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课双师课堂: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

原创翟良翟良2018-05-10 17:563411


该是穿短袖的季节了,需要清凉油和新碟经典。


品着《知音》杂志寄来的荷花茶,巧一篇与教育有关的文字,思绪回到了时下很火热的“双师课堂”。


其实,往往很“火热”的现象,都很“清凉”,无论在什么地方的“流行”,都是好的。


有人说,“双师课堂”很像一个“网络红人”,2013年诞生,2016年走红,2018年霸气地火了。


“火”了之后,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双师课堂”开始了野蛮生长,但绝对不是草一样,而是绿萝般蔓延。


“双师课堂”自诞生以来,各路“神仙”都有定论。“投资一间双师课堂的硬件成本多少?”“双师课堂就是电大。”“双师课堂肯定会引起教培行业的变革。”“新奇之外,名师招牌之外,其实一地鸡毛。”


今天,我不想说这些无端猜测的话,因为说多了也难以阻挡这盆“绿萝”的野蛮,它的成长已经“无可救药”了;那不如我们干脆多谈谈它清凉可爱的一面吧,比如:


课堂上的那两个“孔子”,突然变得“无拘无束”的学生,窗外小园里的绿树。


甚至,“双师课堂”依然存在的蟋蟀、覆盆子和木莲以及那泥墙、草丛。



说起泥墙和草丛,很多人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陌生到熟悉的地方——“三味书屋”。



我的业师、课程专家李静纯先生在书《绿色课堂》中写道:童年的鲁迅并非十分情愿地走进三味书屋的,他推测家长把他送到三味书屋很可能是对自己所犯“错误”的一种惩罚措施。


走进“三味书屋”的小鲁迅对百草园有着百般的依恋:


“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


“三味书屋”严肃的气氛是可想而知,那位方正、质朴和博学的塾师寿镜吾一句“人都到哪里去了?!”可以穿越时空响在耳边。尽管塾师寿镜吾那把戒尺不常用,罚跪的规矩也不常用,但也让人很容易想到小孩子们把双手倒背起来挺直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情形。


我想,在今天的传统的课堂上,是很难见到蟋蟀、覆盆子和木莲的,甚至还不如“三味书屋”那么包容,塾师寿镜吾普通总不过瞪几眼,大声道:“读书!”


幸运的是,在“三味书屋”读书的五年里,鲁迅先生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单调的学习氛围中“偷偷”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三味书屋后面也有一个园,虽然小,但在那里也可以爬上花坛去折腊梅花,在地上或桂花树上寻蝉蜕。最好的工作是捉了苍蝇喂蚂蚁,静悄悄地没有声音。”从鲁迅先生的散文里,我们不难发现童年的鲁迅和小伙伴们想法设法满足好奇心的那种强烈的探究欲望。


一间课堂,一把戒尺,一个个屏住呼吸的脑袋......


“好奇心”在这样的教学场域只能去屋后的小园里“偷来”,那些与泥墙和草丛有着各种关联的神奇故事,隔着一扇纸糊的窗户。



李静纯先生2005年曾说:“我在想,我们从一年级开始的课堂生活,能不能不这样,能不能不让孩子们在依依惜别童年乐园的心情中踏进校园,而使他们感觉到那是他们曾经的乐园的延续,那是他们在原来乐园没能体验过的新的乐园?”


昨天,“精课双师课堂”的教学情境让我大吃了一惊,尤其是电子屏幕上的老师的出现会有意延长一小会儿。


没想到“躲”在电子屏幕上的老师神秘的出现,竟让所有孩子先是异口同声一个“哇塞”,随后便是“稀里哗啦”地拍起小手来。


“双师课堂”连老师出现都那么神秘,都让孩子们觉得是一件很“悬念”,很“好奇”的事,就像在“百草园”发现了无限的妙趣。


“想知道老师姓啥吗?老师姓这个字——‘牟’。知道念什么吗?”老师出现在电子屏幕上后,以自己的姓氏开场。


“老师,您姓‘牛’!”一个孩子高高举起了手,而后听到一片天真无邪的笑声。


“这个姓,有人读nian,有人读mou,也有人读mei,实际上这个字读mu......”牟老师给同学们亮出了答案。


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在牟老师结束这堂课时,孩子们都表现出了恋恋不舍的神情,对着电子屏幕拼命地挥着双手挽留老师,甚至有孩子的挽留声竟带着不舍的“哭腔”。


应该说,就“双师课堂”而言,这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画面,孩子们对电子屏幕上的老师的好奇与崇拜,这是在传统课堂上很难遇见的。


“孩子,你今天为什么说出了那么多的疑问?”课后,我问孩子。


“老师在电子屏幕上,我就会大胆地说出我的想法。”孩子趴在我耳朵上轻轻地说。


“为什么老师在电子屏幕上,你就会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看法?”我再问。


“因为,即便我答错了,老师也走不出来。”孩子给我做了个鬼脸。


“双师课堂”作为“绿色课堂”的场域象征,它为孩子们提供了充满无限想象的空间,之所以说这样的课堂无限,是因为它包含了许许多多让孩子心驰神往的东西。


“双师课堂”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孩子们过去自发的,甚至是“偷偷”做的探究与创造,拿到课堂的日程中来,纳入平时的课程。



2018年的一个清晨,一间“思过崖”里飘起茶香。


一位来自铁观音之乡的中年男子用山水煮茶。


当晚,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三味书屋发生了变化:先生移开方桌和椅子,穿上了戏装,依然是书生,但却是个诗人,很像李白......

原创文章, 作者:翟良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