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函|“新变化 新力量”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从聊天室到教室:区块链教育的不断蜕变

极客网2018-06-14 11:332265

随着比特币及其区块链的诞生,中本聪为密码学领域引入了一个全新的实际应用,他为计算机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未被探索的领域。在区块链技术诞生后的几年时间里,社区对区块链相关教学信息和教育材料的需求开始逐渐上升。在中本聪引入比特币网络之后不久,码农们开始寻找开发该软件的各种指导,商业主管也在寻找比特币的财务影响信息,同时狂热者在寻求通过挖矿和投资来支持该网络的方法。


从聊天室到教室:区块链教育的不断蜕变


早期的采用者们蜂拥到各种在线平台上来回答彼此的问题,他们分享信息并共同解决问题。市场开始成熟,新的币种被不断引入、不同形式的智能合约进入市场,人们对各种信息的需求也在继续增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提供教育素材来满足这种需求。在线资源扩展到论坛之外并逐渐形成了这种运动的基石,教学视频、白皮书和其他文章,甚至非正式的在线认证课程都被作为许多狂热者们的教学菜单中的一部分。


直到2013年左右,各大学才开始开设区块链技术的正式课程,尼科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Nicosia)是其中的佼佼者。在不久之后,美国和世界各地的顶尖大学都争先制定了有关区块链开发编程、比特币的起源、加密货币法律和金融新兴领域的课程。


至少在教育领域,这些课程为以前的小众运动带来了某种体制上的合法性。他们在加密货币的反体制根源和主流文化普遍存在的采用模式之间建立了一种二分法;在最初,其教育主要是得到了以社区为中心的支持,而现在一些正式的机构正在接过这一接力棒。


那些2008年至2010年在中本聪离开的基础上由早期采用者建立的在线知识图书馆和他们传统的大学伙伴之间有一个明显的差异。


当区块链继续写入在世界各地的大学大纲时,这种差异回避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一个直到最近还没有外部权威支持的行业来说,什么是认证呢?”


自我教育的时代


在当时,那些新资源很大程度都是来自于人们的需求,还有一部分来自于人们的好奇心。


在比特币问世后不久,中本聪创建了bitcoin.org和bitcointalk.org两个网站用于帮助人们了解比特币及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对于比特币最早的一批早期使用者来说,这两个网站成为了他们宝贵的教育资源,即使在今天,它们仍是区块链信息的重要存储库。


中本聪巩固了这两个网站的地位,并将它们作为比特币教育准则的基础,他创造了一个全新金融系统的第一个教育工具。一开始,这两个网站是早期采用者中为数不多的能够提高他们相关领域知识的地方。


那些初出茅庐的爱好者们大量涌如bitcoin.org网站去搜索相关资源。根据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同行驱动的运作模式,该网站得到了社区的支持并依赖捐赠来维持生存。它有着非常丰富的常见问题解答(FAQ)部分,“比特币入门”和“比特币如何工作?”的指南,它们为开发者和企业提供了相关信息,这些信息甚至包括了一个你必须知道的词汇表。


在当时,社区成员还可以访问bitcointalk.org,这样可以让用户与其他采用者进行开放论坛讨论。就像一个虚拟的研讨会,该网站成为区块链讨论的中心。多年来,用户通过成千上万个主题的帖子丰富了彼此对加密货币的理解。他们的讨论范围也从关于区块大小的基本问题升级到了维护挖矿设备的复杂主题。


尽管这些网站很受欢迎,但随着加密货币行业的发展,它的教育环境也在不断发展着。Bitcoin.org开始在其参考资料部分记录下这些信息,该社区的成员为第二代加密知识库奠定了基础。于2010年4月推出的Bitcoin Wiki就是这样的一种资源,它成为了社区的百科全书,同时它也整合了到目前为止流传的许多不同信息。


与此同时,各种大型和小型的聚会也开始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涌现。五六个人的小型聚会一般会挑选一些酒吧或公共场所,人们可以在那里提出问题、分享想法、聆听与区块链相关的嘉宾演讲。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加密货币产生了兴趣,这个数字也在随之增长。


早期的脱口秀和播客,比如Bitcoin Show(比特币秀),Let’s Talk Bitcoin(让我们谈谈比特币)以及Bitcoin Knowledge Podcast(比特币知识播客)是行业中最早的相关节目。播客使社区成为了其听力教育的第一个源泉。可汗学院(Khan Academy)作为一家非营利性教育网站在这方面也发挥了作用,它在发布教学视频的同时还发布了一系列常见问题的讲解。


在当时,这些新资源中有许多是出于人们需要,也有许多是出于人们的好奇心。就像婴儿发育的早期一样,区块链教育渐渐突破了原有边界,因此这时候就需要一些新的东西来帮助他克服成长所带来的痛苦。社区已经学会了走路;接下来它就需要自学如何跑步。而且它必须快速学习,因为到2011年山寨币已经加入到了这场比赛中。


