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函|“新变化 新力量”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教育部:狠抓高校本科教育,取消"清考" "文凭难混"

网易2018-10-22 12:381132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和“新时代高教40条”,要求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高中辛苦三年,上大学就轻松了!”不少家长或中学老师常说的这句话将变得不合时宜。今年6月底,教育部召开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剑指本科教育质量问题。改革开放40年,教育部召开全国会议专门研究部署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这还是第一次。

日前,记者走进广州部分高校,看看这轮变革将对学校、老师和学生带来什么变化。据悉,有的高校几年前已取消“清考”,有的则从2018级新生起取消“清考”制度。大学教育“严进宽出”的现象,有望成为历史。

“我们好命苦啊!”这学期,在广州大学2018级的一个新生群里,当得知学校已经取消清考制度后,有新生开玩笑“叫苦不迭”。广州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蔡忠兵看到这句话,笑了。“让学生一入学就知道要好好对待学习,是桩好事。”

“高中辛苦三年,上大学就轻松了!”不少学生在高中阶段,都曾听家长或老师说过类似的话。一些大学生也确实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本科四年。有的学生不好好上课,到了期末突击一番,图个及格以混学分,如果挂科,反正还有重修补考,补考没过,还有毕业前最后一次的考试机会——“清考”。

毕业应当容易还是不容易,这对于教育来说一直是个问题。

美国本科毕业率仅50%

厦门大学教授邬大光分析中美两国本科生近十年的毕业率数据发现,美国大学本科毕业率约为50%,不同类型、不同竞争力的大学,乃至相同类型、相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都存在明显差异;中国大学本科毕业率则超过90%,不同类型、不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无明显差异。

“大学本科高毕业率使得高校办学水平看似具有一个很高的水准,其实是办学质量的异化或错位。”邬大光认为,中美两国大学本科毕业率之间的反差,归根结底还是一所大学在人才培养上究竟是坚持“严进宽出”还是“宽进严出”的选择问题。他认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没有进行淘汰的大学,不是一所好的大学;没有进行淘汰的大学,无法建成世界一流大学。”

邬大光认为,大学的轻松现象,看起来是出现在学生身上,背后遮蔽的是大学的管理问题。绝不应该把大学轻松的责任推到学生和教师身上,不该埋怨大学生和教师是轻松的“制造者”,其实是大学的管理制度和水平“制造”的,大学生只不过成了管理制度的“牺牲品”和“替罪羊”。

怎样实现“宽进严出”

取消“清考”

所谓的“清考”,就是给重修、补考仍未通过的学生,在毕业前再给一次考试机会,“清考”过关,即能获得毕业证书。大学毕业证就这样变得轻轻松松唾手可得。

日前,教育部密集印发了《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和“新时代高教40条”等文件。教育部要求,要加强课堂教学管理,要结合办学实际修订本科人才培养方案,新方案要从2018级学生开始实施。文件还要求,要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合理增负

针对“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今年6月底的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提出,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合理增加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扩大课程的可选择性,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和专业志趣,把“水课”变成有深度有难度的“金课”。

严抓本科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指出,本科教育在高等教育中体量规模最大。全国1200多所本科院校在校生中,本科生与研究生比例是8:1,毕业生中本科生占比87%。

陈宝生直言:“我们常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对于高等教育,我们可以讲: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本科不牢,地动山摇。”

调整激励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还特别强调教师的评价问题,他认为一些学校在评价教师时,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这样的“指挥棒”不利于激发教师教书育人的积极性。日前,教育部密集印发多项文件,要求进一步修订完善教师评价考核制度,把教学质量作为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聘、绩效考核的主要依据,在教师专业技术职务晋升中施行本科教学工作考评一票否决制。

强化师责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不是合格的高校、不重视本科教育的校长不是合格的校长、不参与本科教育的教授不是合格的教授。”

广州医科大学教务处处长李建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本科教育质量之所以下滑,一方面是扩招后本科高校生源质量降低,另一方面是高校的资金、师资等资源投入跟不上。

针对这种现象,日前教育部印发的系列文件要求,强化教师教学主体责任,要制定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专门管理规定,确保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广东高校加强

把好毕业大关

在今年教育部出台这一系列举措之前,广州的一些高校已意识到了相应问题,采取措施提升本科教育质量。

广州大学副校长郭兴蓬说,2017年广州大学发布《关于加强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的若干意见》,对教师分类管理和评价,设立教学为主型、教学科研型、科研为主型三类教师。郭兴蓬说,广州大学还提高了教师教学业绩在校内业绩分配中的比重,同时加大教学奖励力度,激励教师乐教、优教。与此同时,为了深度对接广州市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战略需求,集中优质资源,办出品牌专业和特色专业,2018年广州大学普通本科招生专业由91个优化调整到63个。

对待学生,广州大学也从严要求。从2017级起,广州大学取消了“清考”制度,并对作弊“零容忍”。广州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蔡忠兵说,学生每门考试的试卷首页都印有警示,如果考试作弊,将不授予学士学位。

广州医科大学也对教师进行分类管理和评价。为了淘汰“水课”,广医还加强了课程评估和督导的力度,督导随时会进教室听课。此外,广医还开发了一款微信版的教学评价系统,即将投入使用,届时学生上完课当即就可以对老师进行打分。

为了鼓励本科生尽早接触科研,提高学生科研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广州医科大学基础学院还设立了大学生创新实验平台,作为本科生开展课外科研训练的场所,学生只须网上申请就可以轻松进实验室。

李建华说,本科教学的质量没有科研好量化,但一些数据可以侧面反映本科教学质量。广医本科生2014年的考研率不到20%,2016年提升到了30%,2017年达到了33%。2017年广医临床专业毕业生参加全国执业医师考试的总通过率为87.11%,比全国高19.47个百分点。

广州大学副校长郭兴蓬坦诚,我国本科教育很难达到美国高校50%的毕业率,但他认为,可以用多种方式编织培养质量的“兜底网”,来提高本科质量。他说,广州大学实行了学习预警制度和学困生帮扶制度,学生在此基础上仍然不合格,就只有“淘汰”。他说:“没有淘汰就没有质量,淘汰是培养质量‘兜底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记者了解到,为严把毕业关口,严格要求学生,目前国内一些高校采取了折中措施。例如今年华中科技大学将18位学分不达标的本科学生转为专科,其中11人已在今年6月按专科毕业。


来源:网易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邀请函|“新变化 新力量”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