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汉通教育CEO韩少雄:教育国际化的趋势已不可逆,但未来并不明朗

原创江平江平2018-08-03 14:594199

2013年年初,留学归国两年的韩少雄不满足于安稳的国企工作,只身来到北京,以销售员的身份留在了汉通国际教育——当时少数为家长和学生提供择校辅导、国际学校课程辅导等系列服务项目的机构。在跟汉通国际教育的创始人吴越深入沟通过后,韩少雄斩钉截铁地说:“如果这个项目需要钱,我可以投进来。”


5年后,韩少雄已经成长为汉通教育的CEO,首次提出了国际学校择校咨询服务。这五年,他对汉通的过往发展如数家珍,同时也见证了中国国际教育的起伏跌宕。


汉通教育CEO韩少雄


从寥寥数几到井喷发展的几年,国际教育的蓬勃发展期


“从供求关系上来看,2013年的国际教育有了明显的变化。”据韩少雄介绍,2012年,北京地区只有少数的家长们对国际教育有了解,更多的人还是处于观望的状态。2013年后有两类人群开始逐步关注国际教育。一类是家庭条件较好但非北京户籍的,当时北京市地区政策限制非京籍人群参加北京高考。而这些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回原籍读书,加上自身经济条件允许就会选择出国留学这条路。孩子总会要出国留学,就先让他们进入到国际学校以适应。一类人群是已经不那么看好国内传统应试教育的模式,而是更青睐国际学校教育理念。基于两种情况,家长们对国际教育的需求增长明显。


数据统计(数据来源:新学说),2013年全国范围内国际学校有461所(得到国内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并在教育部备案)。2017年全国国际学校共计734所,其中外籍人员学校126所,民办国际学校367所,公立学校国际部241所。


综合看来,韩少雄认为,民办国际学校的快速发展原因在于:


  • 人口结构的变化、消费升级和教育观念转变带来的需求扩张。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学生家长对于子女教育的需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当前我国的应试教育体制已经不能满足学生、家长的需求。


  • 政策利好和资本大量涌入导致供给方的增加。


  • 创办国际学校有好的财务回报,不仅仅是学校本身的收益,还有创办学校所带来的溢出效应。广东碧桂园国际学校是博实乐旗下的学校之一,这所学校的创办初衷是为了促进顺德碧桂园这个上万套的超级房产项目的销售。这种教育房产的模式运作证明是成功的,不仅可以从学校获取长期稳定收益,还能够提升学校附近楼盘的附加值,增收房产项目的收益。


帮家长跳出择校套路,以汉通为主的国际教育服务机构可以做很多


在市场的号召下,一系列精致广告包装,质量良莠不齐的 “国际教育”学校不断涌现,令家长和学生眼花缭乱、难以选择。因此,像汉通国际教育这类可为家庭提供国际学校择校咨询服务的机构有了一定的发展空间。


“我们在为家长提供择校咨询服务时,一方面为家长提供准确优质的国际学校信息,以免家长不明情况跳进学校的招生套路;另外一方面,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定制个性化的择校方案。”韩少雄告诉记者,“在择校方面,家长们应更多地考量学校的师资质量、生源质量、管理团队和校长背景等因素。”



采访当天,在汉通教育的校区,记者看到11间教室均有学生在进行1V1的辅导。韩少雄介绍,汉通教育还为学生提供国际课程辅导。当前上课的学生有两类:一类是想要进入国际学校来进行重点辅导培训;一类是已经被国际学校录取来进行国际课程辅导。


据介绍,汉通国际教育是国内首家IB课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由国际文凭组织为高中生设计的为期两年的课程)专业辅导机构。


目前,汉通教育拥有专业课程辅导教师40余位,建立了完整的服务体系,每年成功往哈罗国际学校、乐成国际学校、鼎石学校、世青国际学校等知名国际学校输送众多学生。


教育国际化的趋势已不可逆,但未来并不明朗


从国内第一所国际学校——北京巴基斯坦使馆学校诞生,到第一所接受外籍人员子女的国际学校——深圳蛇口国际学校建成,间隔了近20年。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只有少数几家国际学校。现在,中国有着全球数一数二的国际学校规模。


从资本市场来看,目前许多上市企业已经在国际学校上重金投入,包括枫叶教育。伴随着新《民办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新《民促法》)的落地,将更大程度催生资本对民办国际学校的青睐。加上人口红利逐渐显现,中国国际教育市场将进一步扩容。


另一方面,由于尚缺乏有效行业监管与行业自律,我国部分国际学校存在收费标准不一、教学质量良莠不齐、办学机制多元且权责不清的现象。一些国际学校的外籍教师存在师资质认定难、缺乏专业支持、流动频繁等问题,而本土教师又缺乏相应的教学经验和培训,很难介入国际课程的教学当中。这些问题都需要在接下来教育创新和变革的更大发展空间中,得以正视和解决。


然而,需要强调的是,中国的教育市场很大程度上与政府政策有关。


比较典型的,2017年新《民促法》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必须完成国家设定的课程和课时,而且规定的课程必须用中文授课。


韩少雄解释,根据新《民促法》,如果国际学校仍然按照国外模式培养,那就只能用课外时间,这对学生来说负担太重,所以国际学校的小学、初中肯定会放弃原来的教学模式。如果幼儿园和高中仍然采用国际模式、小学进行义务教育,那衔接方面就存在很大问题。所以民办国际学校会进一步研究该怎么转变。


又如,2018年4月,北京市教委公布2018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通知,明确提出“各区要加大民办学校学籍监管力度,不得招收不符合条件的学生在校就读”。随着普通民办校学籍监管加强,国际校也被进一步纳入到学籍管理体系之中。


国内学籍是中高考的“通行证”,而“五证”(分别是在京务工就业证明、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北京市居住证、户籍所在地无监护条件证明。由“五证”又衍生出许多“证中证”,具体的审核标准每年由各区教委制定)审核则是非京籍家庭获得北京学籍的基本条件。


就‘五证’这项政策,我们也和一些学校沟通过,肯定会有影响,但影响程度不得而知。”韩少雄说,“宽紧并存的国际教育政策使它的未来发展多了一些不确定性因素。

原创文章, 作者:江平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5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