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敏:有了情感 人性就回到了教育

第一教育2018-06-14 21:421319


“我们总盯着升学率。中考、高考,得上重点吧?出国,要考上常春藤吧?教育怎么就变成了不归路,人呢?人到哪去了?”上海西外外国语学校(以下简称“西外”)校长林敏在接受校长派·校长智库专访时,这样问道。


6月,又是一年高考时,又是一年毕业季。校长们为了招生忙得焦头烂额、老师们叮嘱又叮嘱、学生一个个奔赴战场、家长还在夜夜祈祷。社会的关注、媒体的聚焦、其背后的各种意义,让高考成了一个令人焦虑的词。


“我们的教育做得太硬了,知识、课本,都太硬了,冷冰冰的,有点就事论事,有点功利。”林敏说西外在做“行走的课堂”时,有人说他傻,说教育局在评估学校的时候,看的还是升学率。


可14年如一日,西外坚持下来了。


因为林敏说,教育的当务之急,就是静下心来,找到人。找到人了,教育才会慢慢有温度,有了温度才有厚度,才有宽度和长度……


有了情感,人性就回到了教育


什么叫找到人?


林敏不久前出了一本随笔集,起名《兰花与情书》,收录了他多年的教育心得和感悟。他自己笑说:这名字像一本情感类的书。


其实也没错。在林敏看来,教育本就是情本位的,是以情出发的。


书名源自一个故事。一位老校长在高考前给他的学生们讲自己高考前的经历,他送了自己心仪的姑娘一盆兰花,并在花盆下附上了一封情书。二十年后再相聚,问当年的这位姑娘可否收到了这封信?姑娘一脸茫然。人生就是充满了这样的阴差阳错。


老校长用自己的故事告诉孩子们,高考很重要,也可能没考好,但这不是生命的终结,还有更多看上去不重要却格外重要的东西。所以,不要把一时一刻的得失看得那么重。


林敏很感动于这位老校长,他讲的不是大道理,仅仅是在分享自己的遗憾,却有了情感的交流,也把人性带回到了教育中。


“教育是立体的,但我们很多时候是在培养一个单面的人。人工智能帮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剩下的就是我们要教会学生如何与自己相处,与别人相处,与社会、自然相处;如何与你的同伴在社会中分享、沟通、交流、互动;怎么找到人性中最美、最有生命活力的东西。”


于是,情感就成了西外一以贯之的教育理念。甚至在做质量分析的时候,班集体的和谐度也成了考察的重要指标——和谐度影响着学生的愉悦感,而愉悦感是学习知识非常重要的前提。


“情感是认知的基础,你不喜欢老师,不喜欢这门课,不喜欢这个班集体,每天只想着赶紧放学,一定会影响注意力和专注力。学生的记忆、联想、推理都要以情感作为基础。”林敏这样解释了其中的逻辑。


而在表达情感的方式上,他也下了不少功夫。在一次开学典礼上,林敏化身成了魔法校长,配合着烟雾弹降临到操场上,手持魔法棒,口中说着“close your eyes”。朝着远处点一点,神奇地变出了一个书屋。这让学生们很是兴奋,尤其是小学段的孩子。


这是一次关于书香校园的宣传。林敏说,如果我只是站在那里说读书重要,要多读书,谁会听?表达情感的方式不能太老土,要用孩子们能理解的方式去交流。缩小了代沟,教育分享的效果才会越好。


人是个性的,教育就要包容个性


无论是师生还是师师,情感与情感的联结显然不是能够通过制度约束的。“制度约束出来的学校看上去井井有条,但实际上很官僚,就又会变得很硬。一所学校最重要的管理基础不是制度,是文化。”


没有文化的制度,就像是一种束缚,绑住了创造的手脚,但教育恰恰需要很多的创造性,否则就变成了流水线、大工厂,正如今天的教育。


然而人活着哪有那么整整齐齐?社会更是千奇百态。有个性的才是人,千篇一律的是机器人。无论老师还是学生。


所以林敏鼓励老师们去创造文化。他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西外学生众多,涉及各个学段。安全起见,这所全寄宿制的学校可谓“戒备森严”,没有老师的出门条,学生是不可能跑出学校的。偏偏有外教给学生们布置了这样一个课题:如何顺利跑到外面买东西回来,并不受到老师的处罚?


林敏很“气”这个“捣乱”的外教,但也没忍住夸赞——他很有创意,这也是让学生理解制度的好办法。


这种对个性的包容或许也与林敏格外欣赏民国时期的教育有关。


“那时候,只要你有真本事,就可以在北大做讲师,李大钊、胡适、梁漱溟、徐悲鸿……都是被包容的。”民国时期以蔡元培为代表的校长们吸纳了各派名家任教,给中国的教育史上留下了闪着光的一笔。西外的文化沙龙最近就在开展“百年教育大师系列”,已经从蔡元培讲到了陶行知。


“老师不是只能有一个模式,不同个性的孩子一定需要不同个性的老师。”


林敏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好学校,既“挑”也“不挑”学生。里面提到,在他上学的时候,旁边坐着的总是调皮捣蛋的学生。“我教他学习,他教我打架”。这种多元学校氛围,让林敏记忆犹新。


他不赞成一所学校里的学生同质性太强,即便是“挑”,也应该有意识地挑选异质多元的学生,因为社会有形形色色的人,学校应该尽可能地贴近社会,而不能只把喝红酒、打高尔夫、坐商务舱的孩子聚在一起。“将来这批孩子会不食烟火、不接地气,这样的教育反而会害了他。”


人要终身发展,教育也要走在路上


作为一所民办学校,林敏不得不考虑比公办学校更多的事儿。“再好的教育理想都要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不能空有一腔热血。一所好学校应该把教育价值放在第一位,但教育和市场是冲突的,孩子的长期发展力和短期功利的升学率也是冲突的。”


话虽如此,但如果林敏真的仅仅在乎升学率的话,很多事情他也不必做了,这也不再是矛盾和痛苦。就像开篇提到的“行走的课程”,为什么要做?家长不理解,同行也不理解。


西外带着孩子去伦敦、去纽约,去安阳、敦煌、井冈山、泰山、内蒙、陕北,也去农村小学支教。这些都穿插在学期中间,出门就要耽误正常学习进度。但换来的,是毕业后孩子们的一句“最怀念”。



想象着学生们走过草原、走过沙漠;深入企业做课题、做调研;感受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带来的震撼与民族自豪感……视野的变化或许难以马上在卷面上看到效果,但无疑给孩子的长远发展打下了根基。


“这些高考不考的东西孩子更要学习,在社会上真正有用的是孩子的分析能力、综合能力、判断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还有孩子适应各种不同生存环境的能力。”


高考改革后,紧张的学业考试、等级考试让学生们更难有时间走出去,但西外还在坚持做着。林敏说中国的教育迟早会变的,就像现在高考改革改变了人才选拔标准。以前考一所好大学就是唯一的出路,但当选择越来越多时,教育就要做得更加个性化,更加面向人的终身发展。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不要进了好大学,却不会读书了。”林敏说。


来源:第一教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