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从“非应试”走向“新刚需”,素质教育逆风增长

原创琦琦琦琦2019-11-18 21:383970


寒冬大环境下,资本市场趋于冷静,在创投市场少有波澜的局面下,素质教育的细分赛道内均有企业逆势获得大额融资。来自多鲸资本的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素质教育是教育行业投融资最热门的赛道,投融资数量亮眼,达到50笔。


那么,在频繁融资的背后,素质教育行业的蓬勃发展究竟是否真实?又是什么吸引了这些投资者给予大量资金支持?素质教育企业应当如何打磨好“内功”,获得资本青睐?


近日,由多鲸资本主办的第二届ECS2019中国教育资本年会圆满落幕。在素质教育分论坛上,由睿艺主编陈婕担任圆桌主持人,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坤、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上海新南洋昂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 、大卫美术创始人任林受邀参与了圆桌对话, 从理念、运营、政策、资本等多角度全面剖析素质教育,针对素质教育行业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展开深入研讨。


素质教育从“非应试”走向“新刚需”


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昆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素质教育整体的需求会逐步的成长,甚至超过K12的补习或者是少儿英语比较大的品类。同时,素质教育品类是非常分散的,总体是走向刚需的,同时存在着素质教育细分品类的竞争。”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坤表示。


昂立教育此前聚焦学科教育多年,5年前开始布局素质教育。昂立教育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从教育底层分析,教育的第一层需求是获取知识的需求,第二层是综合素质的需求,目前正在从获取知识到素质培养转变的阶段,发生转变的原因是知识的壁垒被打破了,当前获取知识的手段多样化,没有必要在课堂中通过灌输和死记硬背的方式。更多的家长开始意识到培养孩子的审美品位以及知识运用上,这是素质教育变成刚需的节点,刚需之后对素质教育提出更高的要求,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西瓜创客目前处于B轮阶段。联合创始人钟鸣提到发展机遇,“2017年底,国家出台了关于人工智能教育政策,我们判断这个赛道在未来3-5年有比较大的上涨。”同时,他指出,学龄前的阶段比较火的素质教育,包括数学思维,大语文,少儿英语,是学科市场的下沉化,本质是家长焦虑的下沉化。整个素质教育在未来5-10年一定会随着家长的认知,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认知,然后对于学龄前的更多的是由于国家的政策和家长的焦虑下沉,会逐渐被明显的刚需化,这种现象已经在资本市场尤为明显。


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


彬复资本关注消费升级型和技术驱动型的投资机会。去年更多的在K12学科教育培训进行布局,今年开始更多的关注线下连锁类的一些素质教育品类。


在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看来,狭义的刚需是对升学有用的,广义的是学了对孩子有用的,包括艺术修养的提升,思维培训的锻炼,甚至是强身健体等等。这两个定义的目标之间是不冲突的,就像是学奥数锻炼的思维帮助我升学,这个是不冲突的。但问题在于,往往是第一个目标走入了极端,为了升学拼命的刷题跟第二个目标偏离了。在减负的措施越来越落地的情况下,很多家长的关注点从第一个理性目标逐步转到第二个锻炼目标,考级的影响在升学中被弱化了,送孩子学钢琴最大的动力是提高音乐素养。


大卫美术精耕3-16岁的少儿美术,全国的直营校布局在长沙、武汉、广州等地有70家,加盟的校区大概有300家。创始人任林认为,刚需应从两个维度来看,第一个是升学,第二个是学员对学习本身的自发需求,整个高考的指挥棒不会在短期之内调整,所以我觉得素质教育在升学政策这一块,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这几年通过国家的政策,还有家长的意识层面各个层面讲,素质类教育的发展越来越好,我们意识到,不能一味追求高分和知识的获取,而忽略了孩子对审美意识、体格类的培养。当然,素质教育企业的崛起不止需要一个优质的外部刚需的环境,还需要企业提供有价值的教育产品。就像习大大说的,现在的矛盾是人民生活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和我们发展不均衡的矛盾,市场有很大的空间和需求,但是企业深耕的时候怎么样把产品深耕做标准化,怎么样不依赖老师,怎么样扩大市场规模,可能是我们每个企业创始人思考的问题。