有了山寨币,人们开始搜索更多的知识


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开发者的交换技术。这将需要教育工作者、媒体人员和策划这场运动的程序员们进一步的推动。


比特币诞生两年后发生了一些变化,加密货币的第一个山寨币——域名币诞生了。到2011年年底,又迎来了一些现已倒闭的山寨币和莱特币(最著名的比特币分支)。


所有这些早期的山寨币都进行了源代码分叉,它们是比特币网络的分支,它们以自己的方式去修改比特币网络的代码以提供其共识机制、通货膨胀率、循环供应和其他参数的变形版。有了这些山寨币,加密货币的生态系统不仅扩大了币种的数量,还在技术上进行了扩展,它引入了分叉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新的哈希算法和技术发展。整个生态系统正在不断进化,它不再仅仅是比特币了,同时以区块链技术为支柱的加密货币正在成为一个行业。


不断扩大的生态系统意味着人们不断增长的兴趣。以前只局限于暗网非法市场的加密货币开始吸引那些认真对待区块链技术广泛应用的开发者、企业家和狂热者们。这些有远见的人开始将这场运动从互联网的阴影中解救出来,并把它带入到主流的视野当中。


要想使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能散发出更大的光芒,这就需要提供更多的相关信息。随着来自新兴行业的技术进步,Bitcoinwiki、Bitcointalk和bitcoin.org不再能满足于扩大对区块链技术及其新成员的知识需求。人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开发者的交换技巧,人们还需要教育工作者、媒体人员和策划这场运动的程序员的进一步推动。


为了将这些观点综合在一起,Mihai Alisie和Vitalik Buterin于2011年创办了Bitcoin Magazine,并在2012年推出了该杂志第一版。如今,作为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领域运营时间最长的出版刊物,Bitcoin Magazine开创了作为行业开创性社论的一个先例。这个小众市场终于有了它所对应的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该杂志的22份出版物发表了关于比特币和整个新兴市场的新闻、观点、指南和文章。


当时,Bitcoin Magazine所呈现的是实实在在的增长和合法性。以前,区块链的相关信息来源于以志愿者为中心的、组织松散网站,而现在我们有了明确的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Bitcoin Magazine是一本致力于合法讨论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严肃刊物,它成为了业界的《福布斯》《连线》,虽然它有类似的功能,但可它显然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大约在同一时期,比特币基金会(Bitcoin Foundation)也在加速运作。该非营利组织成立于2012年9月,其宗旨是“为了全球用户的利益,规范、保护和促进比特币加密货币的使用”。该运营机构给比特币提供了它的第一个组织面孔,其不仅仅致力于教育个体,它还致力于教育政治领袖、机构金融家、传统媒体以及所有对这项技术不感兴趣的人。


总的来说,2012年是加密货币的关键时刻。新币种已经它们所在的区块链的出现,特定于加密货币的出版物的建立,以及体现所有比特币的非营利组织的建立,这些似乎都指向了一场正在慢慢走向主流的运动。


比特币及其催生的行业走出了困境并吸引了一批新狂热者加入他们的行列。它使Andreas Antonopoulos等即将成为专家的这样一批人深扎到这一行业中。Antonopoulos受到去中心化和全球金融体系承诺的鼓舞,他将成为比特币的传道者。Antonopoulos在会议上以及在管理机构面前宣传比特币所到来的前景,并开始就这一主题进行广泛的写作。到2014年,他出版了《精通比特币(Mastering Bitcoin)》一书,这是第一本以硬拷贝方式讨论比特币及其区块链的书籍。到2016年,他出版了《互联网货币(The Internet of Money)》,这本书收录了他关于比特币的谈话,以及围绕比特币发展起来的欣欣向荣的生态系统。Antonopoulos成为了该行业的主要演说家和作家,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位思想代言人。


Antonopoulos不仅是一位倡导者,他还成为了一个不断发展的行业里非正式的知识分子。由于缺乏被大多数人认为是“认可的”信息来源,这些倡导者弥补了那些在技术上缺乏令人信服的、可获得的资源,而对技术盲者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他被业界普遍称作是专家,并且与一群坚定地信仰者一起通过新生技术的模糊知识和网络空间的二进制建立了一个思想流派。


无论如何,这些社区的基础成员决定放弃传统教育并去发展一个去中心化的领域。从滑铁卢大学退学周游世界后,Buterin写了一篇白皮书,并因此获得了一笔为期两年、价值10万美元的泰尔奖学金。这篇白皮书被认为是以太坊的起源文件,这是2015年所推出的平台的第一个理论版本。


