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教育【海外硕博项目】热招中

募资2亿多的职业教育云平台项目停滞,洪涛股份还能追上风口吗?

每日经济新闻2019-03-27 21:171455

望着银行卡上比以往少很多的工资数额,以及不见踪影的年终奖,宋杰(化名)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追错了风口。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北京海淀分部的员工,宋杰没有想到,不到一年,自己所在的职业教育云平台项目公司业务就陷入了停滞,全员调岗、薪资争议随之而来。


3月底,已经过了开学季,北京市海淀区数码大厦A座25层的深圳市前海洪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以下简称海淀分公司)却一点也不忙碌。宋杰的同事们大多在等着来自深圳总部的说法。


宋杰的遭遇正是上市公司洪涛股份(002325,SZ)教育主业发展之路的一个缩影。在5年前的职业教育发展热潮中,洪涛股份从建筑装饰领域跨入教育领域,一边“买买买”进行外延式并购,一边内生培育,自信满满欲打造新主业。


但洪涛股份要抓住风口并不容易。在公司披露的公告中,5年教育业务布局留下的,是其购买的多家教育公司每年数千万元的商誉减值,其描绘的宏伟规划3年时间内也没有见效。



消失的年终奖:公司业务陷停滞局面


春节过后,洪涛教育海淀分公司的员工高高兴兴地来上班,等公司发放期待已久的工资和年终奖。可是,本该每月15号前发的工资,直到2月最后一天才打到工资卡。


看着银行卡上比以往少很多的工资数额,以及不见踪影的年终奖,海淀分公司的员工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洪涛教育海淀分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员工人数从最初不到10人到现在40人左右,主要负责职业教育云平台的开发,目前已经开发出教学平台桃知APP。


不只是薪酬数额减少,紧接着在3月1日,海淀分公司的员工收到一封集团总部的邮件,对包括海淀分公司分在内的洪涛教育管理层进行调整,海淀分公司的同事陆续被约谈。


宋杰告诉记者,约谈的主要内容是:“海淀分公司要关掉了,员工需要调岗到洪涛在北京的其它分公司。之前的工资和公积金可以补齐,海淀分公司员工需要接受调薪——自愿放弃现有合同中的绩效部分薪资。”


另一位海淀分公司员工介绍,如不同意调岗,要么主动离职,要么就一直拖着。之前欠的工资、年终奖和公积金统统没有,以后也不再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入职不到半个月的员工被直接要求走人,更有签了3年固定合同的同事,调岗到其他分公司,需要从3个月试用期干起。


海淀分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的意思是裁撤海淀分公司,解散整个团队。但海淀分公司开发的产品命运如何还不确定,应该会交给新团队来做,且未来会以服务洪涛内部的教育公司为主。


对于公司的这种处理方式,海淀分公司的员工反应不一。宋杰介绍,在3月初约谈接近尾声的时候,大部分员工都难以接受公司的条件,打算申请仲裁。目前,公司业务已经陷入停滞,员工正与洪涛教育进行“隔空较劲”。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以及发送采访提纲给洪涛股份,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同时,上市公司也没有就相关业务停滞和员工争议发布公告。


此次人员和结构调整,或许与公司亏损有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3月18日,海淀分公司收到一份调整绩效考核邮件有如下内容:“众所周知,公司在2018年经营困难,亏损严重。自2019年起,新的管理团队开始接管海淀分公司,并努力扭转公司整体局面。”新的管理团队入驻公司后发现一些问题:“团队缺乏目标绩效管理的有关制度;其次,公司日常运营成本高企。”


不过,有员工并不认同公司的说法,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公司目前主要是薪酬支出和房租,每年不到一千万元。更为重要的是,公司项目正处在开发初期,难以盈利。


波折的募投项目:“没人能把概念讲清楚”


海淀分公司目前的困局背后,是其募资12亿元欲打造的在线教育投资计划。


洪涛股份2016年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12亿元,主要投向在线智能学习平台及教育网点建设项目、职业教育云平台及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教师培训中心建设项目三个募投项目,计划分别投资8亿元、2.5亿元和1.5亿元。海淀分公司主要负责的是职业教育云平台开发。


这些项目被寄予了深厚期望。以投资8亿元的在线智能学习平台及教育网点建设项目为例,该项目建设期为2年,在建设期满5年后达到稳定期。建设完成后,预计爬升期内平均每年实现营业收入11.19亿元,平均每年为上市公司股东创造净利润1.41亿元。


