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投资上千万的电竞馆生意做好,核心还是利用率

懒熊体育2018-10-29 08:571388

把线上基因为核心的电竞搬到线下,电竞馆的运营始终是行业内在探讨的热点话题。


它的诞生的确顺应着电竞产业线下化发展的趋势。在电竞赛事开始普遍开发主客场制度的背景下,地域化和线下化促进了可容纳承办专业电竞赛事的场馆需求,电竞馆也就应运而生。


政策上也有强力支持。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发布《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中,明确指出“以企业为主体,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而文化部2016年26号文件也提出,各重点城市(区)应当“分别发展3-5家歌舞娱乐转型升级示范场所和游戏游艺转型升级示范场所”。



▲电竞馆有明确的政策支持。


概念很火热,但是产品却显得参差不齐。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郭阳曾表示,据他们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自称电竞馆的至少有1000多家,但行业却缺乏一个统一的标准。在这个背景下,由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提出并归口的国内首部《电子竞技场馆运营服务规范》发布,这是由联盟电竞牵头起草的首部涉及电子竞技场馆管理与服务的团体标准。


当下被称作电竞馆的,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用于承办专业电竞赛事的场馆,配备有舞台区和观众区,要求有赛事级别的舞美和稳定的网络线路,同时配备有直转播设备,面向的B端用户;第二类自称电竞馆的,其实更接近于传统意义上的网吧改造升级,主要面向的是C端用户,自称电竞馆更多是一种品牌包装,当然空间内也设定了可以开展小型电竞赛事的场所,只是观赛空间并不大。


就后者来看,这本质上还是逃不开是个网吧的生意,只不过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更强调服务的精细化运营。升级的主要方向还是在机器配置、装修环境、衍生服务和社群氛围的打造上,总而言之就是向用户提供的不仅仅是上网服务,而是基于上网的全方位娱乐体验。


在电竞向体育化靠拢的背景下,这类商家更多是可以通过电竞馆这个概念,使得自己的生意更偏向大众所能接受的娱乐消费,摆脱在人们心目中“网瘾少年聚集所”的网吧形象。


考核这类项目的优劣,核心还是获客能力,也就是有多少用户愿意走进店里买单。新的尝试也在进行中,比如联盟电竞在刚开不久的天津馆内新设了攀岩、蹦床等极限运动区域,不过这些尝试也都刚刚开始,具体效果如何还要等待市场的检验。



▲联盟电竞在天津馆内设计了蹦床区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移动电竞馆,或者说是手游馆。这一概念在去年《王者荣耀》火遍大江南北之时被行业人提出,后来陆续在各地出现了实体店。从业者们寄希望于能搭上移动电竞兴起的东风,将网吧网咖的运营模式移植到移动互联网上。


不过后来这就被质疑是否是个伪需求,毕竟玩手机游戏并不如玩电脑游戏那样高度依赖设备和场所,缺少了核心竞争力的手游馆很难吸引用户进场。即使背后有强大的资源支持,也是寸步难行。


有两个失败的例子就摆在面前。去年8月,一家号称获得了2000万人民币融资的深圳电竞宣布,他们将大力发展旗下“王者俱乐部”的项目,并将在去年年底开设 4 家直营旗舰店与 25 家连锁加盟店。值得一提的是,在电竞圈有颇多布局的秦奋也是他们的投资人。


但是深圳电竞的发展并不顺利,不仅承诺的新店并没有开业,而且很快就陷入了危机。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的CEO在今年1月底发生了变化,由宋月雷变成了赵善霞,身为投资人的秦奋也在去年11月退出。


还有一个就是在9月底宣布停止运营的“闲鱼懒猫”手游馆,背后的站着的是钛度科技。其创始人李晓峰是知名的退役电竞选手,而钛度科技也曾获得包括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和险峰华兴等多家机构的投资。这家位于上海市中心、占地800平方米的手游馆不到十个月就宣布闭店,钛度科技总裁杨沛对《IT时报》记者表示,手游馆这个市场“仍需要培育”。



▲位于上海中信广场的闲鱼懒猫移动电竞馆已对外歇业。


尽管腾讯开始在今年主推《王者荣耀》的KPL赛事线下观赛点,一度给手游馆提供了可支撑的IP,但市场反应来看,这样的帮助依旧是杯水车薪,这个市场的确需要时间来培育。


更值得探讨的是面向B端的电竞馆,毕竟这是在当下发展迅猛的电竞产业中所不可或缺的一环。但是强需求不代表成熟稳定的商业模式,这一块的从业者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


在这个赛道上已经出现了放弃者。网鱼网咖创始人黄锋就对《三声》记者承认,他们已经放弃了旗下电竞馆的项目。黄锋认为,目前电竞的核心还是在于内容端,包括赛事IP等核心内容被厂商牢牢把控在手里,电竞馆自身并没有凸显出明显的渠道价值。因此一旦活动的频次无法跟上,收入很难达到盈亏平衡。


