躬身黄土扶社稷 ,一“麦”相承济苍生

人民网教育2018-06-13 18:221860

今天是著名小麦遗传育种学家,他是小麦育种学界的科学巨匠,主持培育四批优良品种,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赵洪璋100周年的诞辰,回忆起恩师的音容笑貌,年逾古稀的小麦育种专家王辉深情地说:“赵老师的一生是我们的教科书。”



在王辉教授的办公室里,至今珍藏着一幅照片,相框被擦得锃亮――那是赵洪璋先生的留影。“看到照片,我就会想起赵老师的教诲,就会想起那条被赵老师踩得光溜溜的试验田小道。”


小麦育种学界的科学巨匠


赵洪璋出生在河南省淇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从小受父辈“民以食为天”“农是国之本”古训熏陶教育,坚定了立志学农的远大目标和志向。18岁时,他考上了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1942年,赵洪璋回校任教,从此开始了扎根杨凌的小麦育种生涯。


三秦大地,黄土飞扬,赵洪璋从总结前辈的经验入手,对品种的选育程序和方法进行了创造性的改进。1947年秋,他成功选育出丰产抗锈的“碧蚂1-6号”6个品系。其中“碧蚂1号”是我国早期育种中通过中外品种间杂交创造小麦新品种最成功的范例,产量比一般品种增加15%-20%。在新中国刚刚建立的困难时期,“碧蚂1号”的出现,解了粮食短缺的燃眉之急。


87岁高龄的小麦遗传育种学家、山东农业大学教授李晴祺在回忆赵洪璋院士时说:“他的品种在黄淮麦区数十年时间占据主导地位,其中“碧蚂1号”小麦品种年推广面积达到9000多万亩,这个数字是空前的,也可能是绝后的。”


1964年,赵洪璋历经八年研究实践后选育出“丰产3号”小麦品种,开拓了我国黄淮冬麦区启用西北欧极晚熟小麦种质资源第一例。上世纪70年代,他又选育出我国小麦生产史上第一个大面积推广的半矮杆品种“矮丰3号”。上世纪80年代,年过花甲的赵洪璋仍孜孜不倦,主持育成以“西农881”为代表小麦新品种,开创了我国北方麦区抗赤霉病育种成功的先例。


50余年来,赵洪璋带领的团队先后选育出小麦优良品种21个,并在长期的育种实践中形成了具有西农特色、精湛实用的小麦育种技术体系。


赵洪璋院士硕士研究生、河南省农科院小麦研究所所长许为钢介绍,在育种学理论体系方面,赵洪璋老师有自己精辟、独到的学术观点。“例如品种的适应性应包括对生态环境的适应性、对生物胁迫的适应性、对耕作栽培技术的适应性、对社会需求发展的适应性和对社会意识感知的适应性。正是这种对品种适应性的深刻认识,让赵老师的育种工作始终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回忆起与赵洪璋院士朝夕相处的12年时光,加拿大农业部渥太华研发中心研究员严威凯对导师当年提出的小麦育种“十二字”印象深刻。“他把小麦育种过程概括为三大环节:育种目标、亲本选配、后代选择。三句话十二个字说起来简单,实为育种家一生的功课,更是育种行业永恒的主题。”如今,严威凯所选出的燕麦品种目前已是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主栽品种,也是加拿大东部有史以来产量最高的品种。


赵洪璋在育种中主张“少而精”,即组合不要多,但每个组合都要有希望出品种。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振声在《怀念赵洪璋院士》一文中提到,“我在选育‘小偃’系列品种时,借鉴了赵洪璋的育种方法,从组合中选出了‘小偃6号’和‘小偃5号’两个品种,后来发现‘小偃5号’抗病性差,于是主推‘小偃6号’,‘小偃6号’后来成为我国小麦育种的重要骨干亲本和北方麦区的两个主要优质源之一。”


农业科教战线的一代宗师


时至今日,许为钢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见老师的情形。“当时,赵老师正拿着锄头在自家后院整理小菜园,看到我来了,放下工具走了出来,亲切、慈祥、厚爱是老师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在陈设简单的家中,赵老师用红蓝铅笔在一张纸上给他写了三句话:“大学者入门也;掌握获取知识的方法;好逸恶劳毁也。”“现在,这三句话还是我的座右铭。”许为钢说。


西安市农业研究所原所长李丕皋在1963年有幸成为了赵洪璋院士的第一个研究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他深情地回忆说:“赵老师的学术思想和实干精神始终在深深影响我”。


“赵老师说,育种家要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特别要注重育种原始材料选择,只有选好原材料,才能站在巨人肩膀上,培育出优良品种。为了让我们把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学活,遇到刮大风、下大雨的极端天气,赵老师一定要让我们到地里,认真观察记载小麦在极端天气下反应,熟悉小麦品性。冬天再冷再冻,要求我们用手指点住小麦分蘖中心,了解越冬情况。”李丕皋回忆道。