教育整体市场收缩,素质教育逆风增长


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坤发现,今年市场环境比去年差很多,也是市场环境波动的正常现象。另外,教育行业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政策这两年对教育行业做出很多的限制,短期造成行业发展负担,长期来看不是坏事儿。教育产业是一个规模巨大且分散的行业,对VC来说并不一定是正确的早期选择,因为VC需要足够大的赛道,或者是足够大增长的空间。


“整体市场有一些收缩,但是素质教育占教育整个板块的比例增长是比较快的。”昂立教育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进一步解释原因:整体社会的发展水平到了一定的阶段,不刚需的东西变成刚需,政府也在推动这个事情,国家压缩学科教育的时间,就等于给素质教育提供了一个发展的空间;随着素质教育线上线下的工具越来越成熟,结合一些新技术可以产生一些新的项目。所以我觉得今年从素质教育来讲,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只是很多项目在比较早期的阶段。


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表示,国家在K12领域做了更多的学科类的控制,然后包括课外时间的控制,包括奥数的各种控制,此举倒逼语数外其他的学科的能力成长状况。第二个是今年的整个资本寒冬整个经济下行的情况,在过去的几年尤其是在线教育经历了野蛮增长时期,规模不一定是经济,倒逼企业做供给侧更多改革,如何提升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是优胜劣汰的过程。


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


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分析了市场环境带来的行业特点:过去一两年,素质教育品类细分赛道里出现了一些过快的供给过剩,今年是个调整年,很多有自我造血能力的企业,通过这个时间段就能更好的活下去,甚至可以优胜劣汰掉一些企业,明年后年就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了。第二,升学的政策,上海这边高考中考把综合素质评价列入了一个非常大的考核的比重里,考核高中三年、初中三年在综合素质方面的成长,不得不引导着家长关注这方面的培养。第三,某些素质教育的品类被列入了以后必学的科目,比如说编程,人工智能。随着高考中考落地,会持续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红利。


大卫美术创始人任林从两个方面补充道:《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细则》第15条明确规定,素质类的培训机构不需要再办教育局的民办教育许可证,这个是送审稿还没有通过,但是感觉到教育行政部门对我们整个素质教育这一块比学科类抓的稍微放松一点,从政策层面提供了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第二个是升学,长沙小学升初中,现在是100%的摇号,意味着小学有大量的时间不需备考,家长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给孩子送入素质类机构来学习。


投资出手愈发谨慎

谁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


“我们更关注企业能否在这个时间段活下去?是否有自我的造血能力?”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坦言,一个企业在小规模的阶段还不能盈利的话,我们对它大规模阶段是否能盈利存在质疑。


寿元呈看项目的时候,看重两个盈利:一是能否从单店层面盈利,一是能否从用户的生命周期盈利。盈利的背后蕴含着三大要素:第一个是产品,教育要回归本质,之前中国大量的教育企业为什么会出现过快的供给过剩?是因为产品的同质化严重。第二个是获客能力,这表示用什么样的成本拿出什么样的业绩,这和产品有很大关系。第三个是单店的财务模型。如果做好这三点至少保证小范围能够活下去,之后再讨论如何标准化的复制和扩张。


寿元呈今年在教育领域重点看STEAM品类。他认为,STEAM类产品能够做出很大差异化的特征,并且与升学结合最为密切。并且,在大众对于编程概念尚处于模糊不清的阶段,如果能够通过产品挖掘出用户的需求是大有可观的,以相对低的决策成本尝试产品,对后面逐步的用户生命周期将产生更多的价值。


昂立教育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


昂立教育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谈到,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投资机构的时候,比起投资回报,更重视产品价值的部分,“能否为现有的客户群体创造更多的价值?”杨大捷认为,素质教育是一个全面的综合的素养培育,而不是针对某一个领域的培训。“比如说绘画、STEAM我们比较看好,我们会从这些赛道里面抽出共性的东西看是不是满足我们的需求?素质教育的机构是不是产品化,是不是能够通过产品把用户的留存时间延长?老师是不是可以复制?如果具备这些基本要素的素质教育机构,我们会重点关注。”