从前期投资上看,即使有政策的支持,电竞馆依旧是个高门槛的生意,不仅对占地面积和容纳观众人数有基本的要求,舞台、灯光、屏幕、座椅等基础设施的成本都很高。在懒熊体育所接触的大型电竞馆中,投资基本都是在千万级别以上,背后需要有其他稳定的现金流业务或者强力的资本支持。


收入方面,大家的报价也都差不多,一天在10万-20万左右,配备全套的直转播设备和灯光舞美,一周基本上也能有一到两次的活动举办。如此粗粗算来,大部分投资上千万的电竞馆,乐观估计都需要两年以上时间来回本。


我们在《电竞俱乐部主场制终于亮相,我们去成都、重庆和杭州都体验了一遍》一文中曾经提到,各俱乐部主场在实际运营中需要回答的是两个问题,一是利用率,也就是黄锋所说的活动频次的问题;二是商业模式,能不能挖掘更多让现场观众愿意买单的场景。宏观来看,这其实是所有电竞馆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后者现在还需要时间来探索,各家现在除了常规的设立纪念品商店、小卖部之外,把面向C端的网吧业务拉进来也是一个办法,联盟电竞目前就是这么做的。他们除了有可以承办专业电竞赛事的区域,场馆内也配备了服务C端上网的区域。


相比之下,前者需要解决的优先级更高,这与场馆的运营成本息息相关,也就是能活多久的问题。


和电竞IP做绑定似乎是必须的。背靠KPL的成都量子光电竞中心,一年有220天有比赛举办,高度保证了场馆的利用率。


但是与单一的赛事IP做绑定或许是不够的。毕竟各大职业电竞赛事都在推进地域化,在未来KPL开发更多主场之后,成都量子光电竞中心显然再难保证当下的KPL赛事密度。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也承认,这会是电竞馆在当下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痛点。


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一方面是绑定更多的赛事IP。量子体育VSPN在上海的电竞中心有三个分场馆,其中实际使用面积900平能容纳600人的场馆在去年是KPL上海赛区的主赛场。在今年KPL搬离之后,该分场馆举办过多项《绝地求生PUBG》的赛事,包括了龙珠鸡皇锦标赛、PCPI中国区预选赛和刚刚落幕的虎牙天命杯等。此外,另一个占地400平、能容纳100人的分场馆则是QQ飞车S联赛的举办场馆。



▲量子体育VSPN在上海的电竞馆,曾举办过PCPI中国区预选赛。


一位量子体育VSPN内部人士告诉懒熊体育,目前他们在上海的场馆,明年除了1月、2月和12月还有档期,其他时段均以被排满。能做到这点的背后,也倚仗了量子体育VSPN作为赛事制作方在行业内所积累的电竞赛事资源。


另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孵化赛事IP了。不过这个难度会比较大,毕竟赛事本身就是个高成本且难以盈利的项目,更何况电竞的第三方赛事一直不被业内人所看好,商业价值堪忧。


不过联盟电竞CEO冯青却认为第三方赛事是有机会的,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做得太重”,同时也不能只面向职业战队,要走全民化和娱乐化,也就是做大众赛事。如今联盟电竞也在做着这方面的尝试,旗下自有赛事品牌“Esport Superstars 炉石传说”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年。



▲联盟电竞举办了3年的“Esport Superstars 炉石传说”赛事。


而与电竞IP的结合不仅仅只有赛事这一个选择,还可以选择俱乐部。在整个电竞产业中,俱乐部是最具有粉丝凝聚价值的,未来对用户的凝聚力必将超过赛事本身。和俱乐部绑定在一起,不仅能解决利用率的问题,还能在C端开发更多商业模式。联盟电竞就与LGD电竞俱乐部达成战略合作,共同运营LPL赛事LGD杭州主场馆——联盟电竞杭州馆;而在上海开设的666号馆,背后则有OMG电竞俱乐部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大多数面向B端的电竞馆也意识到,电竞赛事并不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从他们的设施设备出发,不但可以举办各类电竞主题的活动,还可以承接其他各类涉及娱乐、商演的泛文创活动。他们能够提供直转播设备和赛事级别的灯光舞美,这是酒店等场地提供商所不能做到的。666号馆联合创始人简爱告诉懒熊体育,目前他们所承接的活动中,电竞赛事占到了70%,与电竞有关的主题活动占到了20%,而10%则和电竞的关系并不大。


从这个角度看,用电竞馆这三个字形容他们看上去有点局限了,也许未来这些场馆的用途可以扩展到整个泛娱乐产业。当然,这些现在还都言之过早了,对于电竞馆来说,当下集中在电竞这一赛道有助于尽快建立运营和商业模式,毕竟先活下来是最最重要的。


本文转载自“懒熊体育”,作者 金承舟。

来源:懒熊体育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