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倒闭、欠薪、资金链断裂,疫情拉开教育企业倒闭潮?

原创琦琦琦琦2020-03-05 22:542.3万


“停课、退费、房租成本、人力成本,转型”,本属于教育培训业一年两次的招生旺季,由于疫情的持续发酵生生演变成为教培机构的生死劫难。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职教IT兄弟连倒闭,明兮大语文停止运营;松鼠AI实行员工5个月3.5折工资等倒闭、欠薪事件频频发生。一份《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当下超过90%的机构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79%的培训机构称,账上资金能够维持3个月,而8%的机构仅能支撑半个月。


2019年教育部的强监管政策,加之资本寒冬的到来,已使得整个教育行业处于阵痛期。而2020年开年的凶猛疫情,更是拉开了教育行业倒闭潮的序幕。


正处于“内外交困”的教育企业,于内面临高昂的运营成本,于外又无法产生效益回流,陷入进退两难的“消耗战”。


热门赛道、融资上市?

一场疫情,接连倒闭!


2020年开年,还未等到疫情爆发峰值,多家“明星”企业就接连倒下。2月7日,成立13年的成人IT培训机构兄弟连宣布破产。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中称,因公司现金流问题,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同时员工全部遣散。


“死撑不下去了”,李超在信中写明了疫情发生后的机构处境,“这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节前咱们勒紧腰带,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就是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哪知这次疫情来的如此凶猛、猝不及防,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创业13年,亿元融资,曾新三板上市,兄弟连曾经也是IT教育圈的中流砥柱。谁曾想一场疫情,竟然成为压倒兄弟连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独有偶,就在兄弟连宣告破产几天后,曾获得两轮数千万融资的“明兮大语文”,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告停止运营。据悉,涉及到的学生数量为1000至2000人,多位学生剩余课时费在3000至6000元左右,金额在万元以上的也不在少数。


在去年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下,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是最受资本青睐的赛道。然而,在疫情发生不到一个月,最先倒下的却是当红赛道上两家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


2月22日,百弗英语被爆出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的消息。成都校区前员工爆料称,双楠校区在2019年12月就已出现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每个学员涉及退费在1万到10万不等,各校区人数上百,成都校区涉及金额至少千万。“教师从今年1月开始全部欠薪,我的薪资被克扣一半,上诉无果,负责人的电话目前拒绝接受消息。”据悉,退费无门的学员还要面临每月还贷的困境。


实际上,2019年多家教育机构频频暴雷,引发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学霸一对一在年初破产,成长保停止运营,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遭遇经营危机,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等等。而2020年开年,随着疫情的持续发酵,愈加艰难的生存环境更加速了教育企业的优胜劣汰。


欠薪、裁员

缩紧开支、挣扎求生!


在疫情冲击之下,教育企业“降薪求生”已成大势所趋。


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2月13日给全体1千多名员工召开了视频会议,宣布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消息一出,接近10%的员工已经或者打算离职。


针对降薪举措,栗浩洋表示,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比较困难,松鼠AI账面上有3.2亿元资金,给员工发工资是足够,但等疫情结束后迎来爆发期时,公司将没有足够资金投入研发、技术、品牌传播等方面,“留足资金是为了更好地迎接疫情后的爆发期”。


“可能对很多人不公平。”栗浩洋提到,“但是,总比现在把钱花光,下半年像去年几家教育独角兽裁员80%,比韦博欠薪四个月现金流枯竭倒闭要好很多。”栗浩洋预计,当下中国90%的线下教育公司如果不作出类似决定,将活不过三个月。


而2月22日,另一家知名教育机构“优胜教育”也被曝出拖欠薪资、裁员的消息。有员工反馈,校区要求老师转型销售全员卖课,提成日结,并通知周上课不超过20小时、月销售不足120课时者将被优化或转兼职。有在职或离职员工只收到12月以后部分工资,也有校区出现关店传言、家长要求退费现象。另外,有员工指出公司长期以来分两张卡发工资以避税。


