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信息素养与知识再认知

原创后有为后有为2018-07-19 13:432005

序言


2017年下半年,高中新课程标准发布,高考改革的相关政策出台,与2016发布的学生核心素养标准体系,形成基础教育的一个“铁三角”关系和一个热门话题,牵动学校、装备企业和家庭及社会多方神经。


『新课程标准』、『高考改革方案』和『学生核心素养』是基础教育三个上位的政策指导内容,或者说基础教育发展的三个引领目标与发展方向。这三个由基础教育上层建筑建构的“生产关系”如何落实到具体的实践中引领『生产力』,即学科教育教学去创新和发展呢?


好『经』经常被歪『念』,这三个教育改革与创新发展的上位政策推出后,研究如何将政策落地的人寥寥无几,而抢着做只有形式没有内涵的『排课走班』的管理软件的人却多如牛毛。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企业片面夸大新高考改革选课走班的地位与作用,根本不顾国情与教育现实与现状,一味套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教学及其管理模式,以高考选科走班选择教室的难度为“噱头”,忽悠谋取利益。这属于企业行为也正常。少数学校不加思考,以为有了『排课走班』软件系统,这么一个对教育教学内涵丝毫没有内在影响的外在小技能,就可以解决教育重大政策改变引起的部分教学管理问题。


那么,基础教育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装备或教育技术,来支撑和推动『新课程标准』、『高考改革方案』和『学生核心素养』三个上位的教育政策与理论的落实呢?


这需要从基础教育的本质规律上来细说。


一、信息、信息素养与知识的再认知


自从出现了“教育信息化”的概念之后,一个被不断夸大的事件就是知识的获取变得非常便捷和多元化。其最典型而时髦的概念,是 “泛在学习”、“无处不在的学习”、“移动学习”、“在线学习”等一些新名词满天飞。面对信息爆炸与知识经济时代,这些名词的出现确有道理;但是,面向基础教育,我们却不得不思考它的真伪。


这些新概念与新名词,给社会与教育造成的一个印象就是,仿佛只要有了网络,我们就不需要课堂和教师了,学生的学习真的要发生革命性的变革了。但是,认真考察教育历史过程和今天的学校现实与现状,这种忽悠大部分是“无知之谈”。


如果通过在线学习、网络学习等方式,就能获取知识并可以替代课堂与教师,那么,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红遍天下的『电视大学』,早就取代北大、清华和所有大学了。事实上是,这个曾经被誉为世界最大的大学和没有围墙的大学,如今已经衰落没有“大门”了。


为什么『电大』不可能成为大学?因为它忽视了一个人类认知与发展、人才培养的基本事实和规律,就是信息不等于知识,信息不是知识。


信息,谁都可以制造。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里,最经典的信息就是『小道消息』和『谣言』,这大概是没有网络的社会里的“自媒体”。如今,网络无处不在、微信人人皆有的社会环境下,人人皆有可能成为自媒体的制造者,成为信息之源。


但无论是『小道消息』和『谣言』,又或是微信自媒体加工的真实信息,都只是传播的信息而已,并不是知识。因为知识,有两种形态存在。


对于客观世界或个体的外部世界,知识是人类社会的知识,作为人类社会的财富,存储在人类社会的硬盘里,如书本、图书馆、大学和他人的脑袋里。这对于一个具体的学生或一个具体的“我”来说,并不是 “我”或某个人的知识。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人而言,这些社会的知识只是信息,与一个具体的“我”或一个具体的学生并没有关系。即使“我”读过某本书,如果没有消化只是死记硬背,这种情况依然只是一个信息被浏览过了而已,并没有成为“我”的知识


知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如学生,要通过学(获取)和习(思考、体验、实践、推演等内化过程)才能获得。教师传授知识和学生上网浏览信息的过程,只是教师传播信息和学生获取信息的过程,它是学习的初级阶段,即信息获取阶段。


网络上或微信里传递给你的只是信息,不是知识。知识虽然蕴含于信息之中,但必须经过信息接收者的处理、加工,才有可能生成自己的知识,或者说建构成知识。恰如无线电波在传播过程中,传播的只是一个信息而已,收音机接受到信息后,还要进行解码,才能转换成语音。


