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教育者”的教育创新故事:如何走好脚下的路?

AB模板网2018-06-05 19:181574

在斯坦福教育论坛期间,三位嘉宾们敞开心扉与观众分享在走向“教育者”一路上的挫折和收获。他们如何定义自己的角色?他们的过去充满着怎样的迷茫?他们又将如何走好脚下的路?



Ophelia Ma: One child at a time


Presidio Knolls School初中部创校老师马鸣燕 (Ophelia) 在演讲的开始便说道,“老师”这个角色,并不是她学教育的初衷。Ophelia去哈佛教育学院读书的初衷,是希望通过了解教育史以及教育研究结果去影响中国的教育政策并且影响整个国家孩子们的未来。


那时,Ophelia追求的是政策改革带来的大规模影响。研究生毕业后的Ophelia回国后却成为了一名老师,在实践的经历中她反而常常思考读研是不是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那为什么会有这个转变呢?



原来在读研期间,Ophelia对随机对照试验(Randon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这样的研究方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机对照试验在教育领域可以用来分析不同政策给试验对象带来的影响。当时的Ophelia将大量的时间都投入到如何设计一个完美的试验以及如何有效分析数据。她甚至考虑读教育经济的博士学位。她认为,RCT能够准确分析教育政策带来的直观影响,从而帮助政策制定者寻找最有效,即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教育政策。然而在研究的过程当中,Ophelia慢慢发现实验中对于“成功”的定义太为狭隘。如果将每个孩子、每位学生的成长和进步都数据化,常常会使我们忽略教育真正的意义。然而,Ophelia并不知道“好”的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 于是,Ophelia决定回到中国,到到一线做教育者。


三年前初来乍到的Ophelia自认为满腹经纶,在北京四中国际部的同事面前提出了很多她认为可以提高学生能力的政策改变,却遭到了其他老师的质疑。Ophelia很快意识到,在学校,只有积累了实战经历才有发言权。也是在一线的工作让Ophelia明白作为一位老师的意义。她在一次与同事的讨论当中意识到:与教育政策研究者不同,一名好的老师将眼前的每个学生都当成独立的个体对待。在一线的工作让Ophelia不仅关注课程设计,还学会注重每位学生的个人发展。Ophelia重新思考学生需要怎样的全人教育才能真的帮助他们成长。慢慢地,她感受到在帮助学生成长和进步中获得的满足感。


在学校的工作还让Ophelia观察到,只有极少数的老师能在提出改变的时候得到重视和资源。行胜于言,Ophelia带着要改善这个问题的决心,将全球教师奖带进了中国。通过这个项目,她帮助了正在推动者改变的优秀教师在国际平台上讲出自己的故事并且得到认可。Ophelia说道, 让教师意识到自己也可以成为领导者,是推动改变至关重要的一点。


两周之前,Ophelia搬到了湾区。她即将加入普利西学校(Presidio Knolls School)并创办初中部。普利西学校作为一所奉行进步主义理念和浸入式中文学习的创新学校,这让Ophelia非常期待在湾区的教育生态环境里能推动怎样的创新课程。


最后,Ophelia给过去追求大规模影响力的自己一个建议:要想推动改变,先成为一名老师。因为,任何规模的改变,都是从每一个孩子开始的。


张韫:教育评估系统要尊重和认可每个孩子的个性化发展


思来氏教育创始人张韫分享了自己作为学生时对教育评估系统十分迷茫,但这段经历也促使他不断地思考教育的意义,并且最终走上素质教育评估的创业之路。张韫追溯到了五年级,当身边同学们为了小升初的考试而挑灯夜读时,自己却将精力放在了辩论比赛以及创办校刊。这些课外活动让张韫收获颇多,却没能让他在小升初的淘汰考中幸免。



这个残酷的事实让他意识到,在当时的教育评估系统中,分数才是唯一代表个人能力的指标。七年之后,张韫发行了自己的杂志。他表示,创办杂志的过程让自己的个人能力得到了全面发展,更对日后的创业之路有着深远的影响。


可是这种迷茫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退。张韫接着讲述了自己高三时考入复旦大学时的迷茫。面对同样优秀却没有考进复旦的高中同学们,张韫设想,如果这些学生当初选择留在了自己的中学当佼佼者,而不是像自己一样考进这所重点高中,他们是不是反而都会被复旦录取?他们所在的重点高中到底是帮一半的学生实现理想考进复旦大学,还是让一半的学生梦想破灭?一个学校系统的好坏到底要如何去评价?