优胜教育维权群里员工备注的欠薪信息


2月份的最后一天,拟赴美上市的老牌教育公司美联英语,也被爆出员工降薪的消息。一篇在社交网络上流传的帖子称,中教老师1月份的工资出现延迟发放,而2月份发给中教老师的线上课程薪酬,是以前线下课程薪酬的59%。此后,几位美联英语中教老师也都表示,尽管降薪具体情况和社交网络所传说法略有出入,但2月份收到的工资确实下降了。


据决胜网统计,采取此类减薪或停薪等“权宜之计”的教育企业并不在少数,尽管一些公司表示现金状况将在4月左右得到缓解,但真正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恐怕还要等到下半年。大部分培训机构规模缩减,计划裁员,不少机构关闭教学点


头部集体亏损

83%教培机构营收大幅下降


疫情下,即使对于现金流相对充裕的头部企业,如新东方、好未来等,也存在不小的运营压力。新东方、好未来2月27日、28日相继发布公告,宣布下调最近一季度营收预期,双双损失约1亿美元,对应人民币超过10亿元。


“这场疫情给新东方带来了严峻考验,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把课堂搬到线上,这一转变并不容易。首先新东方的在线系统并没有准备好,其次新东方的老师大部分没有在线授课经验,再者家长和学生是不是愿意在线上课也是个问题。但不管怎样,转变总比坐以待毙要好,否则新东方将会山崩地裂。”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日记中写道。


尽管经历过“非典”疫情历练,坚持“现金为王”的新东方,也有点入不敷出的紧张。还有家长提出课程降价的要求,俞敏洪表示,“实在是做不到。这次疫情事件,让所有培训机构的成本都提高了,而不是下降了。教室不能开课,房租照付,老师工资照付,课堂搬到在线系统后,又额外出现大量的系统运营费用。”


而对于广大的中长尾市场,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公布的《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83%培训机构预计上半年营收将大幅下降。47%的机构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同比减少50%以上,29%的机构预计同比减少30%-50%。35.42%的在线教育机构预计收入同比缩水一半以上。


疫情加速教育行业淘汰赛

在线教育没有赢家


“疫情下企业是否会被洗牌,是根据其自身的健康状况所决定的。那些抗风险能力差,现金流不健康的教育公司,一旦资金链断裂,肯定会挂掉。这个比例非常大,大概有百分之六七十。”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判断。


当下,线下教育企业也在积极自救,转型线上成为大势所趋。在葛文伟看来,“线下转线上非一日之寒,有4件事情没准备好:稳定的基础建设、网红老师、适合的线上内容、规范的服务流程。教育企业一拥而上,过度的营销和简陋的课程内容,留给终端用户的就是‘灾难’。”


而另一边,“赔本赚吆喝”的线上教育也并非一路顺风。线上免费课其实并不免费,背后是师资、场地、架设服务器、后期维护等等种种成本,远超大众的想象。很多企业推出免费课程并非自愿,而是在铺天盖地的免费战中做出的无奈之举。寓乐湾CEO刘斌立谈到,“在线教育免费赠送课程对于学生而言肯定是利好,但是对于机构而言其实并不然。”


“在线教育的进一步渗透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但并不等于成功率就高。”瑞思教育CEO王励弘告诉决胜网,“如果没有长期发展的方向,短期砸钱买流量只会死得更快。最后依靠的还是教学效果和课程体验,以及品牌可信度。”


“未来1-2年,头部在线教育企业会清扫战场,至少60%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下。”精锐教育董事长兼CEO张熙提出,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正现金流,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在线教育发展到今天,连春秋时代都算不上,现在是群雄逐鹿的时候。线下的领先优势,加上快速学习能力,很容易平移为线上的领先者。”


跟谁学CFO沈楠也预测,“未来在线教育领域会有几家大的企业留存,但只有最头部的公司有可能实现规模化的盈利。”


疫情之下,资本出手教育行业愈加谨慎。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告诉决胜网,“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今年上半年甚至一整年都会变得极度谨慎,首先募集就很困难,投资项目的风险也在加剧。而在线业务比重较大、盈利性状况好、具备现金流的轻资产企业,更容易获得资本青睐。”


在疫情的笼罩下,2020年的教育行业将迎来更为艰难的一年。强者及革新者在度过艰难时光之后,将会迎来涅槃重生的机会。而那些经济模型不健康、因循守旧的教育机构,将被彻底淘汰出局。

原创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6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