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入局电竞专业,相比比赛的火爆仍处拓荒中

新浪财经2018-05-28 16:58930

国内选手在国际电子游戏大赛上屡获冠军、多个游戏成为亚运会表演项目、直播平台上电竞解说年入千万,一切都显示着电子竞技是一个值得挖掘的富矿,然而相比产业链上其他位置的盆满钵满,处于拓荒阶段的电竞教育,目前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跑马圈地


最近,6款电竞项目作为表演项目进入亚运会的消息,让电竞行业似乎迎来了高光时刻。


同样获得关注的,还有电竞教育的迅猛增长。大量中职中专、培训机构开设相关专业,国际电子竞技产业研究院、国际电子竞技教育产业协会顾问袁哲东向新金融观察记者透露,从2016年至今,这个数字已经直逼200家,并侧重于培养职业选手,为初生期的电竞教育划下蓬勃发展的注脚。


可质疑声接踵而至:电竞学校真的能培养出职业选手吗?


新金融观察记者联系了七煌原初电竞学院,官方简介中,它是腾讯电竞官方推荐的人才培训机构。七煌原初上海校区校长应舜洁介绍,学院培养的人才大致分为职业选手、赛事从业人员、明星经纪三大方向。学费根据课时划分多个档位,跨度由六七千元到长期班的20000元,“相较于传统职业培训机构,价格上有足够优势”。


应舜洁表示,眼下的电竞教育机构多针对某个地区开展业务,“能做大的几乎没有”。一些知名度不高的机构,学费在8000—13000元不等,普遍像七煌一样以短期培训为主。有的学员达不到心理目标,会反复报名。


不少学院和机构打出百分百包就业的旗号。不过资深业内人士向新金融观察记者指出,包就业的条款本就属于技校职专的涵盖范畴,且百分百不等于落实工作。应舜洁也承认,如果学员不愿签约学院提供的工作,“肯定要遵循个人意愿”。


目前,电竞教育的方式类似“师傅带徒弟”,但教材、师资完全没有标准。袁哲东表示,很多老师并非来自一线,而是在电竞行业浸淫较久,对教育有热情。此外记者发现,一些招生简介也以邀请退役选手和一线大咖作为名师的宣传加持。


这难免令人怀疑,部分看上去不那么正规的机构,无法保证师资的长期投入。面对提问,袁哲东回答:“猜得没错。”同时坦陈,许多中职中专意在抢夺生源,“告知大家我开始搞电竞,实则为了其他学科的招生”,跑马圈地。


即便一心一意培养选手,依然面临巨大考验。袁哲东说,成熟的俱乐部都具备自己的青训板块,从底部培养选手继而输送是个美好的愿景,然而作为接收方的俱乐部并不愿买账。“他们需要了解这个孩子究竟怎样,不够资格还要劝说他离开,同样时间里也许能找到2到3个更有天赋的孩子,所以第三方青训是个伪命题。”袁哲东表示。


高校入局


本科高校设立电竞专业,伴随着国家政策的布局。


2016年9月,教育部公布了增补的13个专业,“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如今,全国已有20余所高校参与进来,其中,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与南京恒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学科共建,诞生了这波变化里第一个本科电竞专业。


值得玩味的是,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任丁东表示:“本来教育部批复的是职业教育中的大专,现在很多企业、高校将其泛化了。”而近两年的电竞教育热,着实令主管部门难以预料,于是成立了电竞教育指导委员会进行把关。“但在探索过程中感觉到认识不一致、诉求不一样,做起来很难。”丁东坦言。


相较于其他学校迫不及待的“百花齐放”,高校的发力点放到幕后和行业人才的培养,并把校企合作当成敲门砖。


但罅隙很快产生。就在南广的电竞专业步入正轨时,院校却与恒一解约。


同台共舞,高校或将产生威胁。经过两年的发展,许多高校电竞专业正在向岗前培训转换角色,“从前所谓的学科体系建设对学生的影响只是一时热度,而他们更想了解如何成为从业者。”袁哲东表示。结果便是,出路同曾经合作方自产的职业教育产生重叠。


一个热爱并熟悉电竞的新闻传媒系毕业生与一个电竞解说专业的毕业生相比,前者的就业范围显然更广。


“长久来看,职业电竞教育会迎来春天,比如对高端商务人才的培养,但当前为企业招聘进行定向培养并不好做。”袁哲东指出,最现实的情况是,传统行业人员经过企业内部培训,即可完成身份的转化,而此对企业也是最经济的办法,所以特色并不突出的职业电竞教育,“就很尴尬。”


大浪淘沙


如果说2017年是电竞的爆发年,那么2018年就是整个行业围绕着变现展开的一年。在不少人眼中,短平快的电竞教育是最能变现的一环。资本抛来了橄榄枝,许多学院机构都获得了融资。


但行业本身停留在“用爱发电”的阶段,野蛮生长的乱象在基层显现,多数企业是“为了生存和利益去做”。袁哲东给出了相对宽容的态度:“往好的方向看,市场自然淘汰的能力会比想象中好得多,要给它一个发展周期。”


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里,总要有人去吃螃蟹。前述业内人士也表示,虽然恒一这样的先行者失落了,但对行业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袁哲东正在带领他的团队做防沉迷引导的筹建,为行业提供一种发展的可能。通过组织电竞夏令营,邀请孩子和家长一同参与,孩子可以成为解说、主持、选手,机构在背后提供技能支持,提升孩子自信和能力的同时,疏导潜在压力。


而七煌的选手培训某种程度上也产生了类似效果,“许多不爱读书的学员,七煌测评后发现他不适合做职业选手,孩子不相信,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月课程会让他了解到真实情况和自己的差距”。4年授课中,七煌把将近1200名学员送回了原先的课堂,“家长也愿意负担费用,有点像网瘾戒疗所。”应舜洁笑着说。


在袁哲东看来,电竞教育应注重如何在传统教育中开发出一个适合自身行业的资源模式,“关注低龄和高端,以及电竞培训行业师资的培养”。火热的电竞教育需要一份警醒,只有模式获得行业公司和传统教育的认可,才不会昙花一现。


相比于比赛的火爆,电竞教育仍处在拓荒中。

来源:新浪财经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