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师课堂:两个老师的课也能萌萌哒

原创翟良翟良2018-08-29 09:301116

有两个“孔子”的双师课堂被我写成了儿童文学故事。


很多时候,不想用产业的那些写作套路描述一个特别“流行”的课堂,产业写作的冷静、深刻与双师教学的愉悦与轻松往往格格不入,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一颗真实的心境会被脱口秀般的文字绑架。


“双师课堂”这一热词,更多的是情感的表达,不是狂欢后那一地鸡毛。


有人说,“双师课堂”是最萌的教学,还带着那么一点“小浪漫”。


孩子却说:“我是一个勤劳的木偶,也有疲倦的时候,直到有一天......”




“双师课堂”是真名。


还有一个特别牛掰的外号——“混合式教学”。


乍一听这个外号,我很容易联想到音乐界的“混合音效”,耳边貌似吹来了汽笛和风铃混合的铃声。


“双师课堂”在宋代就曾盛兴过,说是起源于某个机构几年前的实验,有些无知。


就像一场“复古”回潮,久远的经典开始在新人类的时代轮回,更像久唱不衰的乐曲。


搁以往,课堂上,一个老师滔滔不绝地讲啊,讲到很难停下来,一点儿都不抑扬顿挫,一个个紧张到不约而同的面孔附和着、熬着、装着。


其实,就连2500多年前的孔老夫子都不这么讲课了,你随便翻一翻《论语》就都知道了。孔子的课堂没有教材和读本,更重要的是,孔子在课堂上不做“Leaturer”。


你接受有两个“孔子”的课堂吗?“我不支持,但是我宽容。”真的吗?假如你的娃儿在双师课堂上跳起“拉丁舞”,比如:老师离开双师课堂后,你的娃儿却哭成一个泪人儿,你还宽容吗?


“上堂课,怎么还可以这样?”你连想都想不到,把半截烟都扔了。


其实,从教鞭到扛光幕布,从鸦雀无声到欢呼雀跃,不知为什么,打开的课堂总让我热泪盈眶。



再古老的玩意儿也都能变得萌萌哒。


比如,庄严肃穆的故宫,貌似与世隔绝的地方,却通过科技手段走上活泼俏皮之路。


故宫也有“新媒体”,很多人都知道《穿越故宫来看你》这款充满魔性的H5页面。明成祖朱棣是H5页面的主角,以他的自拍开始,他与后宫嫔妃们的经典形象融入了流行元素,拍戏、写剧本、作服装设计......皇宫的秘密用现代科技来展示,不是“搞怪”,却让人觉得新鲜的不像话。


连故宫都喜欢上了“卖萌风格”,还有什么不可以“卖萌”?


同样是古老的“双师教学”,从宋代延续到今天,开始以流行的画面和萌萌哒的方式出现,就更不足为奇了。


扛光幕布中老师神秘的出现、现场助教美丽的微笑以及孩子们飚满课堂的海豚音,一股脑儿颠覆你对课堂的想象,一堂课竟上成了“欢乐戏剧人”的效果,这让习惯了说教式教学的家长有些恍惚。


这一切,就是独一无二的双师课堂。双师课堂营造的教与学的氛围太浓郁了,所以有人说,“瞧,这就是孩子们现实版的秘密花园。”



80年代,点煤油灯读书的岁月,太阳都那么蜡黄。


偶尔,教书的父亲在打汽灯,当汽灯悬在教室房梁中间时,这间半山腰里的教室显得格外“奢侈”和“神秘”。


那会儿墙上若有块还能写出粉笔的黑板就已经很幸运了。


倘若再摊上一个声音洪亮的老师就更幸运了。


三十多年后,课需要两位老师来教了,黑板也时髦成幕布了,学生可以“放肆”地尖叫了。


更让我这一代难以想象的是,今天的课堂竟也能变得“萌萌哒”了。


在“萌萌哒”、“么么哒”的时代,除了诗和远方。


还有“双师课堂”。

原创文章, 作者:翟良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