Buterin致力于打造以太坊的决定最终得到了回报。以太坊的代码很容易适应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dApps),它为区块链实用程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开发者通过使用以太坊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构建,而至今为止也只有少数程序员才能够单独做到这一点。


在当时,几乎没有任何课堂愿意提及这一主题(区块链技术),因此在线区块链认证课程开始称出现并且满足人们的这一需求,它试图为一个仍在公众视野下寻求合法性的研究领域建立起一套教学标准。CryptoCurrency Certification Consortium(C4)成立于2014年,它是一个致力于打造这些课程的机构,它的董事会成员甚至包括Antonopoulos和Buterin。该协会提供三种不同的证书(认证的比特币专业人士、认证的比特币专家和认证的以太坊开发人员),这些证书的有效期为两到三年。另一个课程是数字货币委员会的专业认证培训项目,该课程提供了一个价格更贵但不那么严格的为时7个小时的课程。


再到后来,大学和学院开始提供各种专门针对加密货币金融、法律和区块链开发的课程,他们开始重新定义一种主流观众所不关注的行业的可信度,直到它变得更为便利。


区块链课程的兴起


五年前对一门课程进行概念化是具有一定程度的风险的,但就像加密市场一样,‘风险与预期回报之间存在正比关系’。而这种风险已经得到了回报。


到2014年,区块链运动已经发出了足够大的声音,它引起学术机构的注意。在这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美国一些主要的大学陆续引入了区块链和加密课程。


在大学开始提供这些课程之前,最接近区块链认证教育的是在线课程。IBM和Linux基金会等机构建立了区块链认证课程,这似乎是对Antonopoulos等先驱免费提供的视频系列的更合理扩展。不久之后,一些大学也纷纷效仿。例如,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都为区块链教育提供在线资源:普林斯顿在Coursera上提供相关课程,而麻省理工则为这门课程提供了一些论文和互动视频。


其他大学也在这一学科领域下了大功夫。范德比尔特、康奈尔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纽约大学、杜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都提供区块链技术或加密货币领域的课程。


在第三年,斯坦福大学针对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开放了计算机科学课程(cs251)。教授该课程的讲师Dan Boneh对Bitcoin Magazine说道:


这门课程是为计算机科学学生教授不同区块链如何运作,如何构建与区块链交互的应用程序,以及如何编写智能合约的。这些课程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教学,我专注于对课程进行技术方面的讲解,但其他教授可能会侧重于选择关注法律或经济层面。


事实上,其他的一些机构,如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采用的是应用课程而非技术方法类的课程。自2014年以来,David Yermack教授和Geoffrey Miller教授开设了“数字货币、区块链和金融服务的未来”课程,该课程的重点是“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在货币、银行和实体经济中的新兴作用”。


杜克大学的I&E 550:创新和密码学课程涵盖了该行业的技术和应用两个方面。这门课程由福库商学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的教授Campbell Harvey所讲授的,它涵盖了从加密金融到智能合同开发等各个领域。Harvey向Bitcoin Magazine表示,这门课程的多层次教学方式将“商业、法律、计算机科学和工程专业的学生融合在一起”。在2014年该课程仅有13名学生。Harvey在沟通中表示福库商学院2018届毕业班的学生中,有超过一半的学生在今年夏季到来之前就已经选修过这一门课程了。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备受学生欢迎的教授。在我们对Yermack的采访中,这位教授透露在2017-2018学年“这门课程非常受欢迎,以至于老师们不得不搬到校园里最大的演讲厅。”


Harvey坦率地承认,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币圈的过度炒作所导致的。在加密市场呈指数级增长之后,他的课堂容量从2017年的75名学生增至2018年的231名。Yermack也注意到了类似的趋势,他表示2018年他的班级春季招生人数达到230人,较2014年秋季第一次招收的35人大幅增加。


就像整个行业一样,这种炒作很容易被视为一种缺陷,一个被波动性和快速致富的愿望所破坏的行业的典型特征。尽管如此,即便是在行业炒作尚未达到顶峰的时候,这些课程也非常受欢迎。


Boneh说道:


委员会很容易让课程获得批准,他们非常支持。事实上,一些批准新课程的教工说他们也想自己修这门课。


Yermack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同时Harvey告诉我们他最初的想法“自然而然的”遭到了一些质疑。他说道:


在当时,大多数人认为区块链等同于比特币。许多人认为这项技术可以进行非法交易。最后,杜克大学还是接受了我的课程。


Harvey补充说将五年前的课程概念化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风险,但就像加密市场一样,他认为“风险与预期回报之间存在积极的关系”。对他来说,这种风险得到了回报。


考虑到区块链技术在金融市场、技术领域的风险敞口增加,以及越来越有兴趣的全球公众的视野,很难想象这种风险没有上升。Yermack告诉我们,无论是为了炒作还是出于真正的兴趣,“这门课正在迅速发展,学生们对金融科技领域的课程有很大的需求。”


