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创业的黑匣子,国内需要怎样的创业教育?创业者应如何去学习?

快资讯2018-05-16 15:091204

5月9日-10日,2018 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哈佛中心(上海)董事总经理黄晶生,IDG资本资深副总裁黄翔,北京大学访问教授、未来地图AlBussinessLab董事长吴霁虹针对《打开创业的黑匣子--中国需要怎样的创业教育》进行了精彩纷呈的专场讨论,创业邦创始人兼CEO南立新担任此环节的主持人。


本场犀利观点如下:


1、南立新:这些年我也看到了很多创业者身上的变故。有的年轻创业者想不开而自杀,也有突然去世的,家里人都不知道。一位著名的互联网创业者就是在遛狗时心脏病突然发作,还有抑郁的创业者、成功企业家......这些事情都真实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所以要先学会失败、学会处理挫折。


2、黄晶生:要创业的人可能面对的是人生的选择,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创业者可能会死,可能会家破人亡,可能会疯,疯是有两点:第一,创业者失败以后可能会疯,如果他不会处理负面情绪;第二,成功以后也可能会疯,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开始“唱歌”。所以如何在巅峰时刻还能保持冷静,这也是需要学习的。


3、吴霁虹:创业中应当恪守的原则:永远不要为钱干活和创业;一定要开发自己的潜能,因为只有潜能是属于自己的,也只有潜能是能为他人创造价值的。


4、黄翔:几乎创业过的人都不后悔,不管是成功或是失败,他都觉得这段经历特别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创业人都是成功的,没有什么失败。


以下为本场论坛全文(整理版):


学习和创业教育要百花齐放



创业邦创始人兼CEO南立新南立新:今天创业者对创业充满热情,但创业仅仅有热情是不够的,“创业教育”是一个非常深的话题,哈佛商学院是最早的美国创业教育,创业投资也是起源于哈佛商学院请问黄晶生黄总,您觉得在美国的创业教育是怎样的?


黄晶生:哈佛商学院非常重视创新和创业,哈佛商学院创业教学组是哈佛商学院人数最多的教学组。现在哈佛商学院MBA课程,第一学年必修课就有创业管理,哈佛商学院对创业的定义是这样的:


第一点,你要做一件事,你想完成的事是你现有资源不能支撑的,也就是说你想做的事需要的资源远远大于自己能够调配的资源。创业的精神不仅仅针对创立新公司,而且要创立新部门、新产品、新研发组,这其中都存在着系统的挑战,所以“创业的管理教育”是哈佛商学院第一年的 必修课之一, 而在其他商学院这是选修课。


第二点,一个创业者所具备的能力,例如:如何培养团队精神,如何做团队领导,如何在团队中扮演非常有效的成员角色,同样重要。哈佛商学院在两年当中会反复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培养相应的能力。


第三点,对客户的理解。有很多课程都是讲怎么了解你的客户,怎么根据你客户的反馈来设计产品以及服务。一定要让学生去一个不熟悉的环境,包括不熟悉的文化和不熟悉的语言环境,去了解客户的需求,然后把需求反馈到课程设计中。所以在设计教育中,哈佛商学院会把创业的各个能力细分化,通过一些手段去培养这个能力。


南立新:听上去,“实践+精神培育”非常值得国内的商学院和大学学习。不知道伯克利的哈斯商学院是怎样设计自己的创业创新课程体系?能否介绍下?


吴霁虹:我过去在哈斯商学院教了7年MOT创新创业课程。我们非常倡导“跨学科领域的培养”,学员来自MBA和其他工科的博士生,商学院的任务是怎样把你的科技背景转化为商业的管理,所以课程里面有战略规划、商业模式设计、产品创新、组织管理、文化建设,以及怎样在混合团队里成为更优秀的创业团队等课程。北大的软件与微电子学院到伯克利学习,引进了MOT的硕士生项目。


2008年开始,我在北大开始教授新创企业管理课程,这是一个硕士的金融信息与工程管理方向,也是跨学科,还有大数据、创业创投、金融管理等等专业,都不仅仅是科学技术的课,而是“管理工程”的课程。从2008年开始,大多数时间在中国,不但教授硕士生的“新创企业管理”课程,而且也教授企业家创业者“创新战略”的课程,都特别需要复合型背景。黄老师刚才讲的哈佛案例和经验,已经在中国开始应用了。


创业者应该如何学习


南立新:刚才两位讲的都是针对在校大学生或者MBA学生,在座各位创业者可能跟我一样是毕了业的,现在系统知识更新太快,我们应该怎样学习,或者有什么方法?面向创业者的创业教育应该走什么样的路线?



