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教育【海外硕博项目】热招中

这家少儿街舞机构11年开店94家 年产值近2亿

铅笔道2018-10-25 20:121818


杨芳希望“以商养专”,让街舞能够融入更多中国文化,在街舞教学和娱乐文化中找到一个适合中国发展的平衡点。


“《这就是街舞》热播时,舞者石头的“震感眼”火了。不仅一众粉丝千万的大V被他圈粉,队长黄子韬还在他的微博下给他留言,众星都模仿起了“震感眼”。


石头是街舞培训机构“嘻哈帮”的明星老师,该培训机构于2007年初创立于郑州,总部在北京三里屯,针对4~18岁的少儿及青少年,提供街舞艺术教育培训。


当前,“嘻哈帮”正朝大文娱的方向拓展,业务涉及专业街舞培训、艺人培养、艺人经纪、赛事活动、潮牌服饰等领域,是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CSDA)独立战略授权机构,自创了两大IP项目WAF国际少儿街舞大赛和耀YO潮流文化节。


11年间,团队在北京、上海、河南等10个省、28城开设了94个门店,90%为直营店,拥有街舞教师近400人,累计培训学员近400万人次,年产值近2亿,年增长率超50%。除石头老师外,其明星学员还有《这就是街舞》人气选手小蘑菇、《创造101》导师王一博、《偶像练习生》人气选手丁泽仁。


注:杨芳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源于热爱的创业历程


1999年,韩流热浪开始席卷中国。彼时,杨芳正在上大学,是校舞蹈队民族舞的主力队员。当时,三个跳街舞的男孩进入了她的视线,她觉得这个舞种新奇、炫酷,于是跟着他们学了起来。


不久后,为了学校的一场公演,4人成立了街舞社团。杨芳没有想到,公演后他们竟成为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所到之处总会汇聚众人的目光。过了一段时间“明星”的日子后,随着各自毕业,他们的街舞社团随之解散。即便如此,街舞的种子已深种在杨芳心里。


2007年,街舞开始在国内的电视节目中崭露头角,全国街舞大赛唤起了杨芳从前对街舞的热情。由于想近距离接触偶像,杨芳和她的舅舅韩学继抱着粉丝的心态去到了当时街舞冠军的练功房。令他们吃惊的是,那个练功房十分破旧。房东催租的一幕正巧被他们撞见,堂堂街舞冠军竟然交不起300元一个月的租金。


“街舞冠军都过得如此窘迫吗?那这个行业的其他人还会好吗?”当时,他们的内心受到了极大触动。经了解,他们发现大多街舞爱好者过得不尽如人意。很多街舞爱好者并没有专门跳舞的场所,都在路边或是简陋的地方练习,还有些人因为生活所迫甚至需要放弃自己的舞蹈梦。


由此,一个热血的想法在杨芳和韩学继的脑海中萌生:搭建一个平台,让这些舞者可以通过跳舞获得人们的尊重。2007年初,两人在郑州的五星级写字楼,正式开设了“嘻哈帮”的第一家培训门店,主要面向4~18岁的少儿人群。


杨芳坦言,定位为少儿人群,是由于街舞市场还存在空白点,少儿人群尚可挖掘,孩子的学费收入比成人更稳定。“很多人喜欢街舞的炫酷,但自己或许没有办法实现梦想,他们会将这个希望寄托于孩子身上。同时,大多家长也希望孩子能更有个性,通过街舞学习变得更自信、活力。”


十年前,街舞并没有得到大众的普遍认可,众人对街舞文化的第一感官就是非主流、暗黑、不务正业。当杨芳诚心邀请那些街舞爱好者加入“嘻哈帮”跳舞时,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反而觉得他们是骗子。“但当时那种情况,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被骗的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加入了我们。”杨芳笑言。


以商养专 转型泛文娱


创立之初,两位创始人就将“嘻哈帮”的文化定位为“阳光街舞”。他们希望大众能感受到街舞积极、正能量的一面,孩子们可以融合中国传统文化跳舞。由此,他们自主研发了第一套青少年素质教育的街舞教材,原创街舞音乐,将少儿街舞教学体系化,训练孩子们坚强、拼搏、协作等品格。