这些疑问最终让张韫选择了创业之路。他创始的思来氏教育,是国际化的第三方教育评估专业机构,致力于实现基于数据证实、科学客观的教育评价,推动教育变革。思来氏的标志象征着指纹,仔细看还会发现一只独角兽。张韫分享到,指纹和独角兽都表每一个孩子的独一无二和独特之处,而他心目中的教育评估系统也应当尊重和认可每个孩子的不同之处,是个性化的发展测评。


从自己的创业之路,张韫对于在教育领域创业有了许多反思。他想给未来的教育创业者分享三个心得:


首先,要选择做“真”还是“假教育”。“假”教育只为了分数而教,却是很多家长会青睐的最快速有效的投资。“真”教育,可能会比较慢,不会那么快有商业上的高回报。


一个教育产品很难同时满足所有人 ,包括学生、家长、老师以及校长/教育领导者。每个人群都有不同的利弊权衡。


教育产品和服务的影响通常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也很难量化。


张韫总结到,各个维度的思考和权衡都让单一地定义“好”教育变得更加困难。但他认为,这也是教育的魅力所在。


Dan Stratford:培养接受未知的能力会带来更多机会


谷歌教育项目经理Dan Stratford 分享了自己如何从一个本科音乐系毕业一波三折地成为谷歌教育项目经理。Dan认为,“培养接受未知的能力会给你带来更多机会”。Ophelia在一线工作的迷茫让她明白了成为一名教师的意义;张蕴对于教育评估系统的困惑最终使他走上创业之路。 Dan 认为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



八年前,作为一名本科音乐系应届毕业生的Dan梦想是为电影配乐,却在洛杉矶好莱坞度过一个夏天之后, 发现这份工作并不是自己想做的。当时的Dan既感到迷茫又挫折,担心自己大学四年就这么浪费了。在寻找下一个机会之前,Dan理清了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三点:对于学习的热爱、投身伟业的决心、勇于冒险的精神。


快进到现在,Dan找到了一份与自己的人生法则相呼应的工作。谷歌教育专注于将先进的科技运用于学校以提高课程效率,而Dan作为项目经理则要确保科学技术只是推动教育影响的一部分。比如,他要确保教师留有主导权、利用科学技术鼓励跨领域跨科目的合作。Dan还负责与众多学校探讨如何在教师以及学生群体中培育一种创新的文化。他认为,谷歌公司文化是很好的例子。 在谷歌,好奇心、主导权、承担风险的勇气以及跨领域有意义的合作都是被赞扬以及支持的。正是因为现在所做的工作与自己的价值观相吻合,所以Dan现在总是充满动力。


然而,这一份工作也来之不易。在进入谷歌之前,Dan去过路易斯安纳州支教,也去过香港做投行。在投行的经历第一次让Dan感受到当下科技公司的影响, 也让他对科技和经济的交叉点产生了兴趣。抱着要找到教育、科技、以及经济的交叉点的心态, Dan选择去了斯坦福读MBA和教育硕士双学位。在斯坦福期间,他组织了一次前往中国的Global Studies Trip, 以了解教育和人力资本方面的挑战和机遇。Dan每一次的迷茫,都让他重新思考和确认对自己最重要的事。他将最终找到谷歌的工作归功于自己在迷茫时的坚持。是每一次的迷茫,让他有了新的尝试、新的经历和更多的机遇。


Dan总结到,我们可能认为找到理想的路是一条直线;然而现实中,每个人的路可能都千沟万壑。


所以,我们需要接受未知带来的不安和迷茫。如果能在迷茫时认清对自己最重要的价值观,坚持就总会带来回报。


来源:AB模板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