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外卖小妹每天工作12个小时:因为是女生,顾客舍不得给差评

南方都市报2017-03-09 13:003375

她们是O2O末端配送行业中占比绝对少数的从业者,她们做同样的工作,她们同样为了生活而努力奋斗。


互联网时代,快递和网络外卖是现代都市人生活经验中不可回避的两大名词。


在手机上轻轻一点,不必再劳心劳力,就会有一套计算严谨、分工明确的流程将你的心心念念送到眼前。


作为流程最重要的执行者,有一类人承担起O2O繁重的物流末端配送工作,他们常常给你打电话发短信,是最“关心”你的群体……对于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通常称为“外卖小哥”“快递小哥”。


不过,在“小哥”这一称谓背后,快递及网络外卖两大行业的一线配送员工中,也有一定比例的女性。


一份2016年写就的《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显示,一线站点快递员总数为118.3万人,以20-30岁男性为主。报告对站点从业人员的学历、年龄、工作时长、收入、户籍均有分析,唯独忽视了性别构成,可见快递确是“爷们”的行业。(回顾 → 快递小哥个个月薪过万?最牛快递哥曾一月挣20万,如今已是传说)


顺丰广东公司有关人员对南都记者(微信公众号:nddaily)称,据其了解,考虑到工作观念和劳动强度,广东地区一线配送人员中几乎没有女性的身影。


南都记者从申通公司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由于末端工作性质的原因,该公司女性快递员相对较少,大约为 5%。


网络外卖平台的情况与快递行业类似。美团外卖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微信公众号:nddaily),广州地区该公司共计3000多名骑手(一线配送员),其中女性骑手40余人,约占比 1.3%。


饿了么提供给南都记者(微信公众号:nddaily)的数据是:截至2017年3月1日,该平台全国范围自营和代理商中,女骑手占比为 6%,她们之中大多数人年龄在 21-35岁 间。其中广州地区女骑手总人数有 220人。


近日,南都记者采访了两位女骑士:在浙江省中部某县级市送快递的王芳和在广东省会广州送外卖的陈嘉雯。她们同为90后,入行缘由各异,却不约而同提到工作的特性:自由。


1 / 快递小妹:王芳

“辛苦了,女汉子”



在浙江中部,有个古称丽州的地方,现在是人口不过百万的县级市——永康。据申通相关人士介绍,23岁的王芳是目前该公司在永康唯一的一线女性快递员。和其他百余名一线员工一样,王芳每天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穿行在城市的街道、小区和高楼之间。


这个姑娘来自浙江兰溪,2016年9月进入快递行当之前帮别人卖过衣服、做过蛋糕。当她的哥哥去做快递员的时候曾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没想,打去电话对方满口拒绝:“女生不要”。说起原因也很简单,“快递员没招过女的,女生力气弱小,搬不了那么多,不能吃苦”。


虽然后来王芳听说之前永康是有过女快递员的,而且也蛮厉害,此时的她却没多说什么,被拒绝后继续学做蛋糕。直到一年后,经过哥哥的努力,才把她带进申通,先在前台实习。


王芳告诉南都记者,前台的工作无非是接待顾客帮人寄寄快递,不到1个月就感到“呆着没劲”。


恰巧管理层表示前台人多,可以分配一下,于是征求王芳的意见,“问我去哪里,客服什么都可以”。王芳说出了她梦想已久的心声:客服的工作太烦人了,我来这里就是当业务员的。


王芳有心。早在8月份她就跟着同在申通的堂弟实地跟过一天,观察快递员如何送件。她婉拒了领导让她在双十一先尝试几天的建议,表示根据亲身体验感觉还好,可以直接上手。


2016年9月,她正式成为一名快递员,先由一位“师父”带几天。这位师父比王芳还小两岁,因为家里有事要辞职,走之前带出一个徒弟,就把自己原有的“地盘”交给她。


王芳之前没骑过电动三轮车,看着师父骑,回来自己摸索着学一下也就会了。除此之外,师父教她如何熟悉区域、怎样打电话等等。在固定的地盘上,王芳花了三天探索某某路几号在哪里、几栋几楼在哪个位置,为了记得牢一点,她把一个个名字写到笔记本上。


从师父的言传身教中,王芳能够感受到性别带来的些许不同:师父带徒弟,“带男孩子肯定随便怎么说都可以,带女生说话会顾忌一些”。


虽然刚开始骑着电动车出去送货的时候,自己感觉怪怪的,也会引起众多路人侧目,但她还是迅速上手了。


和其他男同事一样,一线快递员在一天天的忙碌中度过。早上7:20打卡上班,之后是点名开会、说说每天的注意事项。解散后开始挑件,每天派给你的件,不论多少都要送完。日复一日,公司收到来自金华、义乌或其他地方的货件,卸下、分拣区域、分组扫描,随后就是快递员配送到千家万户的过程。


王芳称,一天派件有两次,上午的必须在中午1点之前签收,下午的必须在晚上10点前完成。通过手机里的软件,可以看到每天需要处理多少“票”(单)。在方圆五六公里内,规划路线、骑上电动车,打电话、搬货件,她感到这份工作的自由:“很多工作上班还要看别人眼色,做快递员在外面跑,不用太拘束。”


上午130多票、下午30多票,这是王芳现在普通一天的工作量。按公司规定,快递员保底工资2800元,主要是计件提成,送一个件挣1.1元,时效未达标有可能就是1元、9毛。相比其他同事,王芳认为自己的工作量处于中间位置,工资也算中等偏下。


