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招拆招?培养出柯洁的聂卫平围棋道场布局AI教学

芥末堆看教育2018-05-17 22:191099


成立于1999年的聂卫平围棋道场(以下简称“聂道”),已在围棋培训行业深耕近20年,培养出了柯洁、周睿羊、檀啸等23位世界冠军、全国冠军和110多位职业棋手。这两年,AlphaGo与李世石、柯洁的两次“人机大战”,让围棋这一高端小众项目走入了大众的视线。面对AI浪潮的冲击,聂道选择在自身职业化培训的优厚基础上,和AI携手,一起教更多人下围棋。


科班出身的职业化培训


围棋起源于约4000年前的中国,中国古时称“弈”,西方称“Go”。它的规则相对简单,却因无穷的变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棋盘游戏。1999年,曾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11连胜的中国九段棋手聂卫平成立了聂道,当时他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为中国围棋输送更多的人才,为中国围棋培养更多的冠军。”


成立初期,聂道职业培训对象有两种:一是对水平较高但仍无法进入国家队的职业棋手进行培训,帮助他们进入国家队;二是在地方挑选拔尖围棋人才,给予更高层次的指导,带他们走上职业棋手的道路。


围棋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就是在2005年夺得浙江省山海杯少儿围棋赛乙组冠军后,进入聂道深造,逐步成为围棋顶尖人才。优秀的冲段少年可以直接提前签约聂道,作为围甲围乙梯队培养后备力量。


聂道课堂场景


聂道职业培训课程为大班教学模式,分为16-20人的大班。教练每天6小时全程授课,对学员进行全封闭高强度训练,并根据每位学员特点,进行针对性的辅导。一节课一个半小时,前半小时讲述知识点,休息5分钟后,学员们分组进行对弈;临近结束,老师会挑选出最精彩的一局,进行复盘讲解。


“复盘”一词最早是围棋术语,指对局完毕后,复演该盘棋的记录,以检查招法优劣与得失。围棋课程最关键的部分,就在于复盘。不同于偏重知识点记忆的课程,围棋更侧重对逻辑思维与分析能力的训练,复盘一盘棋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解读指导,这就对师资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聂道白天由资深职业教练、晚间由一线围甲围乙职业棋手复盘指导,当日对局当日复盘。


聂道职业化的培训赋予了其强大的师资力量。能够成为职业棋手的毕竟占少数,未能走上职业道路的高水平学员,很多成为了聂道的教练。学员亦可以提前签约聂道教练,从事围棋教育工作。


此外,聂道还和中国围棋协会合作。聂道进行师资培训,中国围棋协会负责官方认证。所培养出的教练持证上岗,可以在聂道任教,也可以进行师资的对外输出。赵哲伦说,“围棋这个圈子相对还很小,比较闭塞,所以说中国很多围棋行业的人是聂道出身的,我们算是桃李满天下了。”


至今,聂道培养出了柯洁、周睿羊、檀啸等23位世界冠军全国冠军和110多位职业棋手。“中国大概有400名职业围棋手,聂道出身的占了约1/4,”赵哲伦介绍道。


让围棋落地,打通从0到世界冠军的闭环


2011年之后,聂道开始将围棋培训下沉,降低门槛走向大众市场。赵哲伦表示,“聂道追求的绝不是所谓的培训行业龙头,也不仅只是一家围棋教育公司,而是要做全球化时代围棋文化的传播者和推广者。”


聂道近年深耕一线,在全国范围内开设25家了直营校区,不做加盟。去年9月,聂道获得了襄阳东证和同探路者体育基金2000万元融资,在融资前三个月内,聂道接连开设了上海、北京通州、北京大兴、天津、北京顺义后沙峪、湖北襄阳六家门店。


除了一线之外,聂道还在有较好围棋传统的二线城市开设直营店,比如南京、杭州、西安、成都、厦门等;后续还将采取并购当地小机构的方式,向三四五线城市扩张。赵哲伦称,“很多小机构创办者也是聂道出身,知己知彼,谈起来也方便。”