目前,“嘻哈帮”学员大多是14岁以下的少儿群体,占比70%。其余的学员多为20岁左右的成年人,也时常有70多岁的“火玫瑰”出现。授课教师均为全职,全国门店共有近400位教师。“我们与老师会从雇佣关系逐渐变为创客合伙人的关系。他们无需承担销售任务,术业有专攻,只需专心授课即可。我们每个月也会邀请国际老师来授课,同时每年有两次全国集训,保持与国际最新的街舞文化接轨。”


为提升学员上课频次,老师会时常组建团队参与各类街舞公演和赛事。杨芳认为,用团队营造气氛可以让学员提升上课频次。当小朋友通过努力进入团队后,会有一种荣誉感,通常会十分积极地配合团队练习去参加比赛。未入选的学员会作为储备队员,他们会感觉有了一个奋斗的目标。当前,上海学员的上课频次约为每周2.5次,郑州学员则达到了每周4次,家长的转介绍率为40%。此外,“嘻哈帮”还与西安和郑州的两所大学建立了校企合作,欲成立街舞培训学院。


11年来,“嘻哈帮”已从专注少儿街舞的培训机构升级为多线发展的泛文娱潮流机构,业务涉及专业街舞培训、艺人培养、艺人经纪、赛事活动、潮牌服饰等领域。杨芳透露,他们将于今年年底,将品牌细分、全面升级,推出一个新的成人街舞品牌,在三里屯开设一个集街舞、潮流服饰、文化体验于一体的概念复合店。


如今,“嘻哈帮”已累计培养学员近400万人次,在28城开设了94家门店,90%为直营店,覆盖北京、上海、河南等10个省。其自创了两大IP项目WAF(We are the future)国际少儿街舞大赛和耀潮流文化节,以街舞培训为入口,通过课时费、衍生产品、赛事门票、赞助费和演艺经纪等渠道获取收益,年产值近2亿,年增长率超50%。


杨芳希望“嘻哈帮”不仅仅局限于专业的街舞圈,她希望街舞能够影响更多人,变成一种大众喜欢的文化,让更多人从旁观者变为学习者,再变为传播者。于是,她设计了两条发展路线。在专业领域中,以WAF国际少儿街舞大赛为核心,分赛区开至荷兰、英国、菲律宾等国家,如今已举办8届,累计参赛人数1万余人。在大众领域中,以耀YO潮流文化节为中心,第8届刚于今年6月落幕,累计影响人数500余万人。


艺人李宇春出席2018年的耀YO潮流文化节。


每八届耀YO潮流文化节不久前刚在郑州落幕,此次邀请到的嘉宾为李宇春和南征北战组合。前两届还邀请到了罗志祥、欧阳靖等艺人。今年的线下活动4天累积了5万观众,网络关注人数超7万,相关单条微博转发量达42万,话题阅读量超8000万。


同时,“嘻哈帮”通过微信、微博、抖音、秒拍等社交渠道,以石头、小蘑菇为代表的大V号形成了多媒体矩阵,目前累积了过亿全网视频播放量。


耀YO潮流文化节现场。


在街舞生态链中,杨芳计划通过OMO模式,将线上线下打通,以互联网思维,在街舞圈层吸引人群,沉淀粉丝。接着,再利用粉丝经济输出艺人,发展石头、蘑菇等KOL经纪业务,朝泛娱乐靠拢,线上线下流量共享,形成闭环。


当前,“嘻哈帮”与各大电视台常有合作,累计32次登上央视及其他卫视,也曾多次参与晚会中艺人的编舞及伴舞。在品牌合作方面,与运动饮料红牛和达能集团旗下的脉动、天方夜谭建立了合作,会在各校区进行试点推广。此外,WAF国际少儿街舞大赛还与方特达成了战略合作。


杨芳希望“以商养专”,让街舞能够融入更多中国文化,在街舞教学和娱乐文化中找到一个适合中国发展的平衡点。


现阶段,“嘻哈帮”正计划融资,资金主要用于拓展门店和人才储备。杨芳将加快门店在全国拓展的速度,年底发展至100家。他们将首先进军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再在三线城市逐步下沉,通过“双师授课”支撑各直营店的资源共享。

来源:铅笔道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