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编程猫5周年,少儿编程头部企业打响运营效率战

原创决胜网决胜网2020-03-09 16:088933


5年时间,中国少儿编程行业资本趋于冷静时代,头部企业跻身黄金赛道,获得政策、行业资本、用户三方助推,少儿编程企业编程猫迎来爆发式增长后的第5周年。


编程猫CEO李天驰近日在接受媒体5周年专访中,回忆编程猫成长历史,产品化经历从0到1,从最初的“少儿编程是什么?怎么教?”到最终探索出成型的商业模式,编程猫用5年时间给行业交出一份答卷。


以工具起家,再以工具为抓手,业务校内、校外破局,搭建了线上、线下两个商业生态。李天驰透露,编程猫如今累计用户已达3147万,入公立院校11500所,早在2019年3月实现了经营性现金流打正,截止2019年11月,连续八个季度实现收入环比两倍增长,5年9轮累计10亿融资,编程猫选择了一条纵向发展之路,在少儿编程垂直领域渗透。


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尤其是2020年开春,K12教育行业经受疫情检验,革命性的变革成为教育发展的机遇,数字化、科技化对整个教育行业进行改造。”2020年李天驰将商业布局从公司的规模增长,转移到效率提升,将继续以工具为切口,借助科技创新,打响线上、线下各业务点之间的“网络布局战”。


编程后发型赛道,工具是核心抓手


少儿编程教育和k12教育中的数学、英语相比,特殊的地方在于它的工具依赖。


编程猫CEO李天驰和CTO孙悦回国创业前,都是计算机领域研究者,他们深知“孩子学编程,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要成为程序员,而是去理解一个时代的一门新的运行语言。”


2015年初,当时中国整个少儿编程市场引用的是国外一家第三方开源工具——Scratch图形化编程,培训机构在工具平台上投入少,入行门槛低,但伴随而来的弊端是整个行业同质化严重,甚至个别机构,一开始就从Java、Python下手,家长反馈工具太难,孩子学习积极性不高。


李天驰发现编程的概念本身比较难理解,《2017开发者技能报告》显示,美国是目前少儿编程教育渗透最高的,达到44.8%,而我国的少儿编程教育渗透率0.96%,对比悬殊。除了起步晚、师资缺乏、教学内容缺失,其中一个最大的因素是,缺少工具。



2015年经历产品探索之后,编程猫从“有趣”出发,推出自主研发的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让7-16岁青少年通过简单的编程积木学习复杂的程序语言逻辑。


据李天驰介绍:“Kitten跟真正的C语言、Python在底层逻辑上是连通的。”于是2018年,编程猫接连推出工具海龟编辑器,国内首次实现图形化语言和Python代码之间的自由转化。包括针对工具和课程的图形化编程、Python等教学教材也顺势而生。


我们会看到,编程猫在前5年发展过程中的优势,倒推回来其本质是工具的优势。工具除了建立行业壁垒,一定程度甚至成为入口和抓手,拓宽企业商业模式的布局。


2017年到2018年,编程猫在商业化路径上先后做了不少尝试。其中比较成型的商业模式总结起来是两组关键词,一个是校内、校外,一个是线上、线下。


拿公立校来说,2017年,少儿编程赛道在公立校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窗口期。17年国务院文件派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里明确提出要鼓励大力发展编程教育,公立校对编程教育的需求一度膨胀。李天驰认为:“面对如此大的红利,工具是编程猫切入公立校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举个例子,像广东省教材,它的覆盖人数是以百万、千万计的。而对公立校来说,以校内需求为主,他不需要校外师资上的帮助,更多的是在工具上需求。”


所以除了教材,2019年编程猫以公益的形式推出“AI双师课堂”培养计划,预计在全国范围内征集100所学校作为示范基地,只要学校满足基本的硬件、网络条件,就能开启人工智能辅助线下教学等服务。


同样的商业模式,也适用于线下的一些合作机构,编程猫用独立的科研能力搭建新的工具、平台,支撑线上教学的同时,也下沉到线下、校内拓宽业务布局,建立多向互通的商业运营模式,这是编程猫用5年时间探索出来的特殊发展捷径。