丢件要自己赔、客户投诉可能被罚,这些糟心的事,王芳同样遇到过,但并不多。有时候王芳感到难受:“像故意刁难你似的,楼层很高让你送上去。因为快递员车上还放着其他件,怕被偷,而收件人不肯下来拿,也只好送上去。”


但是性别的差异很多时候能让别人态度好一点、好说话。今年的3月3日,王芳到一间办公室送件,之后收件人发来短信:“辛苦了,女汉子!注意休息。”王芳并不知道发短信的是谁,她猜测对方可能之前见过她,知道这是一个女性快递员。对于“女汉子”的称谓,王芳开朗一笑,“习惯就好,不会太在意”。


傍晚7点左右下班,劳累一天感到手酸脚酸的王芳回到家中休息、看看电视。生活还是有点遗憾,工作疲惫使王芳减少了出门的意愿,她感到平时和朋友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有一丝孤独感。


2 / 外卖小妹:陈嘉雯


“想给差评,女生很不容易,算了”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中午11点多。广州海珠区江南大道附近某公寓。陈嘉雯把电动车停到楼下,锁好,从后座饿了么餐箱中取出热腾腾的餐品。


几分钟前,她在1公里多外的某肠粉店等待顾客的午饭出炉。现在,餐品抱在手中,望着下班时间汹涌的人流,陈嘉雯决定换旁边的单层停靠电梯。没有那么拥挤,她按下数字27的按钮,不一会就到。


飞快出电梯门,沿人行楼道下行一层,到达26层目的地。是一家公司。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西装革履、戴着眼镜。“你好,这是你的外卖。祝你生活愉快!”对于送餐员的这句话,男子点头示意,随即关上了门。


这是陈嘉雯送餐生涯中普通的一单。今年3月起,四天内她已完成142个订单量。而从去年(2016年)3月算起,已经数不清跑过多少单。整整一年,陈嘉雯做着送餐员的工作,她很平凡,也很特殊,因为她是广州为数不多的女性送餐员之一。


陈嘉雯是广东肇庆人,1996年出生的她已身为人母,现在自己的宝贝儿子有1岁8个月大。初入行的她在另一个外卖平台:百度外卖。


陈嘉雯很久之前在广东某城市一家鞋厂工作,“早上8点起床,天天加班,晚上加班到12点,非常累”,3000元一个月,这样的付出与收获比她感到不值,辞掉辗转至广州。


有一天,妈妈提醒了她:听说网络外卖送餐员比较赚钱,“送餐计单量,多劳多得”。虽然两人都不清楚到底女性可不可以去做,陈嘉雯还是去试试看。


投简历、打电话、面试,没想到百度外卖的职位应聘成功。她向南都记者描述的面试内容似乎很简单,对性别也没有特别要求:“就是三点:路况是否熟悉;会不会骑电动车;能不能吃苦。”


陈嘉雯说,自己在广州有些时日,相关路况没问题;送餐之前也没骑过电动车,但也很容易,“踩单车会,电动车就会”。就这样,她成为百度一名送餐员,在当时站点也是唯一的一位“女骑士”。


购置一辆电动车,基本装备有了,工作就可以开始。起初送餐时,陈嘉雯经常会遇到不清楚送餐地点的麻烦,“有些具体地方没听过,地图也没有。就打电话问客人在哪”。或许是她身为女生、说话态度温柔,对方都会耐心告诉她。


看到有一位女生送餐,不少餐厅的人和收餐客户眼神中充满好奇。不过,陈嘉雯表示,从来没有人当面直接问出他们的好奇:为什么有女生做送餐员?“如果真有人问,我就会说挺好的,工作自由,挣得也多”。


2016年9月,在百度外卖做了半年之后,陈嘉雯转战饿了么,在海珠区江南西站点工作,同样是站里的唯一女性。


每天早上9:40集会,大概11点起由系统和人工结合派单,陈嘉雯和同事们开始在江南西的餐厅、住宅、公寓间穿梭。中午和傍晚,别人的饭点就是他们最忙的时刻。一单7元,只要你跑得勤就赚得多。同时,你需要避免超时,超时的话只能有3.5元的劳动价值;更要减少投诉,客户的投诉对送餐员也是“致命”的。


陈嘉雯很少收到投诉,不过她还记得一件事。2017年2月某天,手机工作软件中有一个评分这么说:“本来想给你差评的,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很不容易,就算了”。时隔多日,她已回忆不起当时是哪一单。也许是下着大雨,晚上十一二点最后那一单,陈嘉雯送的麻辣烫由于时间稍长变得不那么新鲜了。


陈嘉雯自我感觉在同事中工作还算可以。“有人称我为大神,意思是送餐很快,自己倒觉得没什么优势,可能平时站长会照顾,有好一点单会优先派给我。”据她统计,普通一天她送单量为三四十。同事中有厉害的每天50单,“他是个牛人,收入很高的”。陈嘉雯对自己的工资也比较满意,毕竟家中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子。


“小孩会叫妈妈了,整天粘着我。早上看到我拿着帽子和包要出门,他就大哭,抱着我的腿不舍得走。只好哄他买东西吃。有时会给他买小汽车玩。”对于每天早出晚归的陈嘉雯,或许每次儿子听到妈妈脚步立马到门口相迎,就是最幸福的瞬间。

来源:南方都市报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 ...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21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