IDG资本资深副总裁黄翔黄翔:中国创业教育的历史不长,但是发展是比较迅速的,这些教育参与者除了高校之外,还有很多企业,像杭州的湖畔大学也是创业教育机构。除了企业参与之外,像媒体机构在创业教育也起到很大作用,而且不同部门做的创业教育工作有各自的特色。比如湖畔大学分享创业失败的案例。


对于这些已经离开学校的人来说,重要的是学习的概念,是怎样通过学习完成自己在创业的进步。从我自己的感受来说,学习和创业教育要鼓励百花齐放。尤其在中国这个高速发展的阶段,我们既要学习国外哈佛等已经有很长历史创业教育传统的体系,也要鼓励国内做得很不错的机构,比如创业邦的训练营、海外游学,都大大丰富了创业教育生态系统。我自己感觉到创业没有一定的规则,大家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去探索。


吴霁虹:听了黄总所谈,让我想到社会办学和传统教育体系的关系。我认为创业教育这件事情在今天是不够的,我们的传统体系没有做很多工作,现在大量创业教育工作还像刚才黄总说的,主要由社会办学及新型新锐公司办学。先讲点人工智能跟创业的关系,创业是一种职业,但它也是生活方式的选择。在你的人生中,创业这件事情是世界上最伟大、最自由发挥人类创造力的职业。但直到人工智能到来以后,大多数人才开始认识到创业多么重要,因为人工智能正在代替大多数重复的、不做创造的职业,AI就会让这些不做创造工作的人失业、没有工作。


刚才黄老师说到为什么大公司也需要创新,未来简史作者说人类80%属于无用阶层,他们何去何从?我个人认为,最终一定是走向创业,因为只有创业这条路才能够将人类从现在的维度,进化到高维的世界,才不会被AI所驾驭。所以我认为创业是最伟大的事情。但我们现在的创业教育是跟不上的,有几个原因:


第一,没有老师的基础,今天教创业的都是像在座有经验的老师,如果你没有创过业,不能在大学里要上一门创新企业的课,这样的老师去哪找?要从社会去找,从成功的企业家找。


第二,在教育体系被边缘化,因为教育课程设计的话语权不是懂得创业的老师所设计的,大多数是传统的老师在设计。所以创业教育这门课没有成为教育的核心,它是人类进步的核心,但是它并没有成为核心。


黄晶生:有的人说5%的创业会成功,但作为一个创业者,大部分都是要失败的。首先教创业应该教他们如何对待失败。从小到大的任何失败,失恋、老师批评你、家长看你不顺眼,怎么处理这些经历带来的负面情绪是非常重要的。要创业的人可能面对的是人生的选择,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可能会死,可能会家破人亡,可能会疯,疯是有两点:第一,失败以后创业者可能会疯,如果不会处理负面情绪;第二,成功以后也可能会疯,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开始“唱歌”,但业务未必做得好,歌唱得好,未必企业也做得好。


所以如何在巅峰时刻还能保持冷静,这也是需要学习的。你们为什么站在这学习?大多数人进入创业时,把它当成是一个暴发的途径,觉得自己的生活太平静了:这辈子闯一下, 说不定就发了呢?但如果一个人心理没做好准备,他是不适合这个行业的。大家要承认,世界上有比较少数的人或者极少数的人,适合这样的职业。如果你要去创业,首先要“筛选”下自己,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人,最好别进来,因为大家都不想“家破人亡”。


南立新:谢谢黄老师!要想成功,先要学习失败。这些年我也看到了很多创业者身上的变故。有的年轻创业者想不开而自杀,也有突然去世的,家里人都不知道。一位著名的互联网创业者就是在遛狗时心脏病突然发作,还有抑郁的创业者、成功企业家,很多年都自己憋着不出来,这些事情都真实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所以创业邦和黄老师要告诉大家的是先学会失败、学会处理挫折。创业是需要很多学科和素质能够构建强大心理内心系统。黄老师怎么想?



