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课双师课堂 :美,需要适当的距离

原创翟良翟良2018-05-11 16:023070

要见出事物本身的美,需要把它摆在适当的距离之外去看。

——朱光潜


英语课上,教师采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吸引学生课堂上的注意力。


每当教师提问,所有的孩子都高高举起手,争着说:“let me try.”



教师擅于撷取幽默的内容讲解形容词的原级和比较级:“Miss jiang is as beautiful than zhangmanyu.”


学生哈哈大笑。


教师:“大家笑的意思就是不相信张曼玉和老师一样漂亮,而是‘Miss jiang is more beautiful than zhangmanyu.’”


学生回答“yes!”之后,便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稚嫩的掌声,教师又一次被感动包围,课堂空间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景象。


这是12年前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电力中学采访时观摩到的一节英语课。


而今天,这节别开生面的英语观摩课却出现在了真实的精课双师课堂上。


双师课堂突破藩篱:新型师生互动关系确立


谁是世界上每天讲话最多的人之一?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专家李静纯先生告诉我,“每日话语量最少的人是僧侣,平均在500—800字之间,话语量最多的是教师,平均为2000字左右”。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每个人基本都是听着老师的话语走过了人生大约四分之一的里程。


时下很火的“双师课堂”,却一改往日“闷课”拉长的面孔,竟变得活泼、快乐、轻松,笔者在精课双师课堂上惊喜地感觉到双师教学所带来的诸如:互动、沟通、协商、尊重、激励等内容的变化。


“我们在反思这些一直沿用了上百年之前的教学方法,新型教学模式的变革像精神之火,给了我们一线教师突破,我们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我们已经不怕做‘异类’老师,并深深地爱着这些‘异类’学生。”精课双师的牟老师告诉笔者。


“没有对话的课堂不是真正的课堂,我们尝试改变了传统教学以教师讲、学生听的陈旧模式。”精课在线的创始人叶德文说。


在精课双师课堂上,教师与学生分享彼此的思考、经验和知识,交流彼此的情感、体验与观念,从而达到共识、共享、共进,独白变成了对话,独唱变成了合唱,呈现出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互教互学的课堂氛围;新课程使教师们已经没有多少师道尊严,一改居高临下的姿态实现了从“教育者、管理者、评价者”向“促进者、参与者、引导者”的转变。


双师教学评价: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千面”


很长的一个时期,甚至到今天,当提及传统的课堂教学,我们不难与“千人一面”的加工厂联系在一起,以往的教学评价只关注学业成绩,对学生情感、态度及价值观等非量化的品质统统忽略掉,用众筹校长俱乐部副总裁张毅玮的话说就是“传统的课堂教学严重缺乏温度”。


尽管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下大力气建立起一套全新的中小学教育质量“绿色评价”体系,以期彻底扭转评学生看分数、评学校看升学率的倾向,但今天看来这场评价改革仍是一种体验和尝试,难以在关键环节上取得突破。


毕竟在国内,像郓城南城中学这样的走出单一“应试教育”泥淖,进而实现知识教育、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最佳结合的学校很少,少到凤毛麟角,巨大的应试压力,又有哪所中小学会在课堂上提倡“师生共舞”?


如今在双师课堂上,“千人千面”的教育模式一如春天的花卓然开放,学生在这里受到了最大限度的尊重,正是因为这种根植于沃土的爱,才会有孩子心灵上的成长和学业上的发展。


精课双师教学运用了多种评价方式,如教师的自评、教师之间的评价、师生之间的评价、学生自评、学生之间的评价、家庭评价等等。在每一个具体的评价活动中,根据评价的目的,以一方为主,其他方积极参与,体现了多元的评价主体。


多主体参与的评价方式,使大家共同面对一个问题,不仅给学生,也给教师从多角度提供了大量信息,对于学生规划某方面的目标,教师反思教学具有重要的意义。


学生们反馈,在双师课堂上他们很容易获得成就感,体味到成功的喜悦,从而对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我们不难发现,双师教学从只注重学习结果转向学习过程与学习结果并重,提高了学生实践能力和探究能力。


美,需要适当的距离


4月27日,精课双师的一堂课上,让我听到了一个很意外的声音。


“你为什么回答问题那么积极和主动呢,你都是抢了第一。”我问。


“因为,我答错了屏幕上的老师也不会出来敲我的头。”孩子压低声音告诉我。


那刻,让我欣喜过后却有酸酸的感觉,我给了孩子一个温暖的拥抱。


在孩子的眼里,与主讲老师隔着一面电子屏幕的距离是美的,因为课堂上存在这样的距离,能极大地激发了孩子们的兴趣和主动参与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为学生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这里,我们看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知识霸权已经褪色,孩子在教师面前再也不处于弱势地位,他们成了学习的“主人”。


我还意识到,这种美的程度至少不会让我们拽住“画地为牢、绷足为履”的字眼,更不会培养出兴趣狭窄、内心贫乏,对外部世界抱以冷漠的人。


“我原来认为数学不好学,现在不同了,双师课堂上的老师变得亲切了,教学内容变得有趣了,评价方式变的温柔了,我没有了原来的压抑和焦虑,在双师课堂上我总觉得自己视野开阔了,思维更广了,更不怕考试了,我真的要祝贺我自己。”这是北京朝阳区一名小六学生滔滔不绝地给笔者讲她的成长故事。


的确,传统课堂中,没有对话更没有宽容,教师与学生的心被层层大山所隔断,而当双师课堂拒绝了“闷课”,鲜活的个性就从狭缝里剥离出来,这时的课堂一如橘色的阳光,温暖而清新。


“美,需要适当的距离。”当代著名美学家、教育家朱光潜先生在谈到美时曾说,“一件本来惹人厌倦的事情,如果你把它推远一点看,往往可以成为很美的意象”。


我想,今天的“双师课堂”正在教与学之间维持一种适当的距离。


而这样的“距离”在孩子的心灵又是如此的近。

原创文章, 作者:翟良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2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