最大且最有名气的。也许正是在这样僻静、远离江湖的城市,吴欣鸿才能保持着他独特的个性。


不过,2016年年底美图上市之后,投资者和公众对这家公司提出了比以往更高的要求。用户增长、商业变现、人才和战略……吴欣鸿如今每天都在焦虑这些问题。


“以前我们与世无争,专心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现在必须要争,必须要赢。”吴欣鸿告诉《风眼》,“比较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破局。”


曾经的佛系少年如今要变成战斗青年,吴欣鸿适应吗?


叛逆少年的前两次创业


少年吴欣鸿在创业前的经历,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有钱任性。


有钱,说的是吴欣鸿的家境不错,因此有钱供他在高中期间休学去美术学院学油画、追求艺术爱好。同时在1998年为他花费1万多元买了1台联想电脑、让他很早就接触到了互联网。任性,说的是少年吴欣鸿十分叛逆,他曾不顾家人的反对休学两年去杭州学习画画,并在高考前直接辍学准备创业。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兴趣驱动,走一步看一步,没有长远的规划。”吴欣鸿这样形容早年的自己。2001年,年仅20岁的他放弃学业、开始创业。“原因有两个。首先,我在高中时候是学渣,所以想用创业来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其次,从1999年做域名投资开始,我逐步了解到整个互联网,发现大有可为。”吴欣鸿告诉《风眼》。


创业的想法来得并不突然。1999年的某一天,还在泉州一中上学的高中生吴欣鸿和远在香港做生意的蔡文胜同时看到了一条新闻——一个叫做“business.com”的域名,在美国卖了750万美元。虽然吴欣鸿和蔡文胜是泉州老乡,但彼时的他们并不认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踏入到“域名投资”这同一条河流,以及由域名投资通向更广阔的互联网世界。


域名投资的暴利鼓舞了高中生吴欣鸿,他向家里要了1万块钱作为自己的启动资金,“上课翻英语词典,看哪些单词可以组合成为比较好的域名;下课后就去查询这些域名可否注册。”因为没有经验,吴欣鸿的1万块钱很快打了水漂,1年后才卖出第一个域名,作价3000美元,收回了之前所有的成本。


有趣的是,吴欣鸿一度囤积了域名“qq2000.com”,自然流量非常大,每天有2万独立访客,他预测腾讯公司会买。吴欣鸿打电话给马化腾,开门见山,想用这个域名换一个五位数的QQ靓号,结果对方“很客气,但表示不太感兴趣”。


域名投资帮助吴欣鸿接触和理解互联网,但它风险很高、依赖运气且很难规模化,证明不了吴欣鸿想证明的东西。


所以到了2001年,吴欣鸿开始正式创业,他把爷爷奶奶住过的房子改成了办公室,招了几个员工,业务就是帮助当地企业做官网。“当时泉州这类公司很多,大家互相杀价。”吴欣鸿告诉《风眼》,公司业绩不佳,又没有风险投资的支持、全靠自己出资,因此没有持续多久就“关门了”。


2003年,吴欣鸿从泉州到厦门,开始他的第二段创业经历,创建交友网站www.520.com,模仿的是当时火热的一个美国交友网站。做了两年,产品和运营很烂,付费用户很少,资金压力又特别大,公司一度发不出工资,吴欣鸿“只好借钱发工资”。他把借钱的账目写在记事本里,有次和同事讨论业务的时候被看到了,“很尴尬”。2005年,在把账上最后一分钱花光之前,吴欣鸿把公司关闭,第二次创业又一次宣告失败。


折腾了5年,叛逆少年吴欣鸿没能证明自己,但他很快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和解决之道。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1999年的一条新闻把吴欣鸿和蔡文胜拉到了同一条历史的河流里。在一个名为易域网的域名投资论坛上,吴欣鸿、蔡文胜、姚劲波都是活跃分子。2000年,蔡文胜打电话给高二学生吴欣鸿,约他线下见面。


见面的地点在泉州,“一棵树下”。吴欣鸿早早到了,不久之后一辆凌志汽车停在他面前,开车的还是个专职司机。蔡文胜头发黑亮、身穿风衣下车,“就跟明星出场一样”。从那以后,蔡文胜成为了吴欣鸿的“大哥”。