除了国内的直营校区,聂道也向国外开始了扩张之路。DeepMind顾问、法国围棋队总教练樊麾,是赵哲伦早年的师兄弟,他正同聂道计划打造在巴黎的第一家分校。


逐渐铺开的校区,对普通围棋老师的需求不断增大。地方校区的围棋老师分为两种,一是围棋基础好的业余棋手,通过围棋任职资格考核后进行学前教育培训;二是学前教育专业老师,经过围棋方面高强度训练后上岗。为了留住优秀的师资,聂道在教师薪酬方面的支出约占了总支出的40%。


直营校区主要面向当地幼儿园、小学招生,采取小班教学模式。以襄阳校区为例,初次接触围棋的班级人数不超过8人,第二学期起每个班级不超过12人,费用为65元/小时。


对直营校区的教学把控,聂道采取门店标准化、教师培训标准化、收购标准化、教学标准化、配套标准化、服务标准化、价格体系标准化、产品体系标准化8个标准化措施,通过复制模式保证质量。


早在聂道创办之初,聂卫平就强调:“不允许因收费过高而阻碍孩子学习围棋。”即使在困苦于线下高成本运营的早期,这一理念也未曾动摇。面向大众铺开市场后,为了更好地普及围棋文化,聂道在收费方面保持着行业平均水准。


“我们学费几乎是年年涨,但时至今日一年仍不到一万,还包括了冬夏令营的活动,”赵哲伦说,“去年聂道的营收大概在5000万左右。”


伴随着素质教育发展大潮,聂道也开始进入公立校。“围棋能训练孩子的记忆力、逻辑力和专注力,家长也很认同,”赵哲伦称,“北京3000多家中小学都有围棋课,而聂道是官方唯一入选的围棋类机构,未来在B端有一片很大的市场。”


围棋是一项竞技性很强的游戏,聂道在官方赛事和自办赛事方面均有涉足。官方举办的中国围棋甲级联赛,相当于围棋界的“中超”,14支队伍中聂道运营了两支:江西四特酒队、国旅联合厦门队。参加官方赛事有两种营利方式,一是商家冠名,二是棋手经济。


“前年聂道卖了一个世界冠军,去年也卖了一个,价格都在百万级别,”赵哲伦透露,“14支队伍里只有我们2支是纯商业化运作。”


去年12月,聂道与谷歌共同发起“寻找围棋小先锋”围棋推广活动,针对全国4-18岁小棋手开展全国青少年围棋公开赛。聂道利用自身与谷歌的品牌优势,再加上世界冠军的IP宣传,在传播了围棋文化的同时,也为直营校区的落地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此外,聂道还开展欧洲的游学活动,每年带领一批学员赴欧洲参加围棋大会。这一赛事已经办了61年,每年参赛人员约两三千人,比赛规则、形式灵活有新意。“欧洲围棋爱好者已经有很多了,但我们会努力去推广围棋文化。”


根据聂道CEO赵哲伦测算,2016年中国围棋爱好者有2000多万,其中少年儿童约为500万,课外在参加培训的有300万,围棋培训市场大约有300亿的规模,而现在,这个数字又涨了很多。


“在围棋培训、联赛队伍建设、围棋文化传播三方面,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可以把一个0基础的小孩,一步一步培养成世界冠军,”赵哲伦告诉芥末堆。


让AI教人类下围棋,布局线上


近几年,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给聂道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也让聂道开始思考下一步怎么走。


网上资料显示,围棋在棋盘上的变化多达10的170次方种。由于其近乎无穷的变化,围棋被当作是人类智力游戏的最后一块高地,以前围棋顶级人工智能甚至不能打败稍强的业余棋手。


但在2016年,由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以4比1的比分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2017年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升级版的阿尔法狗又以3比0的比分击败了柯洁,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人类被自己创造的AI打败了。


这对职业棋手的打击是史上从未有过的,赵哲伦解释道,“AlphaGo获胜后,棋手仿佛20多年的学习突然之间被颠覆了,它告诉你,你学的不对,教的也都不对,许多职业棋手当晚就喝醉了。”


冲击之下,聂道也开始担忧:还有人下棋吗?将来教师会不会被AI替代?


