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技赋能教育——沪江

中国证券网2018-06-24 20:421231

知识速食时代,竟然还有互联网公司在为“成体系的教育平台搭建”埋单,“沪江”这个企业很独特。


诞生于2001年,自2006年开始公司化运营——沪江已成长为全国领先的互联网学习平台,辐射1.7亿用户,更是互联网教育行业为数不多的估值近百亿的创新型企业。


“教育是个慢行业,是良心的生意。”在互联网教育的赛道上,坚持用科技赋能教育,沪江创始人伏彩瑞是如何兼顾商业利益与人文理想的?他在接受上证报记者调研时坦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根植教育 网连创新


伏彩瑞生于1979年,人称阿诺。今年是他创业第12个年头,可谓12年一个轮回。从玩票式建站到商业化运营,沪江从未离开过上海,可以说这是上海土生土长的一家优秀创新型企业。“区域与企业本来就是互相成就的关系。”阿诺说:“区域平台成就种子企业,如果没有根没有纽带,随遇而安地漂浮,就谈不上根植。”


不仅扎根上海,沪江还扎根教育产业。2001年还是大三学生的伏彩瑞创办了沪江,经历了5年公益化运营之后,2006年他以8人创始团队、8万元资金起步开始公司化运营。如今,沪江已成为全球用户突破1.7亿的“互联网教育”企业。


“搬到张江之后,我的办公室还没变过,一直就在这房子里。”一张长沙发、一张堆满东西的茶台、一张铺满各色文件材料的大书桌,还有一些玩具纪念品置于书架顶端。阿诺环顾了一下自己有点寒酸的办公室,却笑得很灿烂,颇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之气度。


清高的办公室气质,也折射到沪江身上。这家公司独特神奇之处,就是对互联网教育的执着。在市场追捧网红经济、碎片消费经济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沪江并未被资本及外界舆论所左右,坚持以“成体系的教育”为先。“我们不是娱乐平台,来这里学习,都是有目的、有大纲的。”阿诺强调说。


自成立以来,沪江逐步形成以沪江网校为主体的B2C业务和以CCtalk为主的平台业务,包括学习资讯、学习工具、社群学习平台和优质课程平台四大业务体系,涵盖升学、留学、语言、中小幼、职场、兴趣等丰富的在线学习内容。


丰沛的教育资源、生动有趣的教育方式,以及各地好学者不断汇聚其间,沪江的用户数量日渐膨大。截至2017年12月,沪江用户高达1.7亿,其中移动端用户超过1.4亿。稳居互联网教育行业领先地位。如何使教育资源价值最大化?如何使尽可能多的人获得公平教育?互联网模式或是最优选择。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并且习惯通过互联网在线学习,无数老师和专业人士愿意通过互联网来传播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这个供需关系,在沪江搭建的平台上得到了有效配对。“先成就他人,只有不断成就他人,才能成就自己。”阿诺如此说。


深耕互联网教育领域,不等于一成不变。“我们每隔3年,就要浴火重生一次。”阿诺说,从2006年到2009年,沪江创业探索商业化;2009年至2012年,沪江网校成立发展;2012年至2015年,沪江从PC网校向移动端转型;2016年开始,沪江从B2C转型平台。对于今天的沪江定位,阿诺称之为“教育科技公司”而非“教育培训公司”,其方向是做平台,以科技赋能教育,构建互联网教育的生态。


“用一句话形容我们的模式,就是解决好‘教与学’的问题,用技术、服务、基础设施等一切可用的能力连接两端,赋能他人。”阿诺说。据介绍,沪江正发力人工智能,以提升教学效率。以沪江旗下的成人在线口语品牌“Hitalk”为例,Hitalk主打白领人群,基于数据采集和自适应学习匹配,独创真人实景角色演练与场景式教学,还原近千种真实的口语应用场景。


阿诺认为,人工智能一定要有实际的场景,但是教育和其他标准化的场景不同,“我们跟英国、美国很多的研究人员交换过意见,大家一致认为教育方面人工智能的替代程度是在20%到30%之间。”他表示,沪江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重点是一定要能最终产品化,这才会有价值。


