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智变·加速|掘金5G教育时代,百家“明星企业”即将揭晓!

教育部约谈博士论文抽检问题突出高校,对涉校案件“零容忍”

原创琦琦琦琦2019-11-15 12:305998

(图片来自网络)


决胜网11月15日报道,据教育部官网,11月13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会同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对2018年博士学位论文抽检发现问题突出的学位授予单位进行集体约谈。


约谈强调,各单位要依托学位评定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对近年来本单位存在问题学位论文进行全面分析,倒查博士研究生质量保障中的薄弱环节,形成问题清单。同时,要加强监督队伍建设,对招生遴选、培养过程、论文完成过程进行全程监督。要健全导师评价机制,明确导师岗位聘任要求。


约谈要求,各单位要立即专题研究整改工作,制定整改方案。各单位在2020年博士学位论文抽检中问题论文的篇数和比例要大幅降低。


据介绍,2018年随机抽检博士学位论文6572篇,占全国总数的比例为10.4%。


学术不端规章制度陆续出台,2019年拟抽检6000篇


近年来,教育部、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科研管理机构,相继出台了一些规范教学科研人员学术研究行为的部门规章。承担部分行政管理职责的高校、研究机构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查处学术不端行为的规章制度。


在我国,博士抽检工作已实施多年。自2010年起,教育部正式开展全国博士学位论文抽检工作,抽检比例逐年提高,至2014年已达到10%左右。每篇抽检的学位论文送3位同行专家进行通讯评议,如3位专家中有一位专家评议意见为“不合格”的学位论文,将再送2位专家进行复评。


2014年,国家出台《关于加强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开展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抽检工作。同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发布了《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抽检办法》。根据规定,硕博士论文抽检出问题后,论文作者、导师、研究生院都会面临相应的处罚。论文作者会被撤销学位,导师也会被停止招生。


2018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通过文件建立了职责明确、高效协同的科研诚信管理体系。


2018年9月,教育部下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强调各高校要全面梳理各门课程的教学内容,淘汰“水课”,打造“金课”,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2018年10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强对毕业设计(论文)选题、开题、答辩等环节的全过程管理,对形式、内容、难度进行严格监控,提高毕业设计(论文)质量。


                                                                                        (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教育部关于印发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抽检办法》提出,学位论文抽检每年进行一次,其中,博士学位论文抽检比例为上一学年全国授予学位人数的10%左右;硕士学位论文抽检比例为上一学年全国授予硕士学位人数的5%左右。2019年拟抽检学位论文约6000篇(不含军队系统)。


根据《预算》,教育部2019年学位论文抽检预算为800万元,全部用于委托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开展博士学位论文抽检通讯评议,主要包括专家评审费和相关工作经费。


学位论文抽检工作是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保证我国学位授予与研究生教育质量,推动学位授予单位建立内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具有重要作用,目前是作为一项基本制度长期实施。


学术造假事件屡禁不止,现有法律难制裁


教育部和高校严控本科生毕业论文质量的背后,是近年来学术不端事件不胜枚举的现实。


从明星翟天临涉嫌论文抄袭,到湖南大学硕士生刘梦洁涉嫌抄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多起论文抄袭事件引发争议。甚至有媒体曝光以论文代写、代发为主的论文炮制产业链,参与论文炮制的代写抢手主要来自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专职或兼职人员,以及大学在职老师。


几年前的陈进汉芯造假事件轰轰烈烈。陈进留学归国后,在上海交通大学负责芯片开发工作,但未取得任何成果。2013年,他买来摩托罗拉芯片,雇人将上面的标识磨去后,刻上“汉芯一号”字样,谎称是自主研发的高科技产品,骗过了科技部、中科院的评审专家。此后,陈进又如法炮制出一系列汉芯产品。依靠造假的科研成果,陈进获得了上亿元的科研经费,收获了数不胜数的学术头衔和荣誉称号。


更有2017年4月21日发生的大规模中国撤稿事件。当天,施普林格出版集团宣布,因涉嫌同行评审造假,撤销《肿瘤生物学》发表的107篇肿瘤生物学领域论文,论文作者全部来自中国。这次撤稿创下了多项纪录:国外学术期刊单次撤稿量最多,单个期刊撤稿总量最多,中国学者遭集体撤稿总量最多。


2018年10月,《中国反腐倡廉建设报告NO.8》对近20年间国内媒体公开报道的64起学术不端典型案例进行了梳理,发现仅2016年被曝光的学术不端案例数量就达到10起,其中涉事人不乏知名高校系主任、院长乃至校长。


其中,42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调查处理。其中38人受到学术或行政处理,包括撤稿、通报批评、终止项目、追回经费、撤销学位、免去行政职务、解聘教职,甚至开除党籍、公职;3人触犯刑律,被依法判处徒刑;1人在法庭上达成和解。另有22人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其中12人受到调查但没有受到处理,10人没有受到调查。


(图片来自网络)


梳理这些学术不端案例可以发现,当事人面临的惩罚主要包括是学术和行政处理,我国鲜有采用刑事手段来治理学术不端行为的案例。例如,同样是学术造假、骗取巨额研究经费的行为,韩国黄禹锡案中的当事人不仅受到了行政处罚,而且受到了刑事制裁。而我国“汉芯”造假案件的当事人仅受到了撤销行政职务、撤销相关荣誉、追回相应拨款和经费等处罚,并未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造成学术不端和揭露学术造假“内力”缺乏的原因众多:利益链的巨大诱惑、过渡行政化的弊端、学术评价标准不当、学术组织纵容行为的‘撑腰’、学术监督体系缺位、学术共同体失能、学术道德知识缺乏等等。”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上海高校智库管理与研究中心研究员樊秀娣撰文称。此外,学术抄袭现象屡屡发生,还在于原作者不愿付出精力和资金进行维权,因为维权成本有时候比抄袭成本更高。


关于学术问题的处理建议,清华大学物理系和高等研究院教授、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曾在某研讨会上表示,我国的很多条例中常把学术不诚信的问题都称作学术不端,但有必要把学术不当与学术不端行为加以区分,否则打击面太广,有时反而无法严厉打击真正需要惩处的严重学术不端者。


其次,应适当淡化名利与“帽子”之间的关联。一个科研人员拿到了‘帽子’,各种好处待遇就接踵而来,实际上鼓励一些人铤而走险,犯下学术不端错误。再者,需要加强处理学术不端事件部门的建设,充实调查处理学术不端的队伍,高校、研究单位和学术期刊都应有专人负责调查处理学术不端行为事件。


接下来,教育部对于学术不端行为还将继续实行“零容忍”。学术不端行为的屡禁不止,说到底在于各界对学术道德的重要性程度认识不够,即使制定了各种制裁学术不端行为的法律、规章和制度,也难免在制度执行各环节打折扣。解决学术不端问题,仍需有关部门与科研人员共同努力,从根本上杜绝学术不端事件的蔓延,还科研一片净土。

原创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