聂道的第一个担心是多余的。1997年,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第二次与“深蓝”对垒后败北,但国际象棋赛事反而增加了三倍;AlphaGo首次和李世石对战时,铺天盖地的比赛直播和媒体报道,让围棋教材销售一空。“人机大战”之后,聂道的学员翻了一倍。


对于第二个担忧,赵哲伦给出了乐观的答案:人类是有情感回馈的,而AI没有感情,教师可以扮演AI与学生之间的桥梁。对人类而言,围棋运动并非单纯的计算比拼,对弈者之间的情感交流被称为“手谈”,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轻重,都是双方之间通过“手语”的心智交流。这种交流的意义,则将围棋培训延伸到了另一种高度。


阿尔法狗的大获成功,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功不可没。一战成名后,DeepMind团队推出了更强版的AI程序阿尔法元(AlphaGo Zero)。阿尔法元结构更为简洁,且完全摒弃了人类棋谱的影响,完全通过自我博弈强化学习算法训练自己,并在与阿尔法狗的对弈中取得了100比0的胜利。


聂道清楚地意识到了AI发展的大势,开始着手打造AI教师。赵哲伦介绍,目前开发的1.0版本只有基础管理、辅助教学等功能;未来打造的2.0版本,将着重打造AI复盘分析的能力。同时在搭载平台上,还将从网页版扩展为手机APP。


未来的AI教师有着怎样的教学逻辑呢?首先,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它能够复盘分析棋局。赵哲伦表示,“过去所说的AI是伪人工智能,只能说是基于大数据的一种应用,真正的AI在大数据的基础上,能够进行自我学习。”一盘围棋下完后,AI要能够对每一步进行分析,并将之分解为围棋棋谱与试题。


其次,AI根据基于自我学习所得出的围棋试题,对学员进行陪伴式和挑战式辅导。陪伴式是指学员可以随时随地学习,这也解决了聂道的一个痛点:大班教学无法兼顾到每一个学生、每一盘棋;挑战式学习是指AI自动分析学员的水平,并向他个性化推送稍微高出学员水平的试题,从而科学地达到学习效果。


最后,聂道打造的AI还试图制定出一个围棋等级体系,称为“天梯”。目前围棋有许多规则、标准都不一,对棋手水平的评价受主观性、地域性影响大。一段棋手和二段棋手到底水平差了多少,没有评价体系来细化衡量;两个校区相同名次的棋手水平差了多少,同样也不得而知。“天梯”体系利用AI,将当前主观性强的评价体系,根据难度、正确率等数据科学测算,改变成比较客观的一套标准。赵哲伦称,“如果打造出来后,将会确定一个围棋世界标准,可以根据天梯体系自动匹配相近水平的对手。”


相比于其它品类素质教育,围棋课程能够在线上达成较好的教学效果。除了打造AI教师,聂道也正在谋划线上培训。


聂道在线上课程方面和凯叔讲故事有一次成功的合作。聂道打造了“从零基础学到十级”的围棋视频课程,在凯叔讲故事APP上售卖,几百元的课程一下子就卖出了大几千份。这款教程相当于一个线上训练营,学员通过看视频自学,并进入线下的群,群里有专职老师进行随机答疑和每天半小时的固定答疑。学员学完之后可以来聂道考试,无形之中也给机构引流。


有了此前的经验,聂道开始制作动画教学视频,做好线上内容产出。视频中,动漫版聂卫平从围棋文化入手,向学员讲解围棋技巧、棋谱试题等;此外,动画中还加入了交互的功能,需要学员解出正确的答案并点击相应的位置才能继续播放,实现了良好的互动。目前聂道已经制作了150集动画,将来的目标是做出3000集。


近20年的师资教研沉淀,加上聂卫平的IP影响力,聂道在优厚的线下职业培训基础上,不断下沉市场,往AI教学与线上内容输出方面发力,造起了自身的行业壁垒。


围棋培训市场上的其它玩家,比如芥末堆此前报道过的弈学园,也在尝试把人工智能结合到教学体系之中;另一机构爱棋道以围棋在线教育为主要业务点,教学服务过程全部在线上完成。在机构纷纷拥抱新技术,转向模式较轻的线上的今天,谁能打造出真正的AI,对机构、对行业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人机大战”极大地促进了围棋业的发展,面对新兴技术对行业的冲击,及时的反思、调整是必要的,只有努力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让新兴技术服务人类,才能走得更长远。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