知识二字,『知』,就是知道了,表示信息浏览过了;“知”的最高水平是信息存储,即记住了。但『识』,是理解掌握了,并且是基于当下已有经验与知识水平的理解与应用;“识”的本质是能力,并且“识”不是终极的和一生不变的,而是不断升级的。


所以,同一知识随着岁月、年龄和场景的不同,人们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与应用,即知识作为一种能力与水平,是会不断升级的。一条信息浏览过了,可能会被存储在脑海里,但更多的可能是很快被删除,恰如耳边风一样。


对一条信息进行基于现有知识与经验的思考(理解)、实践检验(实验)、应用推演(作业)等过程加工处理后,嫁接进已有的知识结构体系中,成为学习者知识大树的一部分时,才真正成了“自己的”知识。所以,学习二字的理解是:学,是获取信息;习,是思考推理、实践应用与推演训练的内化过程。


我们每天浏览和接受的信息几乎可以用“海量”这个词来定位,但是,真正能成为知识的少而又少。知道了,并不等于理解与掌握了,理解与掌握应该还包括判别与应用。


比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优等生魏则西同学,通过百度浏览了某种药品,获得了治病的信息。但因为并不是他的知识,魏同学有知而无识,他并没有懂医学并不了解自己的病症。所以,无知的使用这种药来治自己的病,而导致自己死亡。即用一条信息来治病而不是用知识来治病,这是悲剧的根源。


还有一些教师经常在考试之后,对学生大发雷霆,“这个题目(或这个知识),我都讲过上百遍了,你怎么这次考试又做错了”。这样发怒的教师是不懂得什么是信息与知识的关系的。因为,教师的讲授只是传播了信息,学生听课的行为只是接受了信息,如果没有对信息进行加工处理,就无法内化与生成自己的知识。


信息时代忽有信息素养一说,这个来源于美国人的新词,却成了中国人的新宠,其实不过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当然,新名词也有好的地方,就是新鲜和好听,也可能比较好理解。符合缺乏经典知识或反叛传统的人的口味,也是造就专家的好方法。


“听风就是雨”,就是日常生活中我们批评人没有见识的成语。所谓没有见识,其实就是没有知识;“谣言止于智者”是经典名言中赞赏人有知识,有知识的人不会被忽悠。听风就是雨和谣言止于智者,其实说的就是信息素养问题。


那么,信息时代如何理解信息素养?


信息素养有四个方面的要素或理解:


01、信息意识


即人们对信息传播的敏感性和获取的自觉性,遇到问题知晓需要通过获取信息来帮助自己。比如说,听到风就能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去察看,是否有下雨的可能,这就是对信息的敏感性。想出门旅行,第一个想到的是上网查询或向朋友打听旅游的相关信息,这就是获取信息的自觉性。


02、信息技能


即获取信息的方法与技能,掌握和应用获取信息的专业工具与技术,知道去哪里去寻找信息和应用什么样的工具与技术去查询信息。如魏则西同学要找的是医学知识,这显然不能在百度里找,而应该去专业的医学网站上去查找,同时还要能应用专业的文献检索工具软件去找。这才是信息技能。


03、信息处理能力


即对获取的信息有鉴别能力、分类处理和存储的技能,鉴别信息属于哪一类的信息,初步性的能判断其真伪和可能性的价值,以及值得不值得去深入研究,并能做分类存储和归纳。这个当然与自己已有的知识水平息息相关。


04、信息应用能力


信息应用是基于自己已有知识水平和经验常识,能对获取的信息进行加工处理,通过编辑和再创造生成出新的信息或建构出新的知识,这就是知识的生成。转发微信并配上自己的解读或编者按,就是信息理解与应用。通过微信获取信息,并且用它产生出了高于原信息的应用,如创造了一个项目或获得了一个交易,这就是信息应用能力和知识生成的方法与路径。


网络时代的信息无处不在,较之传统社会,信息的核心是在网络上传播,并通过网络走到线下人群中。信息素养是人们捕捉信息和应用信息的一种能力。


信息不是知识,信息素养是一种学习能力。知识蕴藏于信息之中,只有当信息被有信息素养的人获取、加工、处理生成新的应用时,知识才能生成。明白了信息、信息素养与知识的关系,我们就知道如何去实施教育教学了。

原创文章, 作者:后有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