“创”亦有道 下自成蹊


大学念英文专业的阿诺喜欢辩证思维。也正是这种理性主义,确保看似偏执的沪江,没有走向商业化极端,从而把握住事物本质。


“你觉得互联网的变化快吗?”“教育是商业吗?”每当你抛出一个问题,阿诺也会随即反问一句,以苏格拉底式的对话来阐述他对问题的理解。阿诺说,如果你觉得互联网变化快,那么5年前何尝不是如此,“静的时候感觉变化快,跑的时候感觉变化慢了。”


古语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是很崇高的职业。而在商业化社会里,教育与商业如何在动态中取得平衡,互相促进,颇考验创业者智慧。“教育,可以用商业的行为解决其中很多问题,但又有很多东西不同。古今中外有名望的高等学府,又有几个是以商业为目的的?有几个是唯利是图的?”阿诺的反问引人深思。


在“互联网+”衍生的众多创新业态中,唯有与教育的结合需要格外的“敬畏心”。阿诺坦言:“我们能够17年坚持一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17年前认为这是个最好的市场,而是要认清楚自己是做教育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能做到多大、多好,就做到多大、多好!”


正如阿诺所说,如果只关注跑得快,但灵魂赶不上脚步,那么商业模式即使取得暂时的成功,也必然无法长久。作为一个教育平台,他在采访中一直强调,沪江最看重的是如何传递正确的东西。“如果不是心心念念想着这件事,肯定做不到。因为商业社会的诱惑太多。”


也许是基于这种对教育本质的执念,才使得沪江从一个自发的BBS学习讨论社区,发展成如今中国领先的互联网教育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这一边是1.7亿用户,那一头连着逾4万名网师。开放的平台,汇聚了天下网师,知识品类无限扩展,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课程和学习方案。


有了平台还不够,从平台到生态是沪江发展的必然。这一步,目前沪江已通过投资来构建。自2016年6月公开第一笔投资标的italki以来,沪江已陆续披露了近20个教育投资案例,包含大嘴外教、italki、abc360等在线口语企业,而沪江的“教育”理念一直延伸到自己的投资生态中。


在接受调研当天,一位著名教育培训机构的名师悄然入驻沪江旗下的CCTalk平台,这一自主创业行为,其实也是沪江生态的一个生动注解。在此之前,这一名师的去向备受关注。


阿诺告诉记者,“互联网+教育”的模式在B2C领域可能有不少竞争者,但在平台领域,受限于投入大、周期长等客观原因,很多人不愿意做。但长久耕耘下来,其平台型模式反而鲜有竞争者,并开始逐步得到业内的认可。


教育扶贫 理想不灭


科技赋能教育,在沪江身上还有更深刻的体现——如何用互联网实施教育扶贫。


说到教育扶贫,不得不提沪江的CCTalk,而谈到CCTalk的起源,就有一个小故事。2015年一个机会,沪江的同事带着开发版本的CCTalk软件进入一个只有10个学生1位老师的乡村小学,一位城市的特级教师通过CCTalk给当地学生授课,得到了乡村学生的热烈欢迎。而经过学习效果比对,乡村学生的表现丝毫不比城市学生差。


受此启发,沪江推出支持偏远地区小规模学校的教育公益项目“互+计划”,希望通过互联网学习方式改变传统教育。短短两年,“互+计划”就连接起全国30个省份的3000多所中小学,影响10万多名教师和100多万学生。通过互联网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局面,推动教育公平化发展,阿诺也因此被誉为“中国互联网支教第一人”。


2016年11月,沪江“互+计划”成功入选国家网信办公布的网信企业网络扶贫“双百”项目名单,用互联网助力国家教育精准脱贫成为共识。2018年1月,沪江“互+计划”获评国家网信办“2017年度网络公益创新奖”,是中国互联网教育企业中唯一的入选者。接受记者调研的当天,沪江的“互+计划”团队正在国务院扶贫办宣讲经验。


走进沪江办公区域,最显眼的位置张贴着琳琅满目的画作——支教区域的师生邮寄过来的感谢作品。阿诺告诉记者,最难能可贵的是,“互+计划”和友成基金会、北师大等共同发起的“青椒计划”,去年培训了34000名乡村教师,成为“根植性”的乡村教师。“创新经济的创业者的特点,是要利用有限的资源做超出想象的事情,只有互联网能够最大化优质教学资源的效用。”阿诺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不挣钱活不下去,实现不了理想。所以必须找到商业模式,支持理想不死。”也许未来,创新经济的可贵,更多不是因为创造了多少经济利益,而是因为具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时刻孕育着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来源:中国证券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