2005年,吴欣鸿在第二次创业失败后加入了蔡文胜在厦门的团队。在此之前,蔡文胜曾参股过520.com。吴欣鸿在对《风眼》总结自己前两次创业的教训时表示,人才和资金是当时难以解决的短板。而加入蔡文胜的团队之后,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彼时吴欣鸿长于产品,短于战略,而对战略和方向的判断正是蔡文胜最擅长的事情。


可以说,2005年是吴欣鸿创业生涯的转折之年。在此之前,他带领的队伍就像游击队,东打一枪、西放一箭,缺兵少粮、难成规模;在此之后,他手下有了正规军,粮草完备、军师坐镇、只欠东风,吴欣鸿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去放手一搏。


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顺利。从2006年到2007年,吴欣鸿做了将近30个产品,其中绝大多数是网站,有股票类、视频类、资讯类……各种类别都有,玩的都是流量生意。“还是站长思维。一方面我和文胜手里有很多域名,想把这些域名变成网站,吸引流量、卖广告赚钱;另一方面,文胜当时做的265流量很多,做网站、导流、变现,没有理由不这么做。”吴欣鸿告诉《风眼》。


不过,做了将近30个产品的吴欣鸿并非一无所获。2007年春天,吴欣鸿和他的团队用了三天时间做出一款名为“火星文”的产品。当时QQ空间和QQ签名里充斥着各种各样奇怪的文字,比如“爱”字上面非得加一个草字头。捕捉到90后们这种想要与众不同的需求之后,火星文诞生,这是一款能把普通文字转换成为符号、繁体字、日文、韩文等组合符号的转换软件。在没有推广的前提下,火星文一年内用户量突破了4000万。


火星文的爆红,吴欣鸿意识到了做软件的魅力和前景。而蔡文胜的265.com风靡一时,并以200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让吴欣鸿和蔡文胜都意识到——做好一件事就可以很赚钱,没必要撒太多张网。


2008年,把265卖给了Google之后,蔡文胜从北京回到厦门,一看团队手里做着十几个网站,说这样不行,公司一共有38个员工,平均两个人就做一个网站,那肯定做不大,要做就只做一到两个。


在厦门思明区筼筜路的一栋小楼里,蔡文胜打开电脑,和吴欣鸿讨论起互联网还存在着哪些没被开发出来的商机。他们发现,用户所依赖的Windows系统里,正是社交工具MSN不小心,所以给了QQ机会;播放器Realone和Windows Player格式太单一,所以给了暴风影音机会;下载工具HTB没做好,所以给Flash Get和迅雷机会。


改造Windows软件成为了他们的目标。吴欣鸿认为,PS是个机会,对于普通人来说,处理图片的技术难度比较高,于是将目标锁定在做一款“傻瓜型PS”工具。


兜兜转转,吴欣鸿又回到了自己的兴趣上。


女性成就百亿美图


2008年10月,美图大师上线。两个月后,用户突破100万。


为了贴近用户,美图大师更名为美图秀秀,并通过域名置换+少量现金的方式拿下了meitu.com的域名。


“当时没有想过未来能做多大。”吴欣鸿告诉《风眼》,关于赚钱的方法,当时想到的也只是广告和增值服务两种,“电商和游戏没敢想”。


后来在蔡文胜的支持下,美图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公司运营,吴欣鸿再次回归创业者的身份。竞争无处不在,当时傅盛的可牛影像做出了光影魔术手,在卖给迅雷之后依然拥有不少用户,腾讯也进入了图片编辑领域,推出了QQ影像,依托于庞大的QQ用户数量,对于美图秀秀来说就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但吴欣鸿有他的独特之处。他发现,其他的竞争对手专注于通用的图片编辑,满足用户在日常工作中快速处理图片的需求。但女性用户对于图片编辑的需求——快速地让自己变美,并没有得到满足。