与此同时如果工业、技术、金融等行业的需求也在增加的话,那么区块链可能会产生颠覆性。


Harvey说道:


在我的领域,运营研究应该是教授‘供应链的区块链技术’,而会计学应该是教授‘区块链技术的财务报告’。营销学应该教授‘区块链技术如何扰乱市场营销’。金融学应该教授一门叫做“万物代币化”的课程。法律应该有关于“智能承包”的多种课程。他们还应该提供有关监管影响的课程。有大量的计算机科学课程涉及这一技术的关键方面(这在大多数学校并没有出现),这里面有很多东西要教。


当然,这个行业瞬息万变的格局意味着教授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以让教学大纲保持最新版本。随着市场和行业的不断变化,这类课程的内容可能会在不同的年份有着明显的不同。


为了“跟上快速发展的主题”,Yermack说他每年都要重新设计他的教学大纲,而Boneh透露对于每一个新课程来说他必须“从头开始”。


这个行业的巨大变化可能是相关教育面临主要的难题。一些教授对投入时间去学习和教授一门未固化和不稳定的学科持谨慎态度,在最坏的情况下这可能是一种短暂的幻想。


Boneh说道:


目前,一些教师不确定这一领域是一时流行的还是会继续存在。显然,我相信这项技术将会继续存在,我们需要教育我们的学生如何在它的基础上发展。


大学课程以及学术认证


有大量的计算机科学课程涉及这一技术的关键方面(这在大多数学校并没有出现),而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需要教授。


一开始区块链技术作为一个密码庞克的边缘反建制运动,如今它已经在美国一些顶尖大学的课堂上找到了一席之地。


就像早期新兴领域的Andreas antonopoulose一样,教授这些课程的教授们是新前沿领域的开拓者。作为正规教育的这一新领域正成为对旧有领域的认可补充,这是非官方专业知识的虚拟领域。因此,这些教授希望改进旧模式的现有信息,从而为一个深奥的主题带来更清晰和更易理解的体验。


Harvey在谈到学术和非学术教育资源的差异时说道:


区块链技术很复杂,人们对此有很多误解。更糟糕的是,有些人认为他们知道区块链技术,但实际上他们是相当无知的。学术机构在培养下一代创新者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Boneh对Harvey的想法做了进一步的阐述,他说他认为自己的角色与其说是开辟一个新的边疆,不如说是充当一个引路人来带领其他人安全地穿过旧有边界。


他说道:


所有的信息都在网上,问题是网上的信息太多了。我把我的角色看作是一个向导。。。。。。我们教学生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以及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学生们可以在网上阅读以了解更多课堂上和编程项目中讨论的话题。我认为从这个班毕业的学生对这个领域有一个相当完整的了解。纯粹的自学是很棒的,这也是我极力鼓励的,但有时这种学习方式也会导致知识体系的不完整。


Yermack表示,尽管他相信网络资源“在市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最终”它们将内容提供给不同的人群,而其深度和严谨性远不及研究生课程。


毫无疑问的是,每个教授都相信他的角色和课堂结构将预示着一个领域合法性的新时代。学术认证无疑将为新生的劳动力提供他们在新兴产业中工作所需要的工具,而让美国顶尖的大学去审查一个曾经被污名化的领域将会对人们的接受和认识带来好处。


但官方教学标准的出现却让人不禁要问:在一个直到最近还依赖于非正式教育资源的行业,什么才是“受认证的教学”?通过短暂的捐助和去中心化的组织,这些建立这个运动的反传统者从来没有要求也不需要学位区建立它的基础设施;就像Buterin为了实现以太坊而退学一样,学术界和区块链的发展似乎自然地就是一种互相排斥的关系。


当我们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正规化教育时代时,官方和非官方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涌现出来。去中心化的顽固派将衡量是否这些学术上的补充或者在教育方面的拓展能达到这一点。


也许Boneh将讲师视为向导的观点能缓解这些紧张关系。这些教授们并没有使已经完成的工作变得无效,而是在扩展这项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新旧教育方式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对立的,不如说是共生的。


比如,看一下Harvey的课程大纲:Antonopoulos的《精通比特币》,Nick Szabo的智能合约以及比特币白皮书都是必读书目。在许多人看来,这些课程可能在区块链教育中扮演更合理、更合法的角色。但他们的构成仍然依赖于非正统“教授”的工作,正是这些工作将该运动从婴儿期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新的教育模式最终是旧教育模式的延伸。它接替了该领域中最早期的一批专家的工作,因为新一批受众很可能不太愿意在没有明确具体的指导下去充分掌握该领域的知识。正如Yermack所指出的那样,每个公司在整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角色,每个公司毫无疑问都将在一场技术革命中留下自己的印记。

来源:极客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