2016年底,洪涛股份募集资金投资主体——洪涛教育先后成立了北京、上海两家分公司。不过,洪涛股份却暂缓了对这些项目的投入,公司称当时受建筑培训领域受有关政策的影响,部分资格考试取消或延期。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这笔12亿元资金投入不到十分之一。


为了推动项目发展,海淀分公司于2018年成立。该公司的一位员工透露,海淀分公司主要就是负责募投的职业教育云平台及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洪涛股份一位工作人员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洪涛教育成立的三个分公司主要是负责不同的募投项目。


“洪涛以前所说的职业教育云平台到底是什么,这个没人讲得清。”对于母公司不停调整产品开发方向,一位海淀分公司技术开发人员坦言。而据一位海淀分公司市场营销人员介绍,海淀分公司做的这个云平台主要是面向院校,满足其教学教务。而且,这个APP可以多机构兼容。


此外,海淀分公司成立之初,也有利好消息,彼时正值洪涛股份收购四川的一家职业院校,职业教育云平台可以直接在这些学校使用。不过,海淀分公司一位员工介绍,最开始以为公司开发的产品会在洪涛教育体系内用,后来发现公司没有推进此事。


无奈之下,海淀分公司开始自己做推广。一位员工介绍,公司专门招聘了一位营销人员在山西地区试运营桃知APP,并签了三家职业院校。他介绍说,由于资源有限,当时想先绕过招投标这道坎,在职业院校內小范围试用,后面再考虑做增值服务。


不过,这种有限的推广对于特别依赖营销的产品来说,效果非常有限。上述员工介绍,桃知APP大约有几百人下载。他无奈地说,短期内在学校盈利很难。


产品市场推广方面陷入瓶颈的时候,洪涛教育开始对产品的方向进行调整。上述营销人员介绍,10月份后,产品的整个方向调整,优先服务职业教育培训的兄弟公司——学尔森。“我们原来做的是偏向学校使用的教学平台。考试培训不是这样,自己所有的教研都自己研发。可以说是两个领域。”这位员工说。


然而,今年2月份,更改方向后的项目刚做了接近一大半,就出现了上述劳动争议的情况。


风口上的跨界:“买买买”之后难整合


与目前教育业务遇到的问题相比,当初由建筑装饰主业踏入教育领域的洪涛股份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全面部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随即,A股市场上掀起了一波职业教育概念的炒作热潮,一些与职业教育沾边的个股股价大幅飙升。


2015年,洪涛股份收购考研培训机构跨考教育,因而身披职业教育概念,公司股价应声而涨。公司当时对教育业务盈利能力也是自信满满,在2015年9月举行的收购交流会上,公司预计2016年教育业务的利润会超过建筑业务。


但事实上,教育业务的盈利能力远不如公司预期的那样强劲。2015年是公司教育业务并表第一年,收入为1.19亿元,而2016年公司教育业务收入只有2.77亿元,远低于预期,利润也一直难以与建筑装饰业务匹敌。


洪涛股份高价收购的教育资产也陷入困局。2.35亿元收购的跨考教育,只在2016年完成了承诺业绩。2.96亿元收购的建筑工程教育培训机构学尔森也未完成业绩承诺,2016年与2017年连续亏损。


洪涛股份描绘的职业教育市场远没有那么美好。国内IT职业教育龙头企业达内教育创始人韩少云在一个教育大会上介绍,职业教育是一门具有挑战的生意,存在市场规模小,获客成本高,客户构成复杂、支付能力差等问题。


由于是溢价收购,这些收购的资产也包含了高额的商誉。跨考教育产生商誉金额为2.39亿元,学尔森则为2.83亿元。因之,近几年洪涛股份每年都要进行四千万元左右的商誉减值,这也直接侵蚀了公司账面利润。


除了政策等外部环境的影响,对于洪涛股份教育业务不理想的原因,一位资深教育行业投资人士表示,洪涛股份收购的这几家教育公司没有太多的协同效应,投后管理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


对于这些收购的教育机构各自为战的分散状况,洪涛股份也想过整合。2016年公司发行12亿元可转债涉足在线教育,正是为了应对这一局面。但从海淀分公司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并未达到有效整合的目的。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