数字化、科技化提效,布局业务网络


李天驰早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就有回顾:“从2015年到2018年,不断在产品端进行探究,但是商业化后,不能再把眼光单纯放在规模增长上,而是到一个提升运营效率的阶段。KPI指标从GMV到每节课服务人员的提升、老师整个教学模型的改进,以及整体人效的提升。”因为这些影响效率的因素,反过来同样制约商业规模的扩大。


拿这次疫情来说,客观上它确实给在线教育带来了很大的流量和红利,但同时也带来挑战,这个困难不是来自于客户端,它来自于供给端。在线教育机构以前的困难在获课,现在面对十倍级流量的增长,供给什么样的服务,考验企业自身的运营效率。


面对流量剧增,平台承载能力受到挑战,而很多企业的应对措施是扩大服务半径。比如原来一个老师可能教一个人,现在一个老师带10个,甚至20-30也不一定,没有外力支援下,这必然影响教学效率和用户对品牌的认知。


编程猫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提升教学效率的问题,首先想到的是用技术解决。据李天驰透露,2019年5月,编程猫完成了一个Octopus教学系统的第三次迭代。



在线教育行业一直存在一个非常大的痛点叫1对1,家长的传统认知是1对1效果好,但1对1教学模式,在商业上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叫规模不经济,老师教学效率低,优质教师资源利用率不高。针对这个问题,编程猫自主研发的AI辅助教学系统Octopus,第一次用技术解决了学生个性化学习需求的同时,也实现了用500个老师解决了原本需要2万个老师才能完成的教学任务,这中间帮助老师提升的教学效率,其实就是企业价值。


在线教育发展将近20年的历史中,互联网科技确实是为教育获客完成了提速,但对教育内容、和教学方式的赋能,还仍然需要数字科技对整个教育行业进行改造。科技如何改变教育的效率,这也是接下来资本持续关注的问题。


除了在教学平台上独占一筹,编程猫近两年对在线教育从PC端转移至移动端,同样有很大创举。2020年年初,编程猫正式向市场推出旗下两个子品牌,一个是小火箭幼儿编程,一个是探月少儿编程,分别针对的是4-7岁,8-12岁青少年移动端编程教学。


李天驰表示:“目前在线教育低效还有大的因素是,教学对硬件的依赖。PC端教学距离如今的5G时代已经有一大段距离了。在此次疫情‘停课不停学’中会发现,很多孩子已经开始用智能手机和平板上课了。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在线教育很多用户的流失是来源于PC端。”编程猫早在2018年5月份发布会,第一次推出了移动化编程工具,如今的小火箭、探月移动端编程教学,算是厚积薄发。


关于2020年编程猫5周年后,下个5年、10年的布局,李天驰给媒体透露了两组关键词,线下和线上,校内和校外。传统的线上到线下,校内到校外作为业务点是彼此独立不相连的,甚至业务互斥,但编程猫提出的新商业模式是,由业务“点”搭建成整个新的业务网络。


李天驰举了个例子:“大脑很聪明,不是因为每个神经元本身聪明,而是几万个神经元连在一起会形成高级智慧,当编程猫的这些业务点发生流动,它们会连在一起去发生网络效应。”


从编程猫给出的一组2019年商业运营数据来看,福建的厦门、福州、东莞、佛山,浙江宁波、金华几个城市编程猫线下合作机构数量都在在8以上,和其他城市对比,这几个城市C端的转化效率极高,线下门店的获客也更为高效,因为编程猫的品牌会形成一个整体势能去助推两端用户增长,这就是点和点之间流动布局之后,形成的市场网络效应。也是接下来编程猫企业发展中,会重点铺开的商业模式。


经历5年的发展,编程猫李天驰对少儿编程行业依然充满信心,在他看来:“少儿编程会从一个低的渗透率往一个高的渗透率走,长远的趋势是不会变的,剩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也期待编程猫下一个5年,10年。

原创文章, 作者:决胜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1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