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低龄留学热潮掀起,资本触角将伸向哪里

蓝鲸教育2018-07-04 18:502049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我国留学生数量也在不断增长。据教育部统计,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地位。



据CCG《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中国仍是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最主要的留学生生源国。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中国留学生人数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韩国和新西兰的留学生总量中,占比均超过30%。其中,虽然中国留美学生数量增速放缓,但人数仍高居首位,是第二名的3倍之多。(IIE最新数据显示,2016/17年中国留美人数约为35.08万人,同比增长6.8%。连续8年,中国是其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地。)


留学低龄化


如何定义低龄留学中的“低龄”呢? “这个要按照留学地的法律规定,”EduCare创始人张婧对蓝鲸教育说到,“比如按照法律规定18岁以下的学生需要进行监管,我们就把这部分人群定义为低龄留学生,主要是处于初高中阶段的学生。”


EduCare是一款帮助低龄留学生家长与海外老师和寄宿家庭直接沟通的互联网创新教育产品,2018年4月获得东方新创的天使轮投资,投资金额为数百万人民币。EduCare共有三个版本,家长端、老师端和寄宿家庭端,有助于家长对孩子的“陪伴成长”,而不仅是“委托监管”。


相比于之前出国留学生主要集中在研究生阶段,我国低龄留学热潮开始掀起,留学生年龄段向下延展。据《Globally Mobile Youth》对2013年至2016年美国中学学生发展趋势的报告显示,国际高中生的数量在不断增长,其中从2013年到2016年,中国留学生占比从42%上涨到了48%。




从上图可以看出,在持F-1签证赴美就读的高中生中,78%的国际学生来自于亚洲国家,在这其中中国占比58%,且逐年增长。



通过上图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中国中学生选择赴美留学,有的为了全方位获得全球化经验,有的为了未来移民等。越来越多的高净值家庭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领域。


在持F-1签证的国际高中生中,有超过94%的学生在美国的私立学校就读,其中宗教附属私立学校占比最大。公立中学接收国际学生的情况各有不同,有的会设置交换课程,有的则以此来提升学生入学量,缓解本地学生的流失情况。


不仅在美国,中国的高中留学生数量高居不下,在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的国际生源总量中占比均超过50%,这一数量非常可观,由此可见,中国低龄留学市场发展空间很大。


“但是目前低龄留学前和留学后,已经是半红海状态,流量贵,获客成本高,行业巨头基本已经垄断了这个市场,前端和后端都处于基本饱和状态 ”EduCare创始人翁韬说到。


低龄留学原因


低龄留学不仅反应出了国民经济水平的提升,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出了国内教育存在的问题。


虽然素质教育已经提倡了好几年,但目前,国内教育仍不能摆脱应试教育的窠臼,过于片面地强调“高分”,欠缺对孩子的个性化培养,并不能达到国内家长对优质教育的需求;相对而言,国外教育会以学生为主体,更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与国内教学理念和教育模式存在较大差距。国外教育更能吸引高净值家长的目光。


当然一些与户籍政策相关联的入学政策,也使一些中学生不得不选择就读国际学校或者出国留学。


此外,由于留学给留学目的地国家带来的巨额经济效益和多元文化结构,也使当地学校更加配合。据《Globally Mobile Youth》显示,美国可接纳国际留学生的中学数量在不断增加,2013年至2016年,由2300所增长到2800所。学校在不断寻求新的方式,吸引国际留学生的目光:一些高中开始和当地的大学合作,方便留学生完成高中到高等教育之间的衔接;还有一些高等教育机构,会在其校园内建立附属国际高中,协助其高等教育阶段的招生。这些情况都增加了国际学生获取在美国高中接受教育的机会,也为他们提供了一条通往美国高等教育的途径。


但是,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在年纪尚小的时候就被送出国,这需要孩子本身具备一些素质,比如“善良、上进、自律、好学和勤思考。” 张婧说到。


低龄留学存在的问题


寄宿,是低龄留学生绕不开的话题之一。在与EduCare创始人的沟通过程中,蓝鲸教育了解到,美国寄宿家庭的服务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孩子可能会因此在生活中受委屈。此外,在留学过程中还会遇到其他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


  1. 信息不能直接高效地传递给学生家长。学校和家长之间的沟通需要经过层层传递,沟通效率低,比如学生的出勤率,考试成绩和学校活动等。美国很多私立中学的老师,对待和国际家长沟通这件事的态度很积极,其实这也能为学校本身做宣传。

  2. 家长和子女之间可能会疏远。因为时差和距离问题,父母对孩子不能进行有效监管,也缺席了孩子的很多成长环节。

3.虽然低龄留学生数量增速迅猛,但很多中介机构的服务水平并没有完成相匹配地升级和优化。

4.不懂国外生活规则。学生和家长对国外的生活模式并不了解,还会用在国内处理问题的方法,来面对在国外遇到的问题。

5.家长需要进行再教育。孩子身处异国,家长的思维方式和沟通方式都需要再学习,也可以通过此举和孩子产生更多的共同语言。

来源:蓝鲸教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