从学科类布局到素质类布局,这背后意味深长。杨大捷坦言,昂立教育的学科类是主要发展轨迹,但是从政策上可能会面临瓶颈,所以早在5-6年前就开始布局素质教育赛道。另外,学科类打法在素质教育领域确实不太合适,所以现在比较成功的一些孵化项目主要是外部团队和昂立这个品牌结合的产物。


“项目判断标准没有很大的变化,会谨慎一些。投资就是在不确定的因素里尽量寻找到更多的确定因素从而降低风险,获得一定相对的预期的回报。”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坤坦言,看项目着重三点因素:第一个是赛道的规模,品类是不是有一个足够的发展空间。比较简单的公式,目标用户×参培率×客单价×生命价值进行初步的判断。第二点,产品在整个市场中的差异化,以及产品上很独特的亮点。第三点,创始人和团队的经验和学习能力。已经打过了仗经历了比较完整的过程,可能对未来的管理做的更好一些。


范昊坤表示,最近一两年,对于早期项目的数据模型要求越来越高,需要企业有节奏的、健康的增长,不能是流血的增长,以及不单单看一年的价值,而是看这个品类未来是否有更好的扩客或者是扩SKU的方式。


“回归到最终的本质还是供给能力的问题”,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总结道:虽然流量获客很重要,但是本质上洼地都被填平、所有的信息差都会被填平,最终大家的流量不会有10倍的差距,最终回归到教育本质——产品的供给能力。”


 痛点频现

素质教育企业如何打磨“内功”


“以前是先瞄准再开枪,现在是先开枪再瞄准”大卫美术创始人任林形象地表示,创业的路上会遇到种种的问题,市场风云变幻,容不得你做过多的分析,你只能一边奔跑一边调整自己的姿态。


任林看到,很多美术机构做加盟业务扩展的时候,快速扩展800家甚至更多的校区。他认为此举不可取,真正在30多个城市做直营,没有进行过多的合伙人和股权的改造的时候,反而是未来突出重围比较好的模型。


大卫美术创始人任林


任林提出了素质教育三个痛点问题:首先,解决标准化的问题,艺术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所以艺术类的教育有个通病,课程往往是东拼西凑的,最后变成了填鸭式的教育。艺术培训要找到品类在欧美国家选用共性的标准是什么,把原版的书籍拿出来,结合中国美术课程的标准,打造成一个个的课程,包括3-6岁的,6-8岁的,将漫画,速写,书法,国画拆成每个单元或者是知识点,这样贯穿下来才能得到学科所谓的标准。


第二,趣味化。把教材做的像绘本一样的体验感,把难懂的知识点拍成动画片,就有了知识点的高度和趣味化保证。


第三,不受老师的影响,做好系统平台化的建设。素质教育机构无法进行分数的量化,而家长却需要一个评价出口,所以应该让孩子的每个学习效果让家长看见,看见的次数越多,家长的满意度越强。


“未来的发展趋势是OMO的模型。将线上线下相互导流,互动配合。”任林表示,在素质教育领域,在线教育颠覆线下教育,短时间之内没有那么快。素质教育重视体验感,目前在线的素质类教育机构,续班率不是很高,线下教育机构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送给素质教育创业者的箴言


大卫美术创始人任林:在市场快速变化的时候,有很多的龙头机构头部机构冒出来的时候,需要在奔跑中调整自己的姿态,一边奔跑一边调整。


彬复资本投资总监寿元呈:回归教育本质,回归产品,回归自我的生存能力,回归造血能力。


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回归教育本质,所有的教育公司都去更多的思考供给侧本身的问题。


昂立教育战略发展部执行董事杨大捷:我希望以后看到素质教育企业的时候,能够更直接的描述他的产品和其他公司的一些区分度,因为现在素质教育产品区分度确实比较低。


国金投资投资总监范昊坤:作为创业者或者是项目方,不要过多的考虑怎么样走向刚需,而是怎么样真正走向用户的需求,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原创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