哈佛中心(上海)董事总经理黄晶生黄晶生:失败是哈佛商学院一个重要的研究课程,我们的研究员就在研究各个国家创业者的失败、失败以后如何处理。如果把创业当成两件事情就可以了解怎么处理失败了:


第一, 用成长的思维过程,像小孩子一样,摔跤没关系,以后会跑,所以现在的失败就是以后会跑的基础,关键是摔跤以后,要知道碰到坑要躲着走;


第二,要研究创业成功的偶然性,生活中有各种偶然事情发生,也许过来一辆车,等车时有另外一个人以后就是你创业的伙伴。人员交流中有很多偶然性。另外,不同的老师,受到的教育是不一样的,这种偶然性在成功中的作用被淡化 了。大部分人都认为:马云以前是英语老师, 我也去当英语老师。比尔•盖茨没上完哈佛,于是我也不完成学业。这种想法都是错误的!要尊重生活当中的偶然性,尊重幸运。感觉到自己的人生没有枉费,至于你能否成功?上帝知道!


黄翔:刚才两位所说,我都有体会,一个是失败,我遇到很多创业者,失败的概率非常高,但我也发现个有意思的地方,几乎创业过的人都不后悔,不管是成功或是失败,他都觉得这段经历特别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创业人都是成功的,没有什么失败。都觉得这段经历对于丰富自己的人生都特别重要。


吴霁虹:这个话题很好。刚才黄老师和黄总谈到,创业教育应该做什么,首先,应该对成功和失败做正确的定义,我身边就有两个企业家,第一位是拿了5000万投资人的钱后失败了,失败以后非常痛苦,但另外两年重新拿了2500万的投资,成功了,他做了只有100个客户的面包店。他说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你说他是成功或失败?我认为,他找到自己的价值和幸福,就是成功。创业教育为了帮助人生成长,而不是为了要赚大钱。


创业中应该恪守的原则


南立新:黄老师讲到统计学概率问题,另外,社会实验室跟化学反应不一样,因为不可能有相同的时间地点,不可能有相同的人物。所以外在因素和内在因素都是不同的,不可能重复和重演的,回不到马云那个时代,回不到西湖湖畔。所以在座创业者要有理性的心。各位对于已经踏上创业路的创业者,有没有一些应当恪守的原则的建议?


黄翔:有一句老话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个用在创业上也是差不多,创业失败有很多原因,非常难总结你会碰到哪个大坑,因为坑太多了!要总结它的成功,看上去好像并没有那么多大道理,无非就是你创业的时机对、你为客户创造了价值、你的团队很合适。这些话听起来都非常像大道理,实际上它很接近这个事实。一个企业做成功,在这几个方面都要具备。所以我的建议是,与其总结成功的经验或者失败教训,我个人更倾向刚才黄晶生教授说的成长更重要,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有会和不会的过程,如果大家都去研究,创业成功的概率会提高一些。



北京大学访问教授、未来地图AlBussinessLab董事长吴霁虹吴霁虹:我只有三句话:永远不要为钱干活和创业,只有这样,钱才会像下雨一样,接都接不完;一定要开发自己的潜能,因为只有潜能是属于自己的、属于大众的;创业是拯救自己,创业的教育是拯救人类。


南立新:黄老师,哈佛有很多优秀学生和企业家,而且您讲过哈佛创业者都非常成功,您觉得有没有避免失败的原则、不要触碰的恪守的底线?


黄晶生:毕业15年之后去调查,哈佛商学院50%的MBA毕业生都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目前MBA的毕业生中,在毕业时大概有7%创立了自己的公司,8%加入了创业型公司,创业型公司的定义是成立时间不到3年的公司。哈佛创新实验室里培养起来的创业企业,并不完全是革命性的, 有些是非常传统的,比如一个新型的养蛐蛐的企业,用蛐蛐的肉做一个补充蛋白质的食品,类似的例子。如果讲原则, 我要提一个未必是来自哈佛商学院的教育体会,就是要慢!因为所有股东在大家创业的时候都说要快:如果现在不融资就晚了,你今天必须要做,今天如果不达到目的,明天别人就赶上了。这说明你还没有找对行业,进入的门槛太低了。


“慢”要从两个方面考虑,第一,深入了解自己是否适合创业,如果发现自己不适合做创业的帅才,说不定你是将才,也就是说你可以加入别人的创业型公司;第二,慢慢找到自己擅长的地方,创业的过程非常艰苦,工作强度非常高,但如果你觉得工作是玩,那创业在你心理上的负担就不至于那么大,因为你在玩嘛。所以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去发现以上的两点。


大家要知道,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的说法。就像买股票一样,错过这个股票,其实还有其他的股票可以买。但如果你自己创业没有创“对”,就会让自己很痛苦,即使挣很多钱也觉得不值得。所以大家要慢,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业机会。南立新:谢谢各位老师!在成功的路上,各有各的道路,我们愿意跟随创业邦一起找到这些良师益友。

来源:快资讯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