大雨滂沱中,作为老师的赵洪璋,总是逆行者。谈起当年的情景,王辉依旧感慨良多。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早上,狂风暴雨突降,人们纷纷从室外跑回来躲避。可当王辉急匆匆赶到加代楼后面的试验田时,竟发现赵老师早已在麦田里。“那时候,他已经是65岁的老人了。望着他,我既感动又羞愧。从那以后,我就专门准备了一双高腰雨靴,一有大风雨,就往地里跑。”王辉说。


在严威凯的印象中,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跟赵老师在小麦育种圃里徘徊,在下乡的路上颠簸;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听赵老师在会议室里谈育种,在下班路上谈育种,在宿舍和家中谈育种。“下班回家时,常常是我推着自行车,他左手扶车把,右手拎着那个简易的公文包,边走边谈。很多次,回家之前他先来到我的宿舍,坐在我的单人床床边,背靠我的铺盖卷,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学生路明对赵洪璋院士的谆谆教诲,始终铭记于心。“赵老师把大地当课堂,深入田间地头,手把手教我们学习小麦遗传育种。小麦育种关键环节,赵老师都要带领我们在田间地头认真观察,累了,就在田埂上躺一躺。他大胆放手,甘为人梯,鼓励我们年青一代在小麦育种事业上积极探索。”路明回忆:“毕业时,当赵老师知道我去甘肃农科院继续小麦育种工作时,他十分高兴,鼓励我要结合实际,把当地春小麦育种搞上去,为此还专程到兰州讲学两次,这让我备受鼓舞。”


老百姓心目中的“赵劳模”


李振声院士在回忆文章中《怀念赵洪璋院士》写到:“赵洪璋院士人生历程,可以说是学习起步为农民,工作落足为农民,他的一生是为人民服务的一生,光辉的一生。”


上个世纪50年代,赵洪璋已经是教授和学部委员(即现在的院士),可除了学生叫他老师外,大家都称呼他“赵劳模”。因为他是全国知识分子中获得“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的第一人。


严威凯回忆说,虽然当时赵老师已经是全国著名小麦育种专家,但他衣着朴素,像个农民,虽然是学者,却像个“师傅”。事实上,正是这个“像”字,形象地道出了赵老师育种成功的真谛:接地气、实干。


70年代初,赵洪璋培育了产量性状特别好的“西农772”新品系,但有一年出穗后,遭遇了大范围赤霉病。为了鉴定小麦材料赤霉病抗病性,赵洪璋带领学生亲自下地,人工创造赤霉病爆发条件,经常干到天黑,甚至打着手电筒工作。


80年代中期,赵洪璋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但他仍然奔波在三秦大地,亲临指导各地生产。有一年,由于秋冬干旱,农民对麦田普遍进行了冬灌,春节前,麦田出现地表干裂情况。如不及时锄地保墒,就会形成“龟裂”,给麦苗带上“夹”,影响小麦产量。见此情况,赵洪璋心急如焚,大年三十,他从杨凌西行到扶风县、绛帐镇等地进行考察,写成报告,建议改变“农民不过正月十五不下田”的习惯,尽快组织农民锄地保墒。正月初五,陕西就掀起了灌溉麦田锄地保墒的热潮。


1986年,赵洪璋把西农小麦旱地育种基地选择在蒲城荆姚镇郭村,每次到郭村,就住在陕西省劳动模范许富坤家的土炕上,聊的是育种事,吃的是家常饭,帮助他选育出“48-1”和“8727-4”两个小麦优良品种,并进入大田推广,使许富坤成长为一名成果丰硕的农民育种家。


……


“爱土地就是爱祖国,爱土地就是爱人民。”赵洪璋一生热爱小麦育种事业,且爱得如痴如迷。他常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小麦就是我的命。离开了小麦,我的命也就快了。”从风华正茂到古稀之年,他扎根于泥土、深耕于田野,把一生献给了深爱的八百里秦川,把论文写在了广袤的祖国大地上。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李兴旺在纪念赵洪璋院士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时说, 赵洪璋院士在我国小麦育种史上作出了彪炳史册的卓越贡献,书写了光彩夺目的灿烂篇章。他以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和治学精神,为农业高等教育事业倾注了毕生心血。


记者采访的当天下午,雨后天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北校区东北角的小麦试验田里,写着材料名称的白色标志牌在地头相间而立,密密地排列着,绿中泛黄的小麦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精神饱满。75岁的王辉教授一手拿草帽,一手拿笔记本,正在麦海里巡查。他时而低头抚麦,时而抬头远望。在他身边,学生们围绕左右,认真聆听着教诲。年轻一代的育种人,正在接续着赵洪璋先生的志向,茁壮成长。


来源:人民网教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