“所以美图聚焦于女性用户。”吴欣鸿说,美图逐步在产品中加入了人像美容、磨皮美白、瘦脸、瘦身等功能,并且针对女性用户的特点,让操作的步骤尽量简单。


发现女性需求、满足女性需求,成为了美图秀秀用户增长的拐点。美容功能上线后,美图秀秀的用户增长几乎是瞬间提速。


从2011年开始,吴欣鸿和美图秀秀开始迎来一系列关键节点:2011年底,PC加移动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2012年,PC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同时PC加移动端突破2亿用户;2013年春节,移动端用户量会突破1亿。而美图的用户人群,也从最初的90后,开始向80后、甚至70后扩展。


美图的产品线也在扩充。在2013年美颜相机推出之前,美图的产品主要围绕修图展开;2013年以后,随着美颜相机、BeautyPlus的风靡,自拍成为了美图的又一条主要产品线;而2014年推出的美拍则宣告美图正式从工具向社区转型。此外,2013年美图推出了自己的手机品牌,美图公司上市前已卖出约100万台主打拍照功能的智能手机,美图的产品矩阵也拥有了共计4.56亿月活用户。


2016年初,美图开始筹备上市,这时候吴欣鸿才意识到美图已经是一家特别大的公司了,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相信美图要上市”。


2016年12月15日,美图公司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正式挂牌交易。这是深港通开闸后迎来的最大一笔IPO。同时,美图成为继腾讯之后,在香港上市的最大互联网企业。目前,美图的市值接近400亿港元。


吴欣鸿也随着公司上市变成了身家数十亿的人,这是他的高光时刻。


美图在变狠,吴欣鸿要战斗


“以前我们与世无争,专心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现在必须要争,必须要赢。”吴欣鸿告诉《风眼》,自己曾经满脑子艺术家思维,处于比较佛系的状态,但现在要带2000多人的团队打胜仗,需要热血沸腾,需要全力战斗。


这当然与上市有关。上市之后,美图的品牌、资金实力都得到了加强,但同时股东和公众也对美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上市之前美图可以为了用户增长牺牲商业化,上市之后则必须平衡二者。


一直以来,外界都在质疑美图的盈利能力。2016年美图公司的营收和经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15.7亿元、5.4亿元。而且作为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其营收却绝大部分来自硬件业务。为了加速商业化进程,美图扩充了广告团队,并在2017年11月引进了前微博副总裁程昱,出任COO。


今年3月,美图公布了2017年的公司业绩,总营收为人民币45.2亿元,同比增长186.8%,经调整净亏损为人民币4600万元,同比下降91.5%。而且,2017年第四季度美图公司经调整后已经实现了单季盈利。


美图在变好,但吴欣鸿认为还远远不够。


“现在比较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破局。”吴欣鸿说,美图在相机、修图、美妆、手机、社区等各个细分领域都面临着十分胶着的竞争,他预测2018年这种竞争的态势会越来越激烈。“破局的关键在于两个:战略和人才。”


关于战略,吴欣鸿的理解是:战略是打胜仗的决定因素,具体而言,产品上要形成独有的符号、和竞争对手有效区隔,技术上要保证投入、加强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关于人才,吴欣鸿的理解是:因为地处厦门,美图招人很难,虽然美图在各地设立了办公室,但内部沟通随之成为了大问题。


“人才不仅限于招人,现有的人,包括我自己,应该如何变强?”吴欣鸿说,公司上市后自己很焦虑,每天思考无数的问题,最焦虑的是如何在用户增长上突破的问题。“我们以前的用户增长受益于时代的红利,比如智能手机的爆发、社交网络的爆发。现在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我们以前赖以成功的经验已经不适用了,需要更精细化的运营、需要下沉获取三四五线城市用户。”


但让一个厦门公司变得更有狼性并不容易。吴欣鸿的看法是:“不用刻意改变他们,而要带着他们打仗、打胜仗。通过公司内部组织结构的变革,来让大家达到狼性打仗的状态。”


吴欣鸿自己也要改变。他自认是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超级有自信,“你问我前两次创业失败有没有想过退缩?没有,因为退缩会被人笑,我内心是很要强的。”另一方面他又特别焦虑、危机感特别强,一些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到吃饭、睡觉。


他说:“我不太用之前的经验来框住自己,因为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所以我要不断的把自己清零。